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我們仨》:好的夫妻,都知道這3點相處之道

li李 2022/05/04 檢舉 我要評論

1932年,在清華大學古月堂門口,一對才子佳人偶遇。他才冠三梁,她艷壓群芳,只是初見,便認定就是彼此。1935年,他們完婚,從此就走進了幸福的圍城。

他們便是錢鍾書和楊絳,他們的愛情也是讓人羨慕的曠世之戀,從相識到最后,一直攜手同進,相濡以沫。

可人世間躲不過去的是生老病死,「世間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再恩愛的夫妻也有分別的一天,在美滿的家庭也終將面臨別離,他們的女兒阿瑗在1997年去世,鐘書在1998年去世,他們三人就此失散。楊絳先生靠著回憶,獨自一人度過漫長的十八年。

2003年,《我們仨》出版,楊絳先生在《我們仨》這本書里,記錄了她和錢鍾書先生,還有女兒阿瑗的人生。他們的一生看似平凡,因為清心寡欲,與世無爭;卻又是不平凡的,因為他們相親相愛,相依為命。

書里記錄了她與鐘書以及女兒的生活,他們的生活很樸素,很簡單,甚至很平凡,但我讀完后,卻從這所謂的「平凡」中,體會到了他們的幸福。

有多少對夫妻,就會有多少種相處模式,每個婚姻的樣子都不一樣,但幸福的婚姻大概是相似的。錢鍾書和楊絳的婚姻生活中,就有三個特別珍貴的婚姻哲學。

1. 互相包容,而不是互相抨擊。

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缺點,婚姻相處里更是如此,也許伴侶根本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完美,可日常生活里,我們經常聽到的夫妻吵架都是這種:

「你看你,炒個菜都能糊,真是笨死了」

「你呀,給孩子換個尿布都換不好,不配當爸爸」

相信你也經常聽到或者說過這些話吧,夫妻一方只要做了什麼錯事,對方會立馬抨擊,抨擊對方的品味差、廚藝差、電腦不熟練等等,殊不知,這種抨擊對婚姻來說就像一把利刃,一刀一刀把彼此間的縫隙越變越大。

而楊絳在婚姻里,從不打擊鐘書,一直是鼓舞和包容。

錢鍾書是一代才子,才華橫溢,但在生活上,他就像一個小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會做。楊絳在醫院生孩子期間,鐘書每天往來醫院和家里,每次來都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常苦著臉說:「我做壞事了。」他打翻了墨水瓶,把房東家的桌布染了。楊絳說,「不要緊,我會洗。」

「墨水呀!」

「墨水也能洗。」

他就放心回去。然后他又做壞事了,把臺燈砸了,楊絳說:「不要緊,我會修。」他又放心回去。下一次他又滿面愁慮,說是把門軸弄壞了,門軸兩頭的門球脫落了一個,門不能關了。楊絳說,「不要緊,我會修。」他又放心回去。

他感激之余,對楊絳說的「不要緊」深信不疑。

試想一下,換作我們會怎樣說呢,肯定是「你怎麼這麼笨?」、「為什麼這樣不小心?」、「你弄壞了你去修,一天到晚不讓人省心」。

而楊絳這樣的智慧女子,只用了一句「不要緊」就穩住了丈夫的心。

楊絳知道鐘書的擅長和不擅長,所以不會要求他樣樣都會,也就懂得包容他的缺點。

在楊絳和鐘書的婚姻里,看不到抨擊,看到的是鼓勵式的認可。錢鍾書的代表作《圍城》能成功出版,很大的原因就是楊絳每天都會化身小書迷,期待著他更新。

互相抨擊也許能發泄當時的氣憤,卻埋下了一顆地雷,不一定什麼時候就爆炸了。每個人都需要認可,如果在親密關系里還得不到肯定,全是抨擊和打壓,那久了久之,她/他就會變得非常自卑和郁悶。

最終,會導致什麼樣的情況,要不去別人那尋找安慰,要不就陷入相對無言的冷冰冰婚姻。這也是為什麼,曾經恩愛的夫妻,有一天變成惡語相向的仇人。這些轉變的中間一定存在「抨擊和打壓」。

2. 物質是基礎,但不是所有。

婚姻的建立需要一定的物質條件,現代社會里女孩在婚前也會有很多硬性要求,有房有車是必須條件,這樣的物質條件能給人安全感,但也少了共同打拼的默契。

鐘書和楊絳半輩子都在顛簸,沒有固定的住所,搬家是常有的事情。

1949年夏天,錢鍾書和楊絳得到清華的聘請,入住清華大學;

1952年因院系調整搬入北大的中關園;

1962年,遷居到干面胡同;

1973年逃到北師大,居住在錢瑗學生時期的宿舍;

1974年遷入學部七號樓西盡頭的辦公室;

1977年,分配了三里河的一套房子,才有了固定的家。

在最后的三里河定居的時候,楊絳已經66歲了。她跟著鐘書顛簸半生,才有了自己的住所,可她從來沒有一絲抱怨。

楊絳的家,從來都不是指的某個房子,而是有鐘書有女兒的地方,就像她在書中說的「三里河寓所,曾是我的家,因為有我們仨。我們仨失散了,家就沒有了」。

現在呢,很多愛情被房子阻斷了,很多情侶被彩禮分開了,很多思念被距離沖淡了。

很多人說,愛情早就不純粹了,不純粹的不是愛情,而是我們。

3. 細水長流,才是婚姻的真實模樣

有人總愛追求轟轟烈烈的愛情,一旦陷入平淡,就開始懷疑愛情,甚至去追求另一端瘋狂的感情。可人生本就是平淡的,若一直轟轟烈烈,愛恨情仇的,那根本不會長久。

錢鍾書和楊絳的伉儷情深,沒有山盟海誓,沒有甜言蜜語,有的只是默默的關愛和陪伴。

鐘書不擅長家務,在生活中就像孩子一樣,但他學會了牛奶紅茶,此后他每天早上給楊絳做牛奶紅茶,煮上雞蛋,烤好面包,然后叫她起床吃早飯。

堅持一天、一個月很容易,除了他們分居和鐘書生病的日子,鐘書堅持了一輩子。

再轟轟烈烈的婚姻,都有歸入平淡的那一天,好的婚姻一定是細水長流的,就像一個小手爐,是很舒適的火候,輕輕地溫暖著彼此,而不是熊熊大火,一不小心就被濃煙包圍。

在三里河的日子,安靜而簡單,楊絳和鐘書,每天讀書工作,他們共居一堂,卻只是各自工作,互不干擾,空氣中流淌著溫暖的氣息,抬頭看到的目光,都是親切的,鼓舞的,積極的。

平淡,不代表情感淡了,他們濃厚的情感,藏在每一次牽手散步中,藏在互相給對方理發的行動中,藏在對彼此作品的欣賞中。鐘書的小說寫得好,楊絳會常常拿來讀;楊絳的散文寫得好,鐘書也常常夸她,既能互相欣賞,又能互相包容。

我覺得我這一生沒有虛度,我活得很充實,也很有意思,因為有我們仨。也可以說,我們仨都沒有虛度此生,因為是我們仨。

楊絳是智慧的,鐘書是有趣的,阿瑗是懂事的,他們只求聚在一起,守在一起,簡單地生活下去。也正是這種平凡簡單,幸福才會長久。

而現在的我們之所以不是那麼幸福,沒有那麼快樂,也許就是期待太多,奢求太多。

楊絳的這三點婚姻哲學,值得我們每個人去學習,畢竟婚姻就是一門學問,從走進圍城的那一刻,我們就要努力經營著,讓婚姻更長久,更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