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情史:一生錯過4個女人,曾被白富美女友討債7000萬

漫酱~ 2023/01/08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成為「喜劇之王」之前,周星馳吃了不少苦。

中學畢業的他在茶樓里跑過堂,當過文員助理,也去過電子廠打工。

在輾轉與奔波中,周星馳看不到一個穩定的未來。

他想去無線當演員,可考了兩次,都落選了。

最后還是靠已經當了演員的鄰居戚美珍替他說好話,他才進了無線訓練班的夜間部。

可好運依然沒有眷顧他,等待他的,是漫長的龍套生涯。

當同時期的劉德華、梁朝偉已經資源不斷、嶄露頭角時,周星馳還在他們的劇里,充當著各種背景板,多一句台詞、多一秒鏡頭都是奢侈。

有一次,為了爭取一個重說台詞的機會,周星馳甚至不惜給導演下跪。

這樣的苦日子持續了五六年,他在主持工作之余,奔波了幾十個劇組。

直到1986年,周星馳的演員事業,才終于看到了一點起色。

他被無線調到了TVB戲劇組,在單元情景劇《哥哥的女友》中首次擔任男主角。

一年后,他合作當紅小生萬梓良,出演了電視劇《生命之旅》。

因為這部劇,周星馳獲得了影壇大佬李修賢的賞識。

恰逢李修賢籌拍電影《霹靂先鋒》,他向周星馳遞出了橄欖枝。

面對大佬的邀約,周星馳興奮不已,立刻答應了:

「李修賢大哥的電影,不給錢我也要拍。」

可到了片場后,周星馳和李修賢的關系并不融洽。

李修賢非常看不慣周星馳在工作上的極度較真,把他從開機罵到殺青:

「演戲又不是力氣活,你干嘛要像一只狗一樣賣力呢!」

好在周星馳內心強大,默默挨罵,卻從不妥協,依然堅持像個重度強迫癥一樣精心摳細節,凡事都要做到盡善盡美。

最終,皇天不負有心人,周星馳憑借此片,斬獲了第2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和多項金像獎提名。

此后的周星馳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一般,一路高歌猛進,事業蒸蒸日上。

值得一提的是,和事業一樣紅火的,還有周星馳身邊一朵朵怒放的桃花。

在拍攝《阿德也瘋狂》時,演配角的周星馳將自己的熒幕初吻獻給了劇中的女一號羅慧娟。

羅慧娟是《書劍恩仇錄》中「霍青桐」一角的扮演者,相比那時默默無聞的周星馳,她已經小有名氣,是TVB力捧的當家花旦。

等到兩人再次合作《蓋世豪俠》時,拿了最佳男配角的周星馳資源越級,成功上位成為羅慧娟的男主角。

這部劇的吻戲很多,俊男靚女一時難以把持,索性從戲里吻到了戲外。

熱戀中的他們如膠似漆,親昵地稱呼彼此「娟妹」、「星哥」。

1989年,在美國拍戲的周星馳不禁思念起遠方的女友,他跑遍各大商場,特意買了兩台大哥大,方便兩人隨時聯系。

兩個事業上升期的演員心照不宣地隱瞞了這段感情,可這并沒有影響他們的恩愛。

他們像普通情侶一樣,互送對方禮物,一起去旅游,也曾在漫天的璀璨煙花中浪漫跨年。

身邊的朋友都知道他倆是一對,張國榮還曾在采訪中調侃過周星馳:

「主持節目《430穿梭機》時,他對那些小孩子太沒愛心了,他對他女朋友就很有愛心的。」

另一位見證過他們愛情的導演高志森說:

「拍《家有喜事》時,剛好我住在羅慧娟的樓下,周星馳就整天叫我上羅慧娟家里談劇本、想笑話點子,羅慧娟是第一個知道我們想法和笑點的觀眾。」

在感情最濃烈的時候,他們都生出了結婚的想法。

1990年的某天,周星馳對《賭圣》的導演劉鎮偉說:

「我想我要結婚了。」

深知周星馳事業狂屬性的劉導大為震驚,疑惑道:

「你不是開玩笑吧?你還會結婚?」

周星馳表示肯定:

「你別這樣,我真的想結婚。」

劉鎮偉替他分析利弊:

「你現在正在事業上升期,你先別說結婚,慢慢來。」

出生在單親家庭,從小窮怕了的周星馳再三糾結之后,最終選擇了事業,打消了和羅慧娟結婚的念頭。

可羅慧娟并不知道自己只能是男友的次要選擇,從小就夢想結婚生子的她,嫁定了周星馳:

「什麼樣的男人才會令你覺得值得結婚呢?」

「像周星馳一樣的。」

之后的故事已經隱隱可以窺見,觀念不和的二人,不可避免地漸行漸遠。

時間到了1992年,周星馳迎來事業上的爆發期,他年產7部電影,并狂攬了賣座影片的半壁江山。

看著越來越紅的男友,羅慧娟并沒有與有榮焉的喜悅,獨守空房的她感到深深的委屈。

這兩年來,周星馳一心扎進事業里,每天忙得像打轉的陀螺一樣,哪里還顧得上等他回家的女友。

好不容易相見一次,羅慧娟歡歡喜喜地想和男友聊天約會,可周星馳還沉浸在電影創作中,只會嘴上敷衍幾句。

更雪上加霜的是,周星馳的母親凌寶兒不喜歡羅慧娟,總是找茬挑刺,每次婆媳會面都鬧得不歡而散。

而7歲時父母就離異的周星馳,被披星戴月的老母親辛苦養大,從小就是個孝順的。

所以他慣會和稀泥,向著母親那一邊。

最初,委屈的羅慧娟還對男友抱著希望:

「我有一個小理想,就是找一個人和他組織家庭,生個小寶寶,然后簡簡單單的生活,那個人就是你。」

周星馳卻不解風情,事業正當紅、忙得焦頭爛額的他短期內根本沒有結婚的打算,脫口而出回了一句:

「神經病啊!」

「神經病」3個字讓羅慧娟如墜冰窖,心里對愛情和婚姻的甜蜜憧憬碎成了渣渣。

不久后,羅慧娟提出分手,這段3年的初戀無疾而終。

情場失意的周星馳來不及悲傷,轉身又在片場奔波打拼。

他沒想到,自己的下一段愛情會來得像龍卷風一樣迅速。

1992年,拍《逃學威龍2》時,周星馳和小他9歲的朱茵在劇中一吻定情。

彼時的朱茵還是個小新人,對周星馳崇拜得不行。

自從周星馳從「星仔」進階到「星爺」后,他的名聲越來越差,被不少圈內人炮轟是「片場暴君」、「太上導演」。

一片罵聲中,朱茵公開站出來維護男友:

「我欣賞他對戲劇的熱衷,而且我覺得他平易近人。」

他們的感情穩定,等到1995年《大話西游》系列開拍時,朱茵擔任了周星馳的女主。

這部電影后,朱茵名聲大噪,「紫霞仙子」成了她影視生涯中最經典的角色。

可也是這部影片,讓她和周星馳的愛情進入了倒計時。

如同電影結局映射的那樣,朱茵渴望簡單的幸福,而滿腔事業心的周星馳另有追求,價值觀沖突的他們注定無法遠行。

關于二人分手,按朱茵的話說,是因為周星馳太花心,她甚至曾將周星馳和新歡「抓奸在床」。

「在這三年半的時間里,我流的淚實在太多,受的痛苦太多。」

港媒最愛這種n角戀戲碼,圍堵周星馳,試圖從他嘴里撬出更大更完整的瓜。

可周星馳不入套,模棱兩可地回應:「朱茵不夠笨……」

前男友無所謂的態度讓朱茵更加心寒,她徹底和周星馳斷了聯系,甚至不愿再提起這個男人。

周星馳自知對朱茵有虧欠,曾特意叮囑《大話西游》的導演劉鎮偉:「以后有什麼電影,要給阿茵留機會。」

直到很多年后,朱茵嫁給了一直愛他的鄰居黃貫中,終于釋然的她才重提舊愛:

「價值觀一樣的人,才能夠走下去,價值觀不同的人,他的愛根本跟你的愛不一樣,你要的愛他給不了你。」

或許對朱茵來說,最痛苦的不是二人價值觀的磨合,而是承認對方根本不愛自己。

她真正介意的,是二人分開后,周星馳轉頭就愛上了莫文蔚。

莫文蔚是《大話西游》中「白晶晶」的飾演者,出生書香家庭的她,自帶讓男人難以把持的迷人魅力。

那時候的周星馳正值低谷期,《大話西游》系列口碑票房雙撲街,剛剛成立不久的彩星公司虧本到破產,一時間整個香港娛樂圈都講起了「周郎才盡」的笑話。

莫文蔚的出現恰逢其時,大方體貼的她像是一縷溫柔的風,輕輕熨平了周星馳的愁緒。

他們的火花從戲里擦到戲外,也正是兩人無縫銜接的曖昧,讓莫文蔚一度深陷「第三者」的傳言。

輿論短暫喧囂后歸于平靜,周星馳和莫文蔚情投意合,一口氣合作了多部電影。

可好景不長,因為聚少離多,兩人感情逐漸變淡,最終和平分手。

和老死不相往來的前兩任不一樣,莫文蔚在感情上很豁達,分手后也能和周星馳做朋友。

她稱周星馳是她的良師益友,客串過《少林足球》,還為《美人魚》唱了主題曲。

在前幾年向太「倒周」時,她是極少數站出來幫周星馳說話的圈內人:

「他很會照顧人,我支持他。」

這些年來,他們甚少交集,卻會及時出現在彼此需要的時候。

周星馳90年代初期的愛情,似乎都逃不過「三年之癢」的魔咒。

誰也沒想到,他的下一段戀愛,足足維持了十余年之久。

1992年,三十而立的周星馳迎來事業[高·潮],7部電影霸屏熒幕,其中《審死官》再破記錄,斬獲年度票房冠軍。

周星馳的風潮席卷全港,無數人為他的才華傾倒,成為他忠實的擁躉。

其中有一個叫于文鳳的女孩,那年她才14歲,作為鐵桿星迷的她,對偶像抱有無數的幻想。

時間來到1998年,某天周星馳收工后和劇組同事到酒吧放松。

好巧不巧,在同一家酒吧的于文鳳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6年的偶像。

她主動上前索要簽名,能說會道、落落大方的她很快和周星馳熟絡起來。

于文鳳的來歷可不簡單,她是香港建設集團創辦人于鏡波的女兒,妥妥的白富美一枚。

很快,周星馳就招架不住白富美的熱烈追求,兩人開始交往。

比周星馳小16歲的于文鳳并不是草包富二代,相反,她能力出眾,精通投資,在她的一手打理下,周星馳的身價倍增。

情侶合作也免不了利益劃分,于文鳳不想免費打工,要求周星馳將投資物業的利潤分10%給她。

身價遠超周星馳的于文鳳自然不是貪圖周星馳的錢,她只是太了解周星馳了,清楚與其用虛無縹緲的愛情去拴住一個男人,不如用利益誘惑。

于文鳳未雨綢繆的打算沒錯,在朝夕相處中,她對周星馳的偶像濾鏡一點點破碎。

周星馳是個不懂浪漫的人,兩人相戀13年,周星馳卻從來沒有送花、送戒指。

更要命的是,于文鳳和周母關系不睦,甚至還鬧上了新聞。

像很多年前一樣,周星馳還是站在了母親那一方,心灰意冷的于文鳳成了第二個羅慧娟,最終選擇了離開。

受了委屈的千金小姐不會輕易罷休,于文鳳轉頭牽手身家百億的富二代新任,并一紙訴狀,將周星馳告上法庭,追討7000萬傭金。

于文鳳當然不差錢,她要的只是一句說法罷了:

得不到你的真心,總要兌現傭金。

直到前年,這場拉扯8年的官司才迎來最終審判。

一句「口頭情話不具備法律效應」,讓于文鳳的「戀愛維權」以敗訴結局。

開庭當天,兩個當事人都親自出席了。

彼時的于文鳳正和門當戶對的富二代廖駿倫拍拖,她早已不再執著結果,雖是敗訴一方,卻意氣風發,一身名牌開豪車瀟灑離場。

反倒是勝訴的周星馳一臉疲憊,低頭躲避著鏡頭,匆忙坐上商務車。

從小迷妹和偶像終成眷屬的開頭,到反目成仇、對簿公堂的結局,周星馳贏了,卻也輸了。

他不再年輕,一直失去,也依然孤獨。

于文鳳之后,周星馳再無公開的女友。

他孑然一身,至今未婚。

漫長的歲月早已將那些年的愛恨情仇隱入記憶里,一切都成了回不去的曾經,步入老年后,獨自咀嚼回憶的周星馳倍感孤獨。

他用最摯愛的電影做載體,不放棄地記錄著過去。

《喜劇之王》中柳飄飄說的那句「不上班你養我啊「,是十幾年前羅慧娟在電視劇《阿德也瘋狂》中的台詞。

《西游降魔篇》中,段小姐對唐僧告白時,唐僧脫口而出的那句「神經病」,再現了當年周星馳和羅慧娟的錯過。

結尾,在段小姐臨終之際,周星馳安排唐僧吐露了自己的真情:

「我愛你,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你了,一千年,一萬年。」

段小姐回:

「一萬年太久,愛我就現在。」

周星馳不怕別人說他重復自己,這段對白改編自《大話西游》的經典台詞,主題曲也依然是18年前的《一生所愛》,只是歌詞新添了一句「從前直到現在,愛還在」……

曾經不懂珍惜,等早已失去后,周星馳才開始遲來地熱愛那些回憶中的人和事。

可一直活在回憶里的人是很苦的。

2013年,柴靜問周星馳,以后會結婚嗎?

周星馳用帽子遮住白發,落寞苦笑:

「你看我還有機會嗎,我年紀越來越大了,我現在都害怕說出自己的年紀。」

劉鎮偉曾這樣評價周星馳:

「我相信周星馳一直在選擇一個真正跟他合得來的女孩子,但是我肯定他找不到,因為這個女孩子就是他自己,他最愛的就是自己。」

如他所言,當所有不被珍惜的愛都溜走后,周星馳就只剩下了自己。

從眾星捧月的喜劇之王到垂垂老矣的孤寡老人,他終于嘗試著卸下對世界的防備,開始反思過往:

「我覺得是運氣不好,假如我可以再重來的話,我就不要那麼忙了,我要把時間留下來干我喜歡的事。」

那年意氣風發的他說:

「愛你一萬年。」

27年過去了,他懂得了愛不是等待:

「一萬年太久,我想只爭朝夕。」

是啊,一萬年確實太久了,猶豫和放棄后,你以為你錯過的只是某一件事或某一個人,殊不知,錯過的其實是整個余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