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知己,足以慰風塵:在變老的路上,為自己找一個知己

li李 2022/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山河不在重,重在遇知己。

人生一知己,足以慰風塵。

在變老的路上,為自己找一個知己,從此,身有所托,情有所寄。

01

以朋友為知己,可以隨時隨地聊天。

古往今來,多少人,以朋友為知己,從此,奔波往來于謀生路上,總有人迎來送往,不至于孤單。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這是「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對他的杜姓好友即將奔赴遠方,出任縣尉時的寬慰與祝福。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這是詩仙李白聽聞好友王昌齡被貶龍標時,表達的關切與問候。

「相知豈在多,但問同不同。同心一人去,只覺長安空。」這是白居易寫給好友元稹的詩,表達的是滿心的落寞與寂寥。

白居易好不容易從外地調回長安為官,可元稹又被調出去了,忽然之間,白居易的心都空了。這份對于朋友的眷戀,實在令人感佩和欽羨。

原來,白居易和元稹同年登科,從此相知相惜,唱和三十余年,往來書信一千八百多篇,成為靈魂相依的生死之交。

這些膾炙人口的詩詞背后,都有一段段令人羨慕的知己深情。

千金易得,知己難求。在變老的路上,愈發對這句話有了深切的感受。

一路走來,有人陪伴我們走過了一程又一程,歷經風風雨雨,還能留在我們身邊,歡喜著彼此的歡喜,憂愁著彼此的憂愁,真心以待的人,實在少之又少。

因為方向不一樣,因為價值觀不一致,或者,就是單純地不喜歡你過得比他好,連招呼都不打,就已經失去了聯系。

人性的弱點決定了,人總會在攀比心的支配下,做出讓自己感到愜意的選擇,而很難去仰望、去欣賞、去包容理解另一個人。

所以,如果走過半生,你的身邊還有一二知己,或許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或許是志同道合的同事,或許是一見如故的朋友,都要感到慶幸,都要好好珍惜,因為,不論何時,只要你一聲招呼,他就會「秒回」。

02

以山水明月為知己,可以寄情于景。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率性灑脫如李白,也有「獨酌無相親」的時候,但他享受過一群人的狂歡,同樣也能享受一個人的清歡。

在這位大詩人的眼中,「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的濃情世俗是人生,「 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的獨處沉思也是人生。

這樣的收放自如,便是很多人崇拜詩仙的緣由吧。

當一個人面對喧囂的人生,能夠有進有退的時候,便也為自己找到了精神層面的知己。

柳宗元在人生最失意時,寫下「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內心的哀怨苦楚,對于執著信念的篤定踏實,雖不能與他人暢聊,卻能夠寄情于天地間,直抒胸臆,暢快淋漓。

山水不言,靜默肅立,卻勝過萬語千言,能夠寄情于山水之間的人,自然也覓得了想要的答案。

「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古往今來,人們共享一輪圓月,寄托不同的情思。當月亮成為了知己,便能讓它代為傳情達意,表明心跡。當人生的情感無處安放時,「望月懷遠」就是一種釋然。

在變老的路上,我們看過了太多情感上的逢場作戲、職場上的勾心斗角,轟轟烈烈地愛過,也凄凄慘慘地敗過,愈發覺得,有些人,看清了,不如看輕了,從此,漸行漸遠,不再打擾。

留得一片赤誠之心,給自己,給值得愛的人。若無人可愛,便好好愛自己,至少,還有清風明月相伴,有山川河流可依。

03

以愛好為知己,可以怡情養性。

宋朝詩人著名詩人林逋隱居在杭州西湖,種植梅花,飼養仙鶴,活成了一道超凡脫俗的風景,因而被冠以「梅妻鶴子」的稱號。

他寫梅花,「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若非愛得深沉,怎會如此靈動,將梅花的曼妙雅致描摹得聲情并茂。

他與仙鶴為伴,沈括在《夢溪筆談》中記載下來:

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諸寺。有客至逋所居,則一童子出應門,延客坐,為開籠縱鶴。良久,逋必棹小船而歸。蓋嘗以鶴飛為驗也。

這樣「閑云野鶴」的生活,大概,從古人到今人,從來都不缺乏羨慕者和追隨者。

在世俗羈絆的生活里,能夠有一兩項愛好,充盈生活,富足精神,是多少人的「可望而不可即」呀。

所謂「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一個人真正愛好什麼,并不是花錢買開心,只是「毫無用處」的消遣。

很多人憑借愛好,不經意闖出了一條成功的路。比如,寫下暢銷書《明朝那些事》的業余作家「當年明月」,寫作的初衷,不過是自己喜歡歷史,想要和更多人一起聊聊歷史故事而已。

所以,在變老的路上,與其茫茫然,不如重拾自己的興趣愛好,將之發揚光大,生活便會打開一扇新的門。

04

結束語:

這一生,太匆匆。

當一個人意識到這一點時,便會開始認真思考,往后余生,要如何使得自己開心,讓生命更有意義。

此時,如果能夠找到一二知己,這些問題將會迎刃而解。你將在知己的陪伴下,淡定且從容,恣意且瀟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