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一樣變幻的他,情史超級干凈,看他的電影就會感覺很幸福

漫酱~ 2023/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2007年,他和樹木希林共同主演劇情片《東京塔》,在片中他飾演一個頹廢懶散,沒有生活目標的大學生。靠著母親辛苦地打工,勉勉強強地讀到畢業。

這個角色并不討喜,但我們面對著這張清秀帥氣的臉,和彷徨憂郁的眼神,始終生不起討厭來。

只想對他心疼地說上一句:「快些振作起來吧!」

很多女人都駕馭不了的玫紅色,他穿在身上給人驚艷的感覺。

叫我們如何不愛他——小田切讓呢。

1976年2月16日,他出生于日本岡山縣津山市。他的父親在他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和他母親分開了,母親忙于工作,他經常一個人呆在家里。

單親家庭長大的他性格有些內向,附近的小孩都不大喜歡和沉悶無趣的他一起玩,母親帶他去電影院看電影,光影世界里的故事讓小小年紀的他著迷不已,他喜歡上了看電影。

母親給他的零花錢基本都花在了電影院,有時候,電影院里只有他一個人在看電影,沉浸在電影世界里,他一點兒也不感到害怕。

一個人的時光總是又寂寞又美好,聽音樂,在家看DVD,一個星期不出門,他也覺得無所謂。

高中畢業后,他考取了日本高知大學的理科系,他思索再三,最后決定不去報到,因為他對這個專業沒有興趣,到時候在學校也是浪費時間。

他埋頭補習英語,為出國做準備。

20歲的他前往美國,他被加州州立大學弗雷斯諾分校錄取了,他在填寫入學申請表時,他看到「drama」,以為這代表的是導演系,于是就勾選了這個選項。

他是去上課后,才知道自己報名的是表演系,就這樣他成為表演系的一名學生。

他安慰自己,總算是和電影有關的專業吧,那就讀讀看吧。

他說,「大學的戲劇社每周都會排戲,我在劇社看了一個月的戲,我發現每場戲因為演員不同而戲劇也會隨之有不同的呈現。

我開始覺得演員是非常有意思的工作,可以體味不同的人生,對于性格內向,生活單調的我來說,可以和這個世界有更多的聯結。」

畢業后,他回到了日本,他長相清秀俊逸又有表演經驗,很快獲得演出的機會,他首次出演舞台劇《DREAM OF PASSION》,正式在演藝圈出道。

2000年,他出演日本朝日電視台和東映株式會社聯合制作的特攝劇集《假面騎士空我》,這部劇集是「平成假面騎士」系列的首作。

他開始并不太想出演這樣的英雄角色,心里很是排斥,但最后在制作人的勸解下,他答應了下來。

《假面騎士空我》播出后,受到觀眾的熱烈追捧,他也被稱為「最帥的假面騎士」,在演藝圈迅速走紅起來。

他接拍了不少的廣告,頻繁地出現在大眾面前,大家對清俊的他日漸熟知起來。

2001年,他出演電視劇《愛美大作戰2》,他更想出演電影作品,但無奈找他出演的都是電視劇。

2002年,《假面騎士空我》榮獲第33屆日本「星云賞」大獎,參與出演的他知名度迅速提升。

2002年,他和水野美紀、藤木直人、筱原涼子主演電視劇《初體驗》,一群俊男美女出演,清俊的他在劇中還是很養眼的。

同年,他主演電視劇《心理感應》和《天體觀測》在日本首播,這些青春偶像劇播出后,反響不錯,他也隨劇集刷了一波觀眾緣。

2002年,他終于有機會拍攝了一部電影作品《目下の戀人》,相對于電視劇來說,他還是覺得電影更具有魅力。

同年,他出演黑澤清執導的電影《光明的未來》,在片中他飾演性格軟弱,吊兒郎當混日子的小青年仁村雄二。

和他演對手戲的是演技派淺野忠信,但他一點兒也不怯場,他的表演本真而又質樸,讓人很有共鳴感,好像他就是生活在自己身邊的小年輕。

《光明的未來》榮獲第56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棕櫚獎提名,他有幸跟隨導演和主創人員首次踏上了戛納電影節的紅地毯。

同年,他出演北村龍平執導的動作電影《少女殺手阿墨》,在片中他顛覆形象,飾演一個嗜血狂魔,喜歡涂脂抹粉,扮作女人。

即使這樣一個變態癲狂的角色,也讓人生不起對他的討厭之心來,大約這就是他的魅力之所在吧。

憑借該片精彩的表演,他榮獲第27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新人獎,這是他拿到了第一個專業類獎項,讓他更加堅定自己勇于探索,勇于嘗試不同角色的想法。

