梁朝偉和周星馳認識49年,為何從未合作拍電影?他們的關系究竟如何

漫酱~ 2022/10/1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1994年。

兩個男人湊在一起,手舞足蹈地聊天。

「我覺得你最難忘的事,就是當年沒考上訓練班吧。」

「是啊!考不上。」

這是《電影雙周刊》的訪談現場。

那期節目,邀請到的是,當時香港兩位炙手可熱的巨星。

天才影帝梁朝偉。

喜劇怪咖周星馳。

直到節目播出,觀眾恍然大悟。

原來,兩位巨星,竟是相識于微的發小。

鏡頭前,他們談笑風生,親密無間。

梁朝偉問:「我就想知道,你那晚跑去信箱(等TVB寄來的錄取信),跑了多少次?」

周星馳:「沒數過,我就不停上樓下樓上樓下樓哈哈哈哈……」

接著,兩人笑得前俯后仰。

完全就是兩個調皮男孩。

看不到一丁點,明星該有的形象包袱。

那一年,他們32歲。

正值壯年。

且各有建樹。

也一路摸爬滾打,見識過娛樂圈的種種波詭云譎。

可到了彼此面前,這些通通煙消云散。

只剩下挖苦、自嘲、哈哈哈。

這般自然流露,來自數十年如一日的友情。

可惜的是,這是梁朝偉和周星馳,在鏡頭前的最后一次嬉笑。

在那之后,人生際遇南轅北轍。

他們王不見王。

鮮少同台。

也不知道,這一切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

總之,人們說,竹馬之誼,終抵不過時間洪流。

梁朝偉和周星馳,終究走散了。

02

80年代,香港街頭,周星馳的姐姐約會。

姐姐怕尷尬,帶上了弟弟。

男生也怕尷尬,也帶上了自己的好友。

這個好友,就是梁朝偉。

后來,小情侶無疾而終。

倒是兩個電燈泡,成了至交好友。

再往后,他們的名字,成為一種風格符號。

世人常拿他們作比較。

一個憂郁。

一個搞笑。

一個深情。

一個無厘頭。

但本質上,他們具有相同的內核。

內向。

寡言。

只有在彼此面前,才能輕松暢懷。

周星馳有表演欲,總是拉上梁朝偉,爬上山頂,拍一些自編自導的戲碼。

梁朝偉毫無怨言,任憑差遣。

他要演。

他就陪。

他要他當反派。

他當。

有一次,兩人爬到山上拍打戲。滾在地上,灰頭土臉,扭打成一團。

劇情很簡單。

周星馳演好人,梁朝偉演壞人,最后壞人被好人打了。

幼稚。

可笑。

但這就是他們獨特的樂趣。

多年后,回想起來,兩人皆是忍俊不禁。

梁朝偉自嘲:「我只是一個工具而已。」

他們已不知不覺,為彼此筑起了一座游樂園。

后來。周星馳有了更宏大的目標。

他要擴建他的游樂園。

當時,恰逢TVB的演員訓練班招募演員。

周星馳覺得,機會來了。

他說服梁朝偉一起報名。

好說歹說,終于把這位未來的影帝,帶上了表演第一步。

后來,梁朝偉逢人總說,周星馳是他的表演啟蒙。

「因為他讓我常常聽到很多訓練班的東西,當演員的東西,他讓我感覺到,在訓練班有很多東西學。」

也是從這一刻起。

命運的齒輪飛速運轉,開始高高低低的人生起伏。

03

后來,梁朝偉如魚得水。

過得太順了。

陪周星馳參加訓練班面試,結果被選上的只有他。

在訓練班里,他的表演,永遠被當作是教學范本來表揚。

畢業后,星運一騎絕塵。

出道半年,就從跑龍套變成男主角。

拍《無間道》時,每天只拍三四個小時。20多天拍完后,輕松攬下各大獎項。

就連妻子劉嘉玲都羨艷不已。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觀眾對他有一種期待和包容。」

「他的劇本,永遠都是疊在你面前,永遠選不完。」

反觀周星馳,只能用坎坷來形容。

相比梁朝偉,他鉚足了勁。

面試時,害怕自己不夠高,特地找了雙兩寸高的高跟鞋穿。

拿到考題后,他認真準備。

結果,因為天生自帶喜感,硬是把苦情戲演成了喜劇。

一旁的梁朝偉看了都覺奇怪:

「那應該是很悲傷的戲,我覺得怎麼那麼好笑。」

自然,他落選了。

多虧了好友戚美珍的幫忙,才勉強讀上夜訓班,追上了梁朝偉的步伐。

說出來可能沒人信,在那屆的訓練班里,周星馳和梁朝偉,就像兩個混世魔王。

年紀是班里最小,個子又矮。

所以總有莫名的勝負欲。

吳鎮宇是他們的同班同學。

曾說過一趣事,訓練班一到排隊吃飯,他倆總是你推我讓。誰也不肯排在前面。

因為那就說明自己最矮。

就這樣一路打打鬧鬧,鬧上了電視節目。

1983年,無線開了一檔名叫《430穿梭機》的兒童節目。

梁朝偉和周星馳成了常駐嘉賓。

在節目里,他們毫無包袱,互相揭丑。

周星馳更是不介意,讓梁朝偉把自己的頭按進面粉堆里。

熟悉星爺的人都該知道,這得是關系多親密的人,才被允許做的舉動。

這是他們在鏡頭前,少有的快活時光。

可惜,好景不長。

半年后,梁朝偉平步青云。

辭掉了節目主持的工作,專心拍戲。

《430穿梭機》成了周星馳一個人的回憶。

他守著節目,一守就是五年。

主持之外,則是日復一日的跑龍套生活。

而這五年時間里,梁朝偉已經解鎖了多項成就。

第一次主演電視劇《鹿鼎記》和《新扎師兄》,一炮而紅。

當時,香港街頭流傳一句話:「無人不識韋小寶,人見人愛張偉杰。」

可見人氣之高。

而后,他拍電影。

出唱片。

奪下金像獎。

一氣呵成。

昔日竹馬。

一個已星光璀璨。

一個仍打不開局面。

梁朝偉和周星馳,就像兩條相交線。

短暫的相聚后,是漫長的分離,以及越來越大的差距。

04

周星馳嫉妒過嗎?

人們總是千方百計,想從他嘴中探出虛實。

黃霑問他:「落選訓練班時失望麼?」

「有點失望。」

「所以發泄到朋友身上?」

他連聲否認:「不是!不是這樣的意思。」

后來又有人問,如何看待梁朝偉的早早走紅?

周星馳說:「在訓練班時,他就是大家學習的范本,我會努力追上他。」

他確實是這麼做的。

一直在追。

一直在努力。

1988年,跑了8年龍套的周星馳,終于等來了人生第一個有名有姓的配角。

《霹靂先鋒》讓他拿下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他仍不敢松懈。

恪守己心,用「努力」化解「嫉妒」。

這一點,我們看他的作品就知道了。

在周氏喜劇中,「努力」是一個時常被提及的詞。

《喜劇之王》里,尹天仇努力演好一具尸體。

《少林足球》里,努力組建一支野生足球隊。

底層小人物的努力,不是越努力,越開闊。

而是越努力,越心酸。

但命運不負有心人。

他竟然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道。

再后來,我們都知道,星仔變成了星爺。周氏喜劇,在香港闖出了一片天。

1992年,是他們頂峰對決的一年。

這一年的周星馳,靠著《賭圣》、《賭俠》一戰成名。

這一年的梁朝偉,結識了王家衛,在《阿飛正傳》中驚艷亮相。

風格迥異,一時難分伯仲。

2004年,又是交鋒白熱化的一年。

周星馳憑借《功夫》,廣負盛名。

梁朝偉出演《2046》,將憂郁迷幻的個人色彩發揮到極致。

更巧的是,兩部電影都入圍了金像獎。

電影的背后,更像是兩人風格的較量。

人們恍然大悟,這兩位昔日好友,竟然走到了這一步。

某些聲音也就隨之傳來。

還是那個問題。

兩人真的沒有半分嫌隙麼?

