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失婚后,會過得幸福嗎?一位離異女性的3點忠告,一定要記住

li李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現實生活中經常有這樣的故事: 父母婚姻不幸,他們的子女成年后,婚姻也格外坎坷。

就如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昕——她4歲的時候,父母失婚;她小兒子4歲的時候,她和老公失婚。

她在重復父母的老路,兒子也在重復她的命運……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

我叫昕,37歲,有兩個兒子,大的7歲,小的5歲。

我跟前夫的婚姻,可以用緊鑼密鼓來形容,相識半年就結婚,度蜜月時有了老大,老大三歲有了老二。

外人看來,我們的婚姻很美滿。

前夫是一個文質彬彬的人,性格也很溫和,結婚7年,我們吵的架加起來不超過三次。 

結婚時,我就想:就算他出軌,我也不失婚,我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4歲的時候,我父母失婚,我的家就碎了。這麼多年,我一直渴望擁有一個完整溫暖的家。

2019年的一段時間,前夫出差了很多天,電話不接,短信不回,等他回來后,我很生氣,跟他大吵一架,他氣得把我的手機摔壞了,然后第二天就提出了失婚。

一道晴天霹靂毫無征兆地劈向我,我懵了,為什麼?

不管什麼原因,我不甘心,我要維護婚姻的完整。

我去找婚姻情感咨詢師,她給我出主意,我都照做,但都沒有什麼效果。

後來,她說:「要不妳離開一段時間,把孩子留給他,讓他帶孩子,看他還有什麼精力干別的事情呢? 」

我也沒有別的辦法,就獨自開車去了五台山,幾千公里,我從來沒有一個人開過這麼遠的路。

一路開,一路流淚。

連呼吸都是痛的,我就像孤魂野鬼在外面飄。

我特別想孩子,對他們有深深的愧疚,老二才一歲,雖然有保姆照顧,但是之前我沒有離開過過他一天。

當時,我打了海藍幸福家成長教練的電話,跟她說了自己的事,問她怎麼辦呢?

她說:「想孩子的話,妳回家吧,孩子需要妳。」

這句話,又讓我淚流滿面。

我說想加入踐行生,她說妳先試試這個課,看是否適合妳再說。

我去上了《接納和愛上自己》的閉關課。

課程中,我發現:這一路走來,我一直在忙事業,忙家庭,卻從來沒有想過我自己。而一個人要為自己而活才可以。 

2019年生日的時候,我送了自己一個禮物,做了踐行生。

當時,我還抱著期待:學習后,能夠修復我的親密關系,靠自己的能力來挽救家庭。 

我的婚姻究竟哪里出了問題?

這是我最想搞清楚的一件事。

在《部分心理學》課程中,老師講到:衡量夫妻關系好不好,有三個重要的因素: 錢,性以及溝通。

在別人眼里,我長得漂亮,還能掙錢,但在婚姻中,我一直是討好和委曲求全,而且我還有深深的羞愧。

我從來都不敢看前夫的眼睛,不敢跟他說心里話,雖然都是血氣方剛的年齡,我們的[性☆生☆活]的次數很少,彼此都很難放開。

為什麼呢?

上學時,我跟一個男同學發生了性關系。

父母離異后的一段時間,媽媽因為要再婚,顧不上管我,我就一個人生活。

雖然只有一個多月,但對于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漫長得就像幾個世紀,我好像被世界遺忘了,沒有人會關心我,沒有人來陪伴我,也沒有人在意我的死活。

而那個男孩告訴我:「我會照顧妳一輩子!」

這句話落到我心里了,讓我不再孤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愿意照顧我一輩子。

出于回報,我和他發生了性關系,卻因此而羞愧,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姑娘,是不純潔的,是不值得別人愛的。

帶著深深的 羞愧感,以后的戀愛中,我要麼被劈腿,要麼被出軌。

結婚后,[性☆生☆活]不和諧,兩個人的身體靠不近,心的距離也就遠了!

除了性,我們倆在 金錢方面也有裂痕。

在三四歲時,我就有一個觀念:窮人是可恥的,沒錢太可怕! 