2004年,他和北野武、鈴木京香等共同出演崔洋一執導的劇情片《血與骨》,在片中他飾演一個私生子樸武,性格桀驁不馴。

飾演樸武父親的是演技派的北野武,在片中父親和兒子經常大打出手。

憑借該片精彩的表演,他榮獲第28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配角。

2005年,他出演日本奇幻作家山田風太郎的暢銷作品改編的電影《甲賀忍法帖》,這是他主演的第一部愛情電影。

在片中他飾演甲賀萬字谷頭領甲賀彈正的孫子甲賀弦之介,弦之介擁有恐怖的瞳術,當敵人攻擊他時,會自己毀滅掉自己。

和他演對手戲的是氣質美女仲間由紀惠,兩人的愛情戲凄美動人,被稱作日本忍者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同年,他和章子怡合作出演鈴木清順執導的歌舞片《貍御殿》,在片中他飾演大城主安土桃山的兒子雨千代,因為越長越俊朗的他,遭到父親的嫉妒。

父親將他流放到鬼怪云集的靈峰,在那里雨千代邂逅了來自唐國的公主。

2006年,他出演富永昌執導的喜劇電影《國寶山椒魚》,在片中他飾演自稱為21世紀天才X光大師的飛鳥芳一,香椎由宇飾演世代看管著國寶大山椒魚「金次郎」二宮家的小女兒亞月。

香椎由宇被影迷們稱作「冷美人」,但她在他面前卻是嬌美可人的小女生,兩人從戲里走到了戲外,互相產生了愛意,兩人甜蜜地戀愛了。

2006年,他和香川照之共同出演西川美和編導的劇情片《搖擺》,在片中他飾演一個事業小有成就的攝影師早川猛,香川照之飾演他的哥哥早川稔。

他說,「這是我演過的最為復雜的角色,內心搖擺不定,無法言說,只能通過眼神、表情和肢體語言來表達。

和香川照之飆戲是很痛快淋漓的感覺。」

2006年,他和麻生久美子等主演巖松了和園子溫執導的推理喜劇《時效警察》,在劇中他飾演一個時效管理課警員霧山修一郎。

霧山因為工作清閑,他決定調查警局內那些已經過了時效的案件,尋找到真正的兇手。

他在劇中的形象不修邊幅,經常打扮得奇形怪狀,但他卻擁有驚人的智慧偵破案件,這個角色獲得廣大觀眾的喜愛和支持。

他憑借《時效警察》精彩的表演榮獲第48屆日劇學院賞最佳男主角提名。

2007年,上一季受到觀眾熱烈追捧的《時效警察》第二部《歸來的時效警察》在大家的期盼中,再次上演。

當看到他熟悉的爆炸頭時,粉絲們感嘆地說,「真讓人想念啊!」

霧山「重出江湖」,繼續和美女三日月靜聯手調查舊案子,兩人的關系也變得越來越微妙了。

《歸來的時效警察》讓他再次獲得第53屆日劇學院賞最佳男主角提名,雖然最終未能得獎,但為他贏得了超高的人氣。

2007年,他出演松岡錠司執導的劇情片《東京塔》,他憑借該片精彩的表演榮獲第31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主角和第2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主角兩項提名。

雖然最終他沒能拿獎,但他的表演受到眾多專業人士的肯定,這對他來說比得獎更為的重要。

2007年,他出演巖松了執導的愛情電影《民男的幸福》,在片中他飾演一個老大不小,還打光棍的青年民男。

這是一部探討幸福生活的電影,在拍完這影片后,讓他也不由得考慮起婚姻生活來。

2007年12月7日,他和相戀一年多的香椎由宇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婚訊,他們要他們的愛情坦坦蕩蕩,明明白白。

2008年2月,兩人登記結婚,正式結為夫婦。

從此后,他擁有了她,她也擁有了他。

這一年,他32歲,香椎由宇21歲。

2008年,他出演金基德執導的電影《悲夢》,在片中他飾演一個癡迷于篆刻的年輕男子鎮,鎮一連數天都夢到自己開車撞了人。

當他前往交通事故現場時,發現一切竟然是真實發生的。

影片帶有沉重的金基德的詭異特色。

對他來說,和韓國導演合作是一次很特別的體驗。

2009年,他執導的日本公路片《櫻花般的人們》上映,這部影片由他自編自導,并擔綱攝影、剪輯和配樂,整整花了三年的時間才制作完成。

影片講述三個偶然相遇的男人一起去尋找幻之櫻樹的故事。

他帶著作品參加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雖然影片反響平平,但這是他導演的第一部作品,不完美但也是他的心血之作。

