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嫻與梅艷芳爭霸失敗,后相繼退出歌壇,背后真相比想象的惡劣

漫酱~ 2022/11/07 檢舉 我要評論

1989年,香港十大金曲的頒獎典禮上,發生了轟動一時的「歌迷打架」事件。

而互毆的歌迷分別是陳慧嫻的歌迷以及梅艷芳的歌迷。

作為同樣紅極一時的「粵語天后」,自從兩人被皇冠加冕之際,就開始了暗自較勁之旅。

不過,話雖是如此,但造成此次惡劣事件的主要原因,其實另有其因。

01

這一年,兩首金曲先后出世。

陳慧嫻先發表了《千千闕歌》,銷量高達35萬張。

梅艷芳緊跟其后發表了《夕陽之歌》,賣了不到20萬張。

如此懸殊的銷量差距,也讓外界肯定,這屆的獎杯非陳慧嫻莫屬。

在頒獎典禮的當晚,梅艷芳與陳慧嫻盛裝出席。

隨著一個個獎項的頒發,現場的氣氛也被歌迷逐漸點燃。

看著即將宣布的金曲獎,歌迷們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讓我們一起恭喜梅艷芳小姐榮獲金曲獎!」

主持人話音剛畢,陳慧嫻的歌迷在台下發出了層出不窮的鄙夷聲。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當晚的鏡頭,總是時不時地掃過台下正在哭泣的陳慧嫻。