因為,在大家族里,那些有權有勢有錢的親戚,就不會遭白眼;如果妳沒有能力沒有錢,就會被大家隨意指責,被不公平對待。

跟媽媽一起生活時,日子過得非常困難,有一次,家里窮得只剩下一點面,媽媽打開我的儲存罐,用我辛辛苦苦攢了好久的零花錢買了一點兒白糖,給我蒸糖包子,才吃上飯。

對我而言,沒錢真的是特別可怕的事件。 

國中時,我就給媽媽寫了一封信,說:「我將來一定讓妳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上大學時,我努力學習,畢業后就開始創業,我心里清楚,沒條件,沒后台,我必須靠自己。 

通過努力,我實現了「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穿什麼就穿什麼」的心愿。

也因此,堅定了一個負面核心信念:我有錢=我好;我沒錢=我不好。

結婚那幾年,我貸了不少款,後來生意不好時,我就虧了。

生大兒子的時候,我已經虧了小一百萬,但我不敢跟老公說,我擔心說了,他會瞧不起我,還擔心他知道后,會跟我失婚。

那時候,為了錢,再加上要照顧剛出生的孩子,我整夜整夜都睡不著覺,很焦慮。後來,我把原來買給媽媽的房子賣了。

即使如此困難,都沒告訴過他。 

他不知道我的生意盈虧,只認為在他困難的時候,我有錢沒幫他。

因此,他覺得我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女人。

其實,我當時已經山窮水盡,負債累累,只是不敢讓他知道。

就這樣,我們誤會了七年,從來沒有真實真誠地溝通過。

是的,我們從來沒有心與心的交流。

我們一直帶著盔甲和面具在生活,不會在對方面前袒露自己的脆弱和不好,都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露給對方,哪怕內在已經破爛不堪,潰不成軍。

我們之間沒有信任和安全。 

決定婚姻的三大因素,我們沒有一樣是和諧的,所以分手是在所難免的。

只是當時,我們都不懂。

雖然我還想繼續走下去,但他要失婚的心很堅定,所以,他提交了失婚訴訟。

我很恐懼上法庭。

因為4歲時,我的父母就是在法庭離的婚。

當時,法官問我:「妳是跟爸爸,還是跟媽媽「時,我特別害怕,不管選擇哪一個,就意味著我要放棄另一個。

但我就是這樣被隨意地決定了命運,我是被迫的,沒有選擇的。

我更害怕我的孩子也走像我一樣的路,我不想他們像個物件一樣被推來推去。

這時,我的教練告訴我:「妳正好去法庭上療愈一下創傷。」

去法庭上療愈?

我的確沒有想到,但是,為何不試試呢? 

去法庭的前一周,我找小伙伴們幫我梳理,陪伴我,我真的太害怕,太恐懼了,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她們給了我很多很多力量和支持。

在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是幸福家的伙伴們將我托舉起來,他們陪伴我,永遠站在我背后,給我鼓勵。

只要我需要,她們會將自己的經驗以及教訓毫無保留地告訴我。

帶著這些溫暖和力量,我去了法庭。

在法庭上,我對他沒有恨,沒有抱怨,只有悲傷。

我真的就在法院,療愈了小時候無法面對的痛——我是沒有選擇權的。

原本,我計劃簽字失婚,但是那一刻,我決定了:妳有權利選擇,我也可以選擇,即使要離,也是選我喜歡的方式。我不能決定妳的選擇,但我可以決定我的選擇。

一審時,我選擇不離,因為我還沒有準備好。

當我發現自己是有選擇的時候,小時候的那種被拋棄的無力無助得到了很大的療愈。

我們是5月20日結婚的,我希望5月21日失婚,為我們的婚姻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按照以往的模式,我肯定會迎合他,不會考慮自己。

但有一個伙伴問我:「妳難道連失婚的日子都不能自己選擇嗎?」

這句話點醒了我:是呀,我為何要活得如此憋屈和壓抑?

得到伙伴們的支持,我的力量倍增,我告訴他:「我必須在這一天失婚,否則我認為妳就是不想失婚,那也行,我同意。」

結果不言而喻,我勝利了!

