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14K「九指華」與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相爭,做掉同門叔父輩

漫酱~ 2022/10/08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澳門14K開山大佬「馬交馮」的門生,曾經跟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爭三年;

他曾經為了給馬仔追回賬,把14K社團叔父輩大佬做了。

他就是澳門14K大佬,「九指華」。

「九指華」于1960年在香港出生,原名叫作黃觀華。

他很小的時候就不喜歡學習,常跟街邊人混在一起,跟人相爭是常事。

80年代,黃觀華在九江街一帶活動,九江街一直以來,都是14K「孝字堆」的地盤,14K很多在江湖上一方的大佬都是從這兒走出去的,比如開山元老「大鼻登」、「孝字堆話事人」大佬游、「九江街」立章、「九江街佛爺」華喜、「倫敦金教父」劉安、「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等等,在江湖上皆是人物。

也正因如此,九江街被江湖人稱為「惡谷」。

黃觀華在九江街這兒活動,自然是加入14K,拜在摩啰的門下。

黃觀華有勇無謀,而且性格爆,一點就燃。他因性格,甚至連同門師兄弟都與他不和,社團里的人都排他,僅有社團內的「九江街佛爺」華喜跟他處得來。

華喜還有另一個綽號,那就是「最惡大佬」,他是14K的「石硤尾話事人」,也是有勇無謀之輩。

或許他們倆皆受同門排的原因,華喜跟黃觀華相處得極好,頗有惺惺相惜之意,成為至交好友。

在香港,黃觀華很難有上位的機會,只好把目光看向其他地方。

80年代中期,黃觀華的師兄另一門生「街市偉」在澳門發家,那時候他的身邊正好需要人手幫忙。

「街市偉」的廣告,令黃觀華看到希望,于是入境濠江,來到「街市偉」麾下做事。

到澳門之后,黃觀華從這邊過底到了「馬交馮」的門下。「馬交馮」可是當年14K在澳門的開山人,曾敢在霍老面前扔杯的人物。

但黃觀華拜在「馬交馮」門下沒多久,「馬交馮」已在江湖上夠了,有意退出,為了不誤黃觀華,就將黃觀華送到「柳記松」門下。

「柳記松」可是「澳葡教父」崩牙駒的結拜兄弟,在江湖上的地位超然。

就這樣,靠著跟這些個響亮的大佬,黃觀華也認識到了不少大人物。

80年代末,澳門推出了疊馬制度,在傭金面前,不少江湖人士紛紛到廳做起了疊馬仔。又在種種的利益之下,澳門江湖風云再起,展開了十余年的大亂。

「澳門大家姐」司徒玉蓮與「街市偉」這對夫婦是賭王的左膀右臂,他們倆成為改制后的第一批受益者。

正好司徒玉蓮的義兄香港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正要投產業,因此在司徒玉蓮的幫助下來到澳門發展。

當時澳門實力最強的大佬是14K的「摩頂平」,而「摩頂平」靠著疊馬仔一步步做大,「街市偉」感到不好,于是背地里捧起與「摩頂平」不對的「崩牙駒」。

「崩牙駒」雖然在那時候還不是大佬,卻有氣勢,經過一番,將「摩頂平」趕出澳門。

「街市偉」在司徒玉蓮的幫助下,積攢下萬貫家財,卻起了它心,不僅背著司徒玉蓮自己開廳,還和司徒玉蓮的閨蜜在一起,司徒玉蓮最終與「街市偉」分道。

作為廳主,背后自然是需要一些江湖的支持,「街市偉」繼續扶持「崩牙駒」,手底下還有一個「九指華」,而司徒玉蓮這邊靠的則是青梅竹馬的「胡須勇」。

雙方如同水火,但「崩牙駒」忙著自己的疊馬生意,壯大自己,而「街市偉」與司徒玉蓮主要還是以經營為主,江湖上的事就留給了黃觀華與「胡須勇」倆人。

「胡須勇」在香港呼風喚雨,可謂是過江猛龍,不過黃觀華也不差,他跟過不少大佬,人脈很廣,而且澳門可是他的主場。

兩人雖屬同門,但是在利下沒有同門,一次「胡須勇」手底下的馬仔在喝拉菲,被黃觀華的馬整,這事成了猛龍與地蛇相見的導索,誰也沒想到,雙方這一下就是三年。

「胡須勇」在江湖上成名已久,見馬仔這樣,自然是不會不吭聲,召集馬仔找黃觀華理論。黃觀華沒把「胡須勇」放在,帶人與「胡須勇」正面。

雙方多次當街曬馬,事越來越重,最后當地出面,讓他們倆都好一點,不過自然是更偏向黃觀華這邊,畢竟澳門不是「胡須勇」的主場。

「胡須勇」自己也看清事態,他也不想鬧,于是讓馬仔們少到澳門。但作為江湖人,總是有些好玩之人,一次「胡須勇」手底下幾個到澳門玩的馬仔,被黃觀華的人認出,于是被包圍,灰溜溜地回香港。

