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值高又能干!日本最成功女郎隱退結婚狂開15家公司,如今和前夫互撕、凈身出戶復出還債

张1 2022/12/19 檢舉 我要評論

3年前退場時,4天銷售額超過5億日元,成為日本第一陪9女郎—— Enrike。

隱退之后, Enrike和她的丈夫佐野良太(人稱豬哥)開設了至少15家涉足美容、投資、甜品、奢侈品等行業的公司。

今年六月, Enrike的香檳公司發生了員工歿事件,疑似男性員工被喝多歿去,在日本引起了軒然大波,稱這起事件為「 Enrike香檳沙龍事件」,而 Enrike這個名字也再次登上了日本熱搜榜。

10月, Enrike宣布辭去「Enrike空間」所有職務,并且和豬哥失婚,并于11月1日回歸陪9行業。本以為「過氣少女」,卻在回歸兩天內輕松達成一千萬銷售指標。

前半生的馬兒和跳躍,是真正耀眼奪目的人生贏家,還是惹事精?

在 Enrike退出之前,她一直是日本風俗界和網紅界活躍的「流行與難搞」,雖然她自稱擁有一億資產,卻極少像其他同行一樣揮金如土。為了節省開支, Enrike經常向熟人借衣服。就算是隱退這麼重要的場合,她也要借衣服。當時,她還特意給店家打了個電話,因為店家不肯借她的禮服。

不過, Enrike從一開始的一貧如洗,到后來成為日本最受歡迎的女郎,她一定經歷了常人難以逾越的難關。據說,自從從事這個行當后,她十分努力,從來沒有休息過一天。這樣的執著,這樣的執著,這樣的執著,讓很多女生都成了她的忠實粉絲。

隱退后的2020年, Enrike嫁給了一個名叫佐野良太的商人。起初,恩里克很滿意她的新婚丈夫,「他是個溫柔善良的人!」

據說,豬哥為了迎娶 Enrike,一擲千金。

Enrike穿著漂亮的婚紗,和一個巨大的蛋糕合照,她說:「我希望有人可以繼承這件婚紗,繼承我們的美好愛情。

嫁給「好丈夫」的恩里克住進超豪華公寓,每月租金350萬日元。

光是起居室,就相當于普通東京通勤女生公寓的兩倍。

伴隨著「美好婚姻」的開始,還有以 Enrike命名的「Enrike空間」。

香檳、美容、甜品、奢侈品、金融投資……一個個印著 Enrike美人面的「公司」相繼成立,甚至還能申請一張印有 Enrike字樣的 VISA卡。

美容院、投資什麼的都無所謂,但是這個 Enrike芝士蛋糕店,小編還是抱著一顆吃貨的心去查的——呀,還真有!雖然 Enrike的品牌已經不在了,但 Enrike芝士蛋糕店還在。

(買家評價)

奶酪的味道很濃,但是甜味處理得很好,吃起來一點都不膩。

建議在吃之前稍微冰鎮一下。

不過價格方面就差了一些。

除了數不清的公司和店面, Enrike還出版了一些書。

「日本第一陪9女不敗」··· Enrike似乎把這個形象當成了成功的鑰匙,覺得只要抓住這張名片,他就能賺到更多的錢。

另外, Enrike為了塑造一個更加美麗的自己,已經做了3次整形,包括臉頰,眼周,下巴和頸部。

在自己的頻道里,她很大方地分享自己整容的經歷,并表示:「這次整容最開心的事,就是脖子上原來的紋路都消失了。」

然而,「幸福的婚姻」、「成功的事業」、「富足的生活」,在 Enrike的身上沒過多久,就紛紛落了下來。

八月,一向「狠辣」的周刊文春,報導「香檳沙龍事件」。

一名「陪9男」在 Enrike香檳沙龍工作,因喝多而暈倒,并被放置在員工休息室中,最終歿去。

從這件事,到文春的爆料,再到 Enrike夫婦的處理,這一切都太離譜了。有細心的博主甚至將整件事的時間線整理了出來。

六月二十七日,香檳沙龍事件發生

七月四日,恩里克夫婦前往歐洲的豪華旅行

八月二十四日,《周報》文春爆料

8月27日, Enrike向油管道歉,隨后丈夫刪除了該道歉視訊。

九月七日,「安瑞克空間」被曝違反日本投資規定

九月十七日, Enrike在油管再次發布道歉視訊

九月十八日之后, Enrike丈夫的身份曝光。

雖然我們吃的是過期的遠距離西瓜,但瓜子里的瓜子還是要好好的品嘗一下的。比如,這一連串的瓜里,有幾個讓人不舒服的地方——↑ Enrike興高采烈地去歐洲旅行(Enrike自己說他是去歐洲出差),那是香檳沙龍事件發生后不久,也就是說,即使他的員工因為工作原因離去了,這樣的行程也照常進行。

還有,為什麼 Enrike的第一條道歉視訊會被刪除,而且是被丈夫刪除了?

And當時穿著一件白襯衣道歉(道歉時說他不了解公司的日常運作,資金周轉困難,瀕臨崩潰),日本網友曝了15萬的價格(我只是單純的認為他沒有便宜的白襯衣)。

很難想象,在這張光彩照人的臉上,隱藏著一個讓人害怕的陰暗角落。

Enrike旗下的「 Enrike投資人招募」版塊,為了招攬投資人,曾揚言「只要投一次,半年內可獲得百分之十二的利潤回報」,然而,據周報文春挖料,許多投資人在規定時間內連本錢都拿不出來。

今天,我的婚約正式解除。

都怪我。現在,我要好好反省一下,重新回到陪9行業,從頭再來。就算我輸了,就算輸了,我也要往前看,加油!

隨著公司接連出事,資金鏈出現問題, Enrike和她老公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不過,雜七雜八的事情,并不只是失婚這麼簡單,畢竟,兩人的公司,牽扯到了很多人的錢。

算了,趕緊下台吧!

拜托,我不管你離不失婚,先把錢還給我好不好?

恩里克大姐···

就算你現在不是公司的老板娘,但這筆錢的事情,還是要你來承擔吧?

你們這麼亂來,真是讓人頭疼啊。

不幸的是, Enrike并不是「和平分手」。丈夫(也不知是丈夫還是前夫)豬哥聲稱 Enrike只是單方面宣布失婚,所謂的「失婚聲明」沒有正式效力。

如今,看起來「臭名昭著」的 Enrike又回到了夜場。回來后,依舊是香檳環繞,前呼后擁。即便是在疫情的影響下,兩天的收入也達到了一千萬。Enrike頭戴皇冠,被香檳和奢侈品包圍著,也不知道他是否遵守了他的誓言,「把賺到的錢都還給了投資人。」

吃完瓜、擦了擦嘴,他不得不感嘆,這個世界上的人真是千奇百怪,每個人的「底線」和「價值觀」都不一樣。有的人可以一邊騙人,一邊過著奢華的生活,有的人日夜盯著電腦屏幕,每天都在為食品漲價發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