香港是彈丸之地,若要相遇,怎麼可能沒機會。

偏偏兩個頂峰相見的巨星,出道十幾年,極少合作。

變節跟不和的傳言,越發做實。

可,真的是這樣麼?

05

倘若我們撥開迷霧,把問題還原到人,大約就能得出答案。

蔡康永曾問:「不可以在別人面前表現情緒,是你一直以來的煩惱麼?」

梁朝偉這麼回答:「我已經習慣了很壓抑,很多東西隱藏起來。」

周星馳呢,也是一樣。

言簡意賅,惜字如金。

《功夫》獲獎后,他發表的獲獎感言,只有短短兩句話。

對著鏡頭,對著陌生人,說不出話。

對著梁朝偉,倒是健談。

趁著別人發表感言時,兩人在一旁竊竊私語。

不善表達,是梁朝偉和周星馳的共性。

作秀,從不是他們的專長。

而鏡頭之外,或許才是故事的真實樣貌。

2012年,梁朝偉出演《一代宗師》。為了演好角色,他拜了師父學打拳。

有一次,一群好友聚餐,周星馳也在場。

他知道周星馳學過詠春,逮到他就逗他耍耍:

「是嗎?耍來看看……好像不是這樣,我師父說是這樣……」

兩個年過半百的人,竟然就在餐桌上切磋起來。

仿佛只有一見到了對方,身上的那道名為「童真」的枷鎖,就會被解開。

后來在一次電台采訪中,周星馳吐槽,有個老友一喝醉就打電話來騷擾:

「星仔,好好照顧自己。」

叫他星仔的老朋友,不算多。

大家篩選了一遍,最后猜測這個人,大概就是梁朝偉。

明明有私交,只是不愿在人前顯擺。

至于為什麼從不合作?

梁朝偉只回答一句話:「周星馳的電影主角都是他自己。」

是啊。

翻看周星馳的作品評分,排名前十的,哪一部不是他主演?

所以,不合作,不代表嫌隙。

恰恰是因為——

「我足夠了解你,」

「我明白你的獨一無二。」

以及,「我無法超越你、替代你。」

這何嘗不是一種欣賞?!

真正的好友,大抵如此。

不用刻意的方式,去表達贊賞。不做表面功夫,去維護情誼。

千言萬語,無需多說。

只需在頂峰等著他。

2005年3月27日,老友聚首,他們終于巔峰相見。

周星馳帶著《功夫》,坐在金像獎現場。

台上,梁朝偉一身白色禮服,調皮地念著頒獎詞:

「最佳電影是……咦?」

那一聲調皮的尾音,好似把時光帶回到了數十年前。

那一晚,香港某處山頂上,兩個少年糾纏在一塊,嬉笑打鬧。

打累了,躺在地上。抬頭看,月朗星疏。

周星馳手里的老式DVD,記錄了兩人可笑的表演片段。

他心里生出莫名的滿足感——

最好的朋友在身邊。

最美的夢想在手中。

只是歲月都化成了溫柔的密語,再不會被人輕易提起。

多年后,有人問,那段錄像還在不在?

周星馳眼神有些落寞:「很難修復了。這很可惜,我個人來說非常想看。」

這是唯一的回聲。

也是最真實的懷念。

人生之秋,世事零落。

如同一只不忍從往事飛離的蟬,蟬蛻留在樹梢。回首時,他金黃而脆弱的過去依然在陽光里,溫柔無比。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