「胡須勇」對這幾個馬仔很氣,對黃觀華的所作所為更是不快。

早年「胡須勇」能上位,靠的是一股勁,如今黃觀華竟在太歲頭上動土,「胡須勇」怎麼能坐得住,他從此不再管手下。

而「胡須勇」手底下人得到釋放,三百多個馬仔自發組隊,來到濠江,專挑黃觀華的場子。

黃觀華正煩的時候,頭馬又有事了,被「胡須勇」的馬仔整得奄奄一息。

這下黃觀華被「胡須勇」的嚇了,雖是奮抗,多次派人去「胡須勇」,但是也只能無功而返。

在實力面前,黃觀華只得稱臣,他找老大「柳記松」幫忙講和,但那時候的「柳記松」跟「胡須勇」不熟,只能再約上白道的彼得潘,彼得潘與「胡須勇」也算是老相識了。

就這樣,彼得潘組局,「柳記松」帶著黃觀華到場跟「胡須勇」泡茶講和。「胡須勇」是個吃軟的人,黃觀華是真的服了。

現場「柳記松」也為黃觀華說了不少和氣的話,「胡須勇」一口氣才算出了,這場長達三年也才算消。

此后,黃觀華跟著「崩牙駒」和「街市偉」發展,十幾二十年的時間過去后,也算是出人頭地了,除了在澳門有自己的事業,在海外也有其他投資。

2008年,黃觀華,卻被一個比自己年歲還大的馬仔改了人生,從此淪落天涯。

這位馬仔叫做馬德,馬德在江湖人中就和三國時期的呂布差不多,不是因為他有呂布那樣的實力,更多的是因為他和呂布一樣,轉會了三個,被人所不齒,所以才認為他是個「三姓僕」。

但馬德雖說是個江湖人,但本上卻是一個生意人。

他最早是跟隨和勝和的「大佬原」出道,后來「大佬原」在社里不如意,轉會到新義安,成為新義安「五虎」之首的「尖東虎中虎」,這時候馬德便跟到了新義安。

靠著老大「尖東虎中虎」的名,馬德做外圍馬生意大賺,出門都是西裝革履。但是在97年來臨,馬德幾乎所有都泡湯了。

人在貧的情況下,總會想起之前欠著自己錢的人,馬德也不例,但是欠他錢的是向華勝,向華勝出身新義安的「龍頭家族」,馬德作為新義安的馬仔,自然是不敢找向華勝要債。

但此時的馬德確實是緊,向華勝欠600萬如果要回來,于是馬德想出了一個招。

他帶人到向華勝的前女友張玉珊公司要,這事整得很大。向華勝本來就是個情種,而且作為大佬,馬德找張玉珊要,讓他面上掛不住了。

向華勝將馬德逐新義安,馬德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果直爽點,找向華勝,這事還不至于這樣。

在香港也沒有立足之地,馬德只能離開香港,來到澳門發展。

到了澳門,上門拜碼頭,成為黃觀華的門生。可馬德比黃觀華足足大了9歲,并且此時已四十多歲的他還轉會,是江湖有史以來年齡最大的轉會的人。

種種疊加起來,馬德在江湖中就成了一個笑話。

不少在香港郁郁不得志的江湖人,到了澳門卻發展得有聲有色,比如「街市偉」,又比如黃觀華,他們便是這樣。

可馬德卻是不利,先是花大價錢投了「鳳樓」,卻遇到當地百年難得一見的事。2008年,馬德聽到很多人在股市里賺得盆滿,重金進場,沒想到也賠了個底朝天。

無路的馬德,想起了還欠自己五百萬的「差佬文」。

「差佬文」是14K「毅字堆」的叔父輩,早年曾是白道中人,卻喜歡在江湖上行走,因此被開。后來成為14K「馬交文」的門生,由于白道中人脈很廣,為江湖人解不少事,因此「差佬文」雖然不是大佬,但是在江湖上卻很吃得開,誰來了都得給三分薄面。

早年「差佬文」跟馬德也是老相識,還曾經一起合作過電影公司。

90年代末,馬德開檔,而「差佬文」曾到馬德的檔里玩,前后600多萬。

后來「差佬文」還了