我在自己選擇的日子離了婚!

我療愈了童年的創傷,并改變了我一貫的模式。

失婚后,我很羞愧。

因為,媽媽離了婚后,大家都會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她,周圍人對她的指責,讓我覺得失婚就是她不對。

學校填寫父母婚姻狀況時,我從來不寫失婚,我覺得,我寫了就會被嫌棄,大家就會瞧不起我。

我很少跟別人談我的家庭,別人問,我就各種掩飾與打圓場。

我像鴕鳥一樣,只要不說,大家都不知道。

教練給我梳理時,我知道: 最好的方式就是直面羞愧。

羞愧失婚,是我給自己的定義和束縛,其實別人并不一定這樣認為。

我就嘗試去穿越和直面。

有一次,跟國中同學一起出去玩, 大家閑聊的時候,我說:「我失婚了!」

當我說完,她們居然跟我分享了自己之前難以啟齒的脆弱。

這簡直顛覆了我的認知:當我對朋友說出我的羞愧,我們之間反而更親了,更近了。

為什麼結婚多年,我和前夫的心總是靠不近,是因為我們一直沒有向對方呈現出自己的脆弱。

現在,當我能真實真誠地敞開時,朋友也以同樣的方式回饋我,愛的流動就開始了。

為什麼我會這樣經營自己的婚姻?

我也做了深入探索,跟爸爸有關。

父母離異后,在我成長的30多年,我跟爸爸相處的時間,加起來也就一個月的時間。

從高中到大學畢業,六七年的時間,我們一個電話都沒有,我怨他、恨他,因為有這樣的爸爸而覺得丟人。 

因此,我不太會跟男性相處,也害怕跟他們相處。 

那我想要幸福,怎麼辦? 

教練說,我必須要成長與父親的關系。

我的目標很清晰,不希望以后的親密關系重蹈覆轍,所以,我要從先修復跟爸爸的關系開始。

其實,我跟父親已經多年不聯系了。

有一天,在做「清零的對話」靜觀時,我突然就想放下了,我將那個靜觀詞發給爸爸,他以為是我寫給他的信,他看得熱淚盈眶,打電話給我,就這樣,我跟爸爸聯系上了。

辦失婚手續前,前夫、公婆和孩子都走了,我一個人呆在空蕩蕩、黑洞洞的房子里,那一刻,我真的崩潰了,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我打電話給媽媽說:「媽,我現在很難受,我想死。」

媽媽在忙著打麻將,說:「妳等我打完吧!」

打完電話,我想死的念頭更強了。 

我又打電話給爸爸:「爸爸,我不想活了!這個世界上沒人愛我。」

爸爸哭了,大聲說:「爸爸愛妳!」

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噴涌而出!

從那一刻,我信了,爸爸是愛我的!