看著台下失魂落魄的陳慧嫻, 陳慧嫻的經紀人「威爺」,因不滿獎項的頒發,直接沖上台找頒獎人開始理論。

一時之間,「 陳慧嫻方大鬧頒獎典禮」的新聞登上報紙, 而威爺也被TVB禁止10年內不許參加頒獎典禮。

頒獎典禮結束后沒多久,陳慧嫻便宣布開展告別演唱會,至此退出歌壇。

看著遠走國外的陳慧嫻,也是在這時,轟動整個香港的「千夕之爭」,才算告一段落。

同年12月份,張國榮宣布退出歌壇,譚詠麟聲稱不再領獎。

相互較勁的「 譚張爭霸」,竟意外地達成了統一戰線。

在張國榮的告別演唱會上,一曲《千千闕歌》唱出了他對陳慧嫻的惋惜和欣賞之情。

然而陳慧嫻與張國榮退出沒多久, 梅艷芳也召開了告別演唱會,并且聲明此后不會再參加任何音樂頒獎典禮。

那一年,整個香港樂壇都透露出一種告別的悲傷。

1992年,在國外念書的陳慧嫻,悄悄回到香港發表了新專輯 《歸來吧》,而后再次飛到國外。

1994年,沉寂了多年的梅艷芳宣布復出歌壇,并且開展了感謝歌迷的演唱會。

次年,陳慧嫻從國外飛回來,發表了 《Welcome Back》,向外界宣布自己重回樂壇。

也是在那時,兩大天后的「爭霸之戰」,重新在港樂圈里掀起腥風血雨。

看著賭氣般的兩人,無數歌迷都不明白,為何在圈里一向好人緣的二人,非要開始正面PK。

直到多年后陳慧嫻的一番話,才讓觀眾明白,「千夕之爭」背后的真相竟然令人如此唏噓。

02

1983年,18歲的陳慧嫻被安格斯相中,邀請她進入樂壇,并承諾只要她答應他,他就會幫她寫歌。

對于從小就喜愛唱歌的陳慧嫻來說,安格斯的邀約百利無害。

可盡管陳慧嫻十分心動,但是在她父母的眼里,娛樂圈就是魚龍混雜的地方,不適合她這種乖乖女。

為了說服陳慧嫻的父母,安格斯帶著紙筆登上了陳家的大門。

他對陳慧嫻父母保證,不會讓她參加一切跟唱歌無關的飯局活動,并且每次都會送她回家,陪伴她左右。

如此有誠意的邀請,陳慧嫻的父母最終還是松了口。

而安格斯后來也沒有辜負自己的誓言,將陳慧嫻保護得非常好。

簽下陳慧嫻的第一年,安格斯便安排她與李芷珊、陳岳敏合作《少女雜志》的專輯。

甚至特地為陳慧嫻安排了一首solo歌曲《失去的諾言》。

后來這張專輯大賣,陳慧嫻的單曲也成功上了排行榜。

緊接著,安格斯又為她準備了一張個人專輯。

憑借著《故事的感覺》,19歲的陳慧嫻,拿下了「白金唱片獎」以及「香港十大電台金曲最佳新人獎」。

如此年輕有為,也成功讓陳慧嫻被香港各大唱片公司關注。

其中就有當時最好的公司——寶麗金。

被觀望了兩年的陳慧嫻,在21歲時成功簽約寶麗金,與張學友成為了同門。

看著閃閃發光的陳慧嫻,張學友沒按捺住自己的心,對師姐生了情愫。

可惜的是,一心撲在事業上的陳慧嫻,至今對他也只有師弟之情。

在寶麗金的陳慧嫻,改變了以前抒情的風格,連發《反叛》《傻女》《跳舞街》等多首勁歌。

1988年,在香港名聲大噪的她,在廣東舉辦了個人演唱會。

作為首個在廣州開演唱會的香港歌手,陳慧嫻成為了「 粵語天后」,紅遍香港和內地。

而那時的梅艷芳,雖然在香港樂壇里混得風生水起,地位其實跟陳慧嫻不分伯仲。

樂壇的蛋糕就這麼大,兩位勢均力敵的天后,碰撞在一起不是火花,就只能是煙花。

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很多傳唱度極高的歌曲,都翻唱自日語歌。

像《我只在乎你》《對你愛不完》《風繼續吹》《紅日》等。

陳慧嫻的代表作《千千闕歌》,也同樣是改編自日本的《夕焼けの歌》。

當時這首歌在日本其實沒什麼名氣, 但是作為香港的金牌經紀人,陳淑芬剛聽到這首歌的前奏時,就有預感它會在香港掀起一股浪潮。

她沒有猶豫,立刻買下了這首歌的版權。

果不其然,這首歌不僅成為了「千夕之爭」的導火索,甚至在香港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的PK。

03

在陳淑芬買下版權的不久后,陳慧嫻的男朋友歐丁玉也相中了這首歌。

作為一名專輯制作人,歐丁玉的直覺告訴自己,這首歌如果讓女友陳慧嫻演唱的話,一定會大賣。

于是,他沒有猶豫地找到了陳淑芬,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對于歐丁玉的請求,陳淑芬答應得十分爽快。

要到版權后,歐丁玉就投入到了音樂的改編之中,定名為《千千闕歌》。

而在歐丁玉忙碌之際,梅艷芳也找到了陳淑芬,表示她也相中了這首歌

作為梅艷芳的好朋友,陳淑芬自然想把這首歌給自己的好朋友唱。

但是先前自己已經答應了歐丁玉,如果出爾反爾的話,她的口碑在圈里該何存。

為了兩邊都不得罪,陳淑芬對歐丁玉稱: 「這首陳慧嫻唱沒問題,但是需要7月后才能發表。」

之所以這樣做,自然是為了梅姑能多一點時間來創作。

雖然這個要求非常無理,但是歐丁玉和陳慧嫻還是默默聽話,一直等到7月底才發布。

1989年7月底8月初,兩首歌先后發行。

同一首曲子不同詞,在同樣的時間發表,注定會對上,更何況是在那個神仙打架的時期。

誰敢稍不留神,就會被踢出局。

后來這兩首歌都入圍了十大金曲中文獎,事情就像開頭說的那樣。

陳慧嫻無緣獎項后,在香港連開6場告別演唱會,場場用《千千闕歌》作為壓軸。

舞台上的她神色悲傷,喃喃道: 「我現在離開,是該高興還是傷感」。

盡管不舍,她還是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去往紐約的飛機。

而成為最大贏家的梅艷芳,沒有暗自僥幸。

1990年,在自己的慶生會上,梅艷芳宣布此后退出競奪音樂獎項的活動。

1991年,她推出專輯《親密愛人》,并且連開30場演唱會后,也宣布退出了歌壇。

也是從那時起,她多了一個「梅三十」的稱號。

04

陳慧嫻在紐約讀書那幾年,樂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隨著港影、港樂的崛起,王菲、周慧敏等新人在香港樂壇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而曾經與自己平起平坐的梅艷芳,也早已成為了樂壇的大姐大。

如此「陌生」的局面,讓畢業重回歌壇的陳慧嫻壓力山大。

后來,陳慧嫻發布的專輯,每張都反響平平,而她也從公司的寵兒淪為了邊緣人物。

事業的落差、同事的變動、粉絲的流失,全都讓陳慧嫻倍感恐慌。

尤其是后來她的貓去世,更是在她的焦慮上添了一把火,最終陳慧嫻心理出現了問題。

2004年,心灰意冷的她再次退出了歌壇。

結語

2010年,看透了圈里浮浮沉沉的陳慧嫻,重新宣布復出。

復出后的她,將兩首歌融成了同一首歌,以表對梅艷芳的尊重。

不僅如此,在節目中,陳慧嫻也說出了當年「千夕之爭」的內幕。

當初陳淑芬為了搶銷量,讓梅艷芳提前半個月發行《夕陽之歌》,后來梅艷芳沒有照做。

雖然梅艷芳的銷量不及陳慧嫻,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她先發表的話,事情肯定會迎來反轉。

雖然在比拼中,陳慧嫻輸得徹底,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千千闕歌》至今在粵語歌中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雖然梅艷芳早已與我們天人兩隔,但是年過半百的陳慧嫻依舊漂浮在娛樂圈中。

這些年,陳慧嫻的感情和事業都沒有開展第二春。

對于今日的現狀,魯豫曾問她: 「在最紅的時候離開歌壇,后悔嗎?」

對于魯豫的提問,陳慧嫻笑了笑: 「沒什麼后悔的,都是一種經歷罷了,那幾年是我最輕松的幾年。」

面對自己大起大落的人生,陳慧嫻就正如那幾句歌詞所陳述的那樣:

這段過往,雖然孤單得漫長,但是終將飄向遠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