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師媽媽的悔恨:千萬別在孩子青春期時犯這3個錯

li李 2022/12/12 檢舉 我要評論

青春期的孩子,就像一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何時就會被引爆。

父母要學會轉變策略,給予他們尊重、理解和「恰到好處」的關注,才能幫助他度過這最動蕩的時期。

兩個月前,我接到兒子英語老師的電話,說兒子這幾天上課精力特別不集中,不是和同桌就是和前后位說悄悄話,并且提醒他兩三次,他還是犯相同的錯誤,當堂小測也不及格。

回到家,我把手提包往沙發上一甩,就沖進兒子的房間。

兒子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把東西往抽屜里塞。

「我看不見的時候,你就是這麼糊弄我的!

說!上英語課為什麼總是說話?還屢教不改!

我是一個老師,卻因為你被老師找,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我如機關槍一樣對著兒子一陣突突,看著他翻白眼、不耐煩的樣子,我怒火中燒,拽著他的耳朵繼續說:

「說話呀,啞巴了,上課不是挺能說的嘛!」

兒子被拽疼了,使勁往后一扯,輕易地逃出我的牽制。

「說什麼啊,在家里從來都是你說一不二,我不能插話,更不能反駁。

既然家里不能說話,那我只能去學校說了。

你打呀,最好打死我!死了也好過活在你制造的人間地獄里!」

看著兒子充滿仇恨的眼睛,我高高揚起的手掌無力地垂落,我穩了一下心神,說: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原來那個乖巧懂事的你去哪了?」

「被你逼死了!出去!出去!」兒子憤怒的吼道。

我帶出過那麼多優秀的學生,沒想到竟在教育自家孩子身上栽了跟頭。

我開始懷疑,難道真是我的教育方式有問題,才把兒子逼成現在這個樣子?

突然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句話:

「教育青春期的孩子,父母有多對,就有多錯。」

細想起來,兒子如今出現的問題早有端倪,而我始終沒有察覺,還一直為自己的高明教育手段沾沾自喜。

原來,兒子出現問題,最該反思的是我。

錯把較量當教育

升入國中后的某一天,兒子把寫有「閑人免進,有事請敲門!!!」的A4紙貼到門上,還鄭重其事地拉著我和他爸爸看。

那天后,他進房間就把門關上,門外的我完全不知道他在里面會干什麼。

他會老老實實地學習嗎?

會不會又偷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

失去掌控感,我倍感焦慮,所以每隔半小時,就推門看看里面的情況。

我只是怕他偷懶,想督促他學習,沒想到引得他厭煩至極。

他很快將自己反鎖在里面,任我怎麼敲門都不開。

「我數三個數,快給媽媽把門打開,要不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屋里沒有任何反應。

這不是故意跟我作對嘛?還沒長大就想反上天!

我轉身去找螺絲刀、錘子、鉗子,一頓叮當響,把門鎖拆了下來。

他一臉氣憤地說:

「還是你厲害,你贏了,你贏了!」

之后的幾天里,他學習用心了一些,就在我洋洋得意地感嘆「姜還是老的辣」時,也發現他明顯的變化。

我和他說話,他愛搭不理,也不愿正視我,刻意避免與我的接觸,有什麼事情都是找他爸爸。

這時,我才意識到:

我破開房門的同時,也在逼他把心門關上。

我拆掉的不僅僅是門鎖,更是兒子對媽媽天然的親近感和信任感。

正如之前看到的一句話:

「青春期的孩子和父母都有一場戰爭,孩子贏了是喜劇,父母贏了是悲劇。」

親子之間的較量,是賭氣,是泄憤,是懲罰,唯獨沒有教育。

父母看似贏了心智和身體尚未成熟的孩子,實則輸得一敗涂地。

錯把貶損當批評

明明可以好好說話,給兒子正確的引導教育,可我偏愿意用損話刺激他。

例如看到他寫字潦草時,我會說:

「狗寫的都比你好看,你怎麼好意思寫出來。」

他成績不好時,我故作平靜地說:

「你真厲害,總能有本事把媽媽的期望值降得更低。

只有媽媽想不到,沒有你做不到。」

當他沒有整理好床鋪的時候,我又說:

「蟑螂都不愿上你的床,因為得開導航。」

我一點兒沒覺得這些刻薄挖苦的話有什麼不妥,反而覺得這是激將法,都是為了他好,目的就是讓他自知、自省,然后一雪前恥。

可是,我卻忘了幸福心理學家周梵說過的一段話:

「激將法完全不符合心理學的運作原理。

因為自我改變是需要力量的,每一次改變都需要拿出力量破除原來舊有的習性,而罪惡感是最快扼殺力量感的東西。

越去評判或譴責他人,事實上就越剝奪了對方改變的力量。」

所以,我沒等到他的知恥而后勇,而是他的逆反,我期望他做好的事情他一件也沒有做好,不是沒有能力,而是他故意為之。

原來,我故意用言語羞辱他、刺激他,最終只會剝奪了他改變的力量。

錯把說教、嘮叨當關心

作為一個班主任,我是班里的大家長,我力求面面俱到,諸事不留遺憾,所以很多話我要反復說。

例如:解題步驟是哪幾步,衛生工具怎麼放,餐盤怎麼擺,床鋪整理成什麼樣,是絕對不許出錯的。

不可避免的,我把職業病帶回家中。

即便兒子已經初二,每天上學前,我還是要就怎麼聽講、怎麼答題嘮叨幾句,只希望兒子能在我的嘮叨中記住一二。

后來,他越發厭煩我的喋喋不休,沒等我說完扭頭就走。

他的反應激怒了我,我一把將他拽回,命令他把我說的話背一遍。

他無可奈何地說完,邊走邊嘟囔:

「天天的,煩都煩死了,真是更年期提前!」

我又生氣又委屈,我更不明白,我一心撲在他身上,他怎麼對我有這麼大怨氣?

李玫瑾教授曾說:

6歲之前,父母的嘮叨都是黃金。12歲之后,父母的話語都是「垃圾」。

青春期的孩子,有強烈的自尊感和自主感,早把自己當大人看。

而我還一直把兒子當孩子,不分時機,不分主次地說一通。

此時,我的話語不但一文不值,而且特招人煩。

《解碼青春期》一書中說:

「在青春期,身體和心靈的突變就像一場劇烈的風暴。

每一個看上去叛逆、難以接近的孩子,都需要父母強有力的支持。」

為此,做家長的需要:

1. 不較真,提高對孩子的容忍度

曾經,每次測試后,我都要求兒子復盤一次,寫出失誤的原因,分析不到位,撕了重新來一遍,什麼時候我滿意了什麼時候停止。

可是,我越逼迫他,他越敷衍了事,離我想要的結果越來越遠。

后來,我轉變策略,不再揪著某些讓我不太滿意的地方不放,而是逮著孩子做得好的地方猛夸,他也不再處處和我對著干。

我漸漸發現:和青春期的孩子較真,最容易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

所以, 那些無關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該放的就放,母子關系就能迎來破冰時刻。

2. 避開鋒芒,改變和孩子的溝通模式

青春期的孩子猶如一個炸藥包,不定哪句話、哪件事就引發爆炸。

我也是在教育兒子時碰了釘子,才發覺應該改變之前慣用的命令、譏諷的口吻。

兒子放學回家時,我不再對他說「去寫作業,立刻馬上」,而是詢問他「今天累不累,想先寫作業還是先休息一會兒?」

我也會和他分享我和學生之間的趣事,聊一聊他在學校聽到、看到的趣聞。

考試成績不理想時,我不再對他冷嘲熱諷,而是和他分析考砸的原因,把知識點再鞏固一遍。

堅持了一段時間后,兒子比以前自律多了,玩半個小時后準時寫作業,并且不再潦草應付,背東西也專注了很多。

很喜歡一句話:

「鐵一樣的教育,最后落在孩子身上,都會跟水一樣綿軟無力。

柔一樣的教育,最后落在孩子身上,都會跟鐵一樣剛勁有力。」

所以,面對青春期的孩子,硬碰硬是下下策,只有摒棄那些命令式的、不留顏面的言語,孩子才能卸下一身防御的裝備,與你親近。

3. 少侵入、多尊重,給孩子留足成長空間

之前的我很少會站在兒子的角度考慮問題,總認為他還是個孩子,只需要跟著我這個教育者走就會萬無一失。

換位思考后不難發現,這一代的孩子衣食無憂,可他們的精神壓力一點都不小。

下了學堂又入補習班,忙得像陀螺,不夠寬厚的肩膀上還要扛著一家人的期望。

如果每天再承受父母的耳提面命和監視,他們真是一點喘息的空間也沒有了。

結果就是,孩子煩躁,父母生氣。

《正面管教》一書里說:

「贏得十幾歲孩子的最好方法,是以和善、堅定、尊重的態度,先和他們站在一邊。讓孩子在被理解的支撐中,得到自尊感和歸屬感。」

所以,問題來了,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父母給孩子最大的理解和尊重,和孩子站在統一戰線,一起打敗問題。

唯有如此,問題才會被順利解決掉,孩子也能在平和中得到成長。

想起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勞倫斯·科恩說過的話:

「青春期總會結束。

如果你和孩子之間的關系很親密,孩子還會在成年之后重新回到你身邊,而你會對他產生很大的影響。

但是,如果你總是批評他、反駁他、要求他,親子關系就破壞了,當他成年后,你就很難再對他有影響了。」

青春期是每個孩子成長的關鍵期,父母做出的每一個改變,都會對孩子的未來和自己的后半生產生深遠的影響。

如今的我不再因為兒子暴躁、沖動、易怒,一心想修理他、糾正他,而是把他的青春期當成修復親子關系、改變教育方式的契機。

我已經做好準備陪兒子度過可能是鮮花,也可能是尖刀的階段了,希望能助力他開出屬于自己的花。

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