失婚后,爸爸來陪我,幫我照顧孩子,到現在已經一起生活一年多了。

之前,我聽說他喝酒,打架,不務正業,到處欠錢。

近距離接觸后,我才發現,爸爸很善良,在大街遇到有難處的人,他都會伸出援手。  

譬如,大街上遇到手腳健全的人要飯,他也會給現金,別人覺得他傻,但他覺得對方有難處。 

他也從不抱怨,情緒穩定,非常接納包容,兒子那麼淘氣,他沒發過一次脾氣。

我以后要找爸爸這種類型的男人。

跟爸爸相處后,我和男性相處也有了變化。以前,就算是很熟的男同事,只要靠近,我都有防備、不舒服,現在沒有了,相處很自然和舒服。 

我們對待世界的方式,就是我們跟父母的方式!療愈了跟爸爸的關系,跟男性的關系,我也療愈了。

失婚后,我最怕會傷害孩子。

相信很多人都會要面臨這個問題,我也一樣,有很多恐懼:害怕孩子會受傷害,害怕我太想孩子,害怕孩子太想我,害怕他不讓我看孩子……

失婚時,前夫想要二寶,他覺得自己陪伴這個孩子太少,想補償孩子。

但是我覺得要尊重孩子的意思,問了孩子,大寶表示想跟爸爸,二寶從小比較粘我。于是,我就跟前夫協商:要不,妳先將大寶接過去,先試試。

大寶是爺爺奶奶看大的,跟爸爸關系也很好,信任安全指數很高,很快就適應了。

二寶跟著我,也挺樂意,事實證明:這樣的處理方式很合適。

失婚前,我特別害怕兩個孩子分開。

教練帶領我直面恐懼——

「失婚后的第一天,妳會怎樣?」

——我會哭,

「啥時候哭?」

——二寶玩玩具時,我想起大寶會哭。

「哭多久?」

——能哭半個月吧。

「半個月后呢?」

——那就不哭了。

事實上,失婚后,我一次都沒哭過,當我直面恐懼后,就會發現恐懼沒那麼可怕。

孩子想我時,他會直接給我打電話。

失婚前,我和前夫商議:給彼此半年的過渡時間,那時候,我們的住處只隔一條馬路,需要時,可以打電話給對方。 

剛開始,每周我都會不厭其煩地打電話給他,因為孩子小,還需要爸爸。

他有時候會拒絕我。

我沒有情緒,因為我的目標是為了孩子的成長,當目標篤定和清晰時,其他的都可以克服。

他可以拒絕,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是沒有情緒地去做,也不勉強別人,他愿意,我感恩;他不愿意來,我也不責怪抱怨。

堅持了半年多,他發現我的確是為了孩子,也開始將孩子放在心上。

現在,二寶跟爸爸和爺爺奶奶的關系都很好,避免了我小時候的創傷。

失婚一年后,我和前夫的關系反而變好了,孩子的成長并沒有受到影響!

結婚時,我們相互隔離,對抗,冷漠,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有一次他明明在家,我怎麼敲門,他都裝做沒聽見。

失婚后,我們的交流反而多了,他還給我介紹生意。

現在的我們更像戰友。

現在的我活得越來越自由,也越來越靠近自己想要的生活。

從他提出失婚到失婚后一年多了,我也從痛苦害怕恐懼中走了出來,回顧這段經歷,我做對了以下幾點:

1、持續踐行:即是那麼痛苦的情況下,我一天都沒拉下過靜觀,有啥課就上啥課,有啥練習就練習什麼,完美高要求也成就了我

2、同伴教育:伙伴們給了我很多的信任安全,幫助我穿越了很多羞愧和恐懼。

3、目標清晰:失婚前,我的目標是不失婚,繼續經營婚姻,後來發現不合適。

失婚過程中,我的目標是回到自己,不管離還是不離,先成長自己。不斷踐行,探索,穿越自己面對不了的事情。

失婚后,我的目標是關系和諧,為了孩子更好成長。

經歷過失婚之后,我發現:一切都是生命的禮物。

失婚帶給我四點好處:

1. 接納真實的自己

以前,我不喜歡自己,慣性評判自己,看不見自己的好。

通過自我關懷和部分心理學,我越來越能看到自己,給到自己關懷,找到了喜歡自己的路徑。

2、找到了愛的路徑

原來,我在關系中,再努力都走不到別人的心,現在我知道如何才能讓愛流動和連接。

3.、學會了感恩

失婚,讓我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愛。我沒有恨他。失婚,有痛,但更有愛,原來我看不到生活中的「愛」,總是盯著并無限放大不好的部分。

現在,我更多地看生活中的美好。感恩讓我成長的一切。

4、療愈了過去的創傷。

我療愈了兒時因為父母失婚帶來的羞愧、恐懼和焦慮,勇敢直面恐懼。

同時,也改善了我跟自己的關系,跟前夫的關系,跟爸爸的關系。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失婚會很痛苦,的確有,但也有很多禮物。

失婚從來都不是衡量一個人是否是成功的標準,也不是孩子受苦不受苦的衡量標準,取決于妳是否愿意去面對,是否愿意成長。

失婚未必會傷害孩子,關健是大人的處理方式。

只要妳愿意,失婚的創傷是可以被療愈!

只要妳愿意,失婚也可以是一個成長機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