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被開除2次轉學3次,知名教授鄭強的育兒故事,治好了我的焦慮

li李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小時候不聽話,長大就沒出息嗎?

孩子天天犯錯、愛闖禍,就沒救了嗎?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個焦慮的父母,一起看看這個故事吧!

自從兒子上了小學,我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被請家長了。

上周老師給我打電話,說兒子在學校把同學打哭了,喊他去辦公室他也不去,叫他道歉他也不理,最后讓他在門口罰站,他卻掏出了藏在口袋里的小畫書,看得津津有味。

老師氣得實在沒轍,給我打了電話。

我一進辦公室,先是熟練地走了一套流程,又是道歉,又是感謝。

見氣氛有所緩和,我開始詢問具體情況。

剛開始老師的語氣平和,可說著說著就激動了起來:

這孩子我真是有點沒轍了,上課經常走神看課外書,下課又瘋又鬧,還經常惹事,給人女孩子惹哭,家長都給我投訴好幾回了,同學也不愿意和他坐在一塊。

再這樣下去,我也只能建議轉學了。

聽完老師的話,我心頭一涼,回到家后沒按捺住自己的情緒,朝孩子發泄了一通。

看著兒子淚流滿面的樣子,我既生氣又心疼。

都說,三歲看大,七歲看老。再這樣發展下去,孩子是不是徹底廢了?

越是這樣想,就越是焦慮,晚上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徹夜未眠。

直到早上,無意間刷到一則鄭強教授的視訊,我焦灼難耐的心才有所緩解。

原來教授的孩子也曾和兒子如出一轍——叛逆、貪玩、愛闖禍。

原來小時候「不聽話」的孩子,也能慢慢長大,成人成才。

鄭強,是國內很有名望的教授,提出過很多發人深省的教育見解,直刺中國教育要害,在學界和網絡都曾掀起巨大的輿論浪潮。

按理說,身為教育領域的佼佼者,學術界泰斗,孩子自然也不會太差。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演講中,他自曝說:「我的兒子兩次被開除,換了三所學校。」

像很多男孩子一樣,鄭強教授的大兒子小時候并不「聽話」,甚至可以說是個經常犯錯、屢教不改的問題孩子。

下雨天,他向女同學借傘,等女同學把傘給他,他轉眼就掛在了樹上;

上英語課,老師在講台上講英語,他卻在座位上看報紙,等看完了,還「囂張」地讓老師把課重新給他講一遍;

由于經常在外惹事,「摸」人家女孩子的手,鄭強教授還收到過很多狀告兒子的信,說兒子是「小流氓」。

當時兒子班里有條規定,只要違規6次,學生和家長就要一起寫檢查,于是每周五晚上就成了他們家庭的「災難日」,有時候兒子還能超額完成任務,一周上演兩次劫難。

盡管生氣,還經常被老師喊去辦公室談話,但鄭強教授也并沒有放棄或者斥責孩子,時常打趣地說道:

再這樣寫下去,兒子越來越有出息了!

他始終相信,男孩子「痞」一點并不是真的「壞」,愛玩是他們的天性,闖禍只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個性。

有時候父母想得太多,反而抑制了孩子的成長。

但由于和學校的規章制度格格不入,經常引來其他家長的投訴,最后兒子還是免不了走上了被開除的命運。

大城市的教育節奏太快,容不下「愛玩」的孩子,同時也為了改變兒子身上的壞毛病,鄭強就托人把孩子送到縣城的一所學校。

想著換個新環境,總該能「重新做人」吧。

誰知道到了縣城,兒子更加「無法無天」了。

有一天晚上,教室里正安靜地上著晚自習,他拿起收音機就聽起了世界杯比賽,由于聲音過大,行為過于招搖,最后把學校領導都給招來了。

學校考慮到鄭強教授的情面,就處罰他在廁所旁邊的一個小屋住兩天,想讓他反省反省,長長教訓,誰知他絲毫沒有悔過之意。

后來又讓他在學校的一個倉庫住了兩個星期。最嚴重的時候甚至開除,不讓他住在學校了。

鄭強教授沒有辦法,最后只好安排孩子住在當地的一個朋友家里,住了兩個月。

曾有朋友去看望鄭強教授的兒子,回來淚流滿面,質問他:你怎麼能容忍他們這麼對待你的兒子?

但就算如此,鄭強教授也從來沒有找過學校領導和老師,他說:沒關系,這都是他必須要經歷的。

他不想對孩子約束太多,也不想指責孩子調皮,只要孩子沒有犯上大錯誤,這些小打小鬧的叛逆,在他眼里,都是試錯的一部分。

如果現在能早點了解,品嘗到代價,孩子未來反而不太容易做出出格的事情。

他也相信一個心大、犯了錯還能笑著寫檢查的孩子,將來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果不其然,最后他的兩個兒子,一個上了川大,一個上了復旦。

雖然沒有進入北大、清華這樣的名校,但用鄭強的話說:

現在這樣,已經算超額完成任務了。

事實證明,兒子進入大學后,也并不比那些好學生差:

大一時,就一個人前往汶川地震現場為解放軍拍照,受到嘉獎;徒步珠穆朗瑪峰,也沒喊過一句累;留學回國,省委書記親自接見;后來在杭州創業,也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為什麼鄭強教授兒子小時候不爭氣,長大了卻能變得如此優秀呢?