2009年,他出演是枝裕和執導的愛情電影《空氣人偶》,即使只是出演一個配角,他也欣然同意,在片中他飾演一個人形師。

2011年,他再次出演是枝裕和執導的電影《奇跡》,在片中他飾演一個父親,沒有穩定工作的音樂人。

略帶一點頹廢氣質的他,依舊還是很迷人。

「這樣的角色簡直太適合他了呀。」影迷們感嘆地說。

同年,他和張東健、范冰冰、金仁權主演姜帝圭執導的戰爭片《登陸之日》,在片中他飾演一個日本將軍的孫子,小時候隨父親移居朝鮮,二戰爆發時,他擔任大佐在前線督戰。

這是他第二次出演韓國導演的電影作品,這次拍攝正值寒冬,條件異常的辛苦,他卻覺得這是一次難得的體驗,和韓國優秀的男演員張東健一起飆戲。

2015年,他一舉奪得亞洲之星大賞,他在公眾面前的造型也越來越隨性和自我。

「我讓叔不做演員的話,完全可以勝任超模的工作啊。」

「世間僅此一枚的花樣美男!」

2015年,他參與出演電影版《深夜食堂》,在片中飾演一個街道派出所的警察,溫柔而又充滿了正義感。

「讓叔還是這麼帥啊。」

「看到他出現就會感覺到幸福。」

能在熱門影片中看到他的身影,影迷大呼過癮。

2017年,他出演阪本順治執導的日本與古巴合拍的電影《埃內斯托》,在片中他飾演玻利維亞的第二代日本移民弗萊迪·前村。

前村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充滿正義感的男人,最后為了祖國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這一年,他41歲,臉上開始有了一些風霜。

2018年,他出演片桐健滋執導的電影《洗屋》,在片中他飾演一個18歲女孩的舅舅。

怪異的卷發造型,在他身上卻沒有一點兒違和感。

他開始演阿貝,卻沒有阿貝的油膩感,還是帶著大家喜歡的文藝氣息。

「在以前的20年里,我一直在做演員這份工作,如今我40歲了,我應該做一些自己想做的有意義的事情了。」

他說自己的體檢報告結果不太好,他想在自己下半段人生里,再拍攝一部電影作品。

2019年9月,他自編自導的長篇電影《一位船夫的故事》在日本上映,故事發生在一個山村里,十市是一個老船夫,他每天劃船接送形形色色的人過河。

村里正在建設一座橋梁,以后大家過橋就能到河對岸了,村民都很高興,只有十市心情很復雜。

有一天,十市從河里救了一名受傷的年輕女子,十市的生活因為這個年輕女子而發生了改變。

他執導的電影《一位船夫的故事》入圍了第76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他榮獲了歐洲電影聯盟獎威尼斯日最佳影片提名。

同年,他攜影片參加了第3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他榮獲臥虎單元最受歡迎影片提名。

當時作為評委的賈樟柯對他的這部電影給予了很高的評價,「電影講述了一個極富意蘊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導演對社會問題的思考和對人類的觀察。」

他很高興自己執導的電影獲得了專業評委的認可,他說,「現如今社會的節奏實在是太快了,轉瞬之間,一年就這麼過去了。

如果能夠回到不受金錢或是時間束縛的生活中去的話,我們是不是會感覺更幸福一些呢?」

2019年,他和鞏俐、趙又廷共同出演婁燁執導的電影《蘭心大劇院》,在片中他飾演一個日本軍方的情報官。

因鞏俐飾演的于堇和他過世的妻子很相像,使得他對于堇懷有一種別樣的情感。

《蘭心大劇院》第76屆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獅獎提名,所以當年他以導演和演員雙重身份亮相威尼斯電影節。

時隔12年后,他再次出演推理喜劇《時效警察:開始了》,他飾演的霧山調職到美國FBI12后,再次回到了時效管理課,開始私人調查時效過期案件。

「這兩只都不會老的嗎?」觀眾驚嘆地說。

漫長的12年過去了,他和麻生久美子還真的一點兒沒有老,讓大家又回到了當年年輕時的好時光。

2022年,他出演松本優作執導的電影《全都是我的錯》,在片中他飾演一個流浪漢。

這麼些年來,他一直很任性,他只看導演是誰,劇本是不是有意思,主角也好,配角也罷,大制作,小成本都無所謂。

最后,以這張回眸殺的照片結束,期待他一直帶給我們更多更好的電影作品,讓我們繼續幸福下去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