這里我想到了一個和鄭強教授有著相似經歷的教育學家——李玫瑾。

提到李玫瑾,大家一定不會陌生,她的優秀也是有目共睹的。

可她的女兒并沒有那種「龍生龍,鳳生鳳」的遺傳基因,小時候貪玩、不愛學習,青春期又十分叛逆,為此沒少讓她操心。

甚至有一次,滿分120分的數學試卷,就考了15分。

但當女兒把這個成績告訴她時,李玫瑾不但沒有責罵,反而調侃:

「你數學成績不好,隨了你爸爸!」

當老師都不看好女兒成績,紛紛預言女兒考不上大學時,李玫瑾則反駁:

「據我所知,丘吉爾數學不及格,戴安娜數學也不及格,但這并不影響他們成為名人和偉人。

女兒數學不及格,但不代表她不能做成其他事。」

后來,女兒成為了班上唯一一個考上重點大學的人,進入首都師范大學,畢業后成為了小有名氣的音樂老師。

每一份優秀都不是憑空而生的,從小不聽話的孩子,也未必不能逆轉人生。

至于「咸魚翻身」的關鍵在哪里,答案一定是父母。

從鄭強教授到李玫瑾,他們都是常人眼中強大的父母,有著很好的教育資源。

按常理來說,孩子起跑線遠超常人,理應從小就是學霸,一路高歌猛進,成為人中龍鳳。

但他們和我們一樣,同樣面對過一個「不聽話」的孩子,同樣在教育中有過束手無策。

不同的是,他們扛住了孩子的「挑釁」,機智地化解了孩子成長中的一道道溝壑,最后把孩子送進了正確的軌道。

而作為普通的父母,我們能做些什麼,又能從中獲得些什麼呢?

我總結了幾點感悟,希望能幫助到和我一樣焦慮過的父母。

童年時痛快玩過的孩子,未來更有后勁

鄭強在接受一次專訪時,說過一句話:

「有些人小時候沒玩夠,長大脫離父母的監管后就很容易貪玩,沒有后勁。」

大學聯考神童孫天昌,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他只上過3天幼兒園、5天國中,13歲就以659分高分考入中科大,受到媒體追捧,成為一段佳話。

然而,進入大學后,沒有父母的耳提面命、老師的督促,貪玩的天性開始暴露出來,后來一發不可收拾,最終泯然眾人。

孩子有自己的天性,在他的童年階段,最重要的不是伏案學習,而是快樂地感受世界。

只有童年盡情玩耍過的孩子,長大了才能懂得克制和分寸,而現在的每一次壓制,都將是埋下的地雷,終會在未來的某一天一觸即發。

青春期叛逆過的孩子,更容易找到屬于自己的路

看過郭麒麟自曝的一段叛逆經歷。

當時爸爸郭德綱總是有意無意引導他日后涉足相聲界,可正值青春期,心里總有一股反叛的勁兒,爸爸越想讓他學相聲,他就越說自己要當網管、做廚師。

郭德綱聽了后,大失所望,但也沒有過多干涉或指責。

意外的是,順利度過青春期后,郭麒麟漸漸找到了對相聲的喜歡,如今成了領域內不可小覷的新生力量。

心理專家武志紅曾說:

「放手讓青春期孩子自己去發展,給他們充分的獨立成長空間,他們的叛逆行為自然會消失一大半。」

青春期叛逆,總好過中年折騰。

大多數孩子都要經歷這一遭,才能真正認識自己,形成獨立人格,完成成長的人生功課。

父母一味地壓制叛逆,反而會助長孩子為了叛逆而叛逆,最后迷失方向,荒廢余生。

一個犯錯時不被貼上「道德標簽」的孩子,壞不到哪兒去

有的父母,在孩子犯錯后,很喜歡給孩子貼標簽:

就考這點分,笨得像豬一樣;

現在就會打人了,以后是想混黑社會嗎;

這點事都做不好,將來當乞丐都不夠格;

……

有時候孩子只是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卻被父母放大到了一生。

然而,可悲的是孩子會按照這個軌跡一點點發展下去,最后成為父母嘴里描述的那個樣子。

給孩子貼標簽很容易,但想要撕下標簽堪比登天。

一個犯了錯不曾被審判的孩子,才會逐漸向好,長成父母期待的樣子。

不要追逐那個花期,孩子就自有綻放的一天

為什麼鄭強教授的兩個兒子從小成績不好還經常闖禍,他也一點不著急?

其實他深深明白:教育是「慢」的藝術。

優質的產品,需要時間打磨;優秀的孩子,也需要用心去培育。

就像養花一樣,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花期,有的花,一開始就燦爛綻放,有的花,需要漫長的等待。

作為父母,我們不必趕,也不必追,相信孩子,時間到了,他們自然會向陽而生。

德國哲學家雅思貝爾斯曾說:

教育的本質就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不會有從天而降的幸運,賜給我們優秀的學霸和天才。

教育過程中,難免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題,需要我們一路升級打怪,才能慢慢克服,但這恰恰也是樂趣所在。

所以少點焦慮和抱怨,多點耐心和智慧,用真實的行動慢慢喚醒一顆幼小的種子,讓它生根發芽,枝繁葉茂,一個「不聽話」的孩子,也能慢慢長大,生機勃勃。

與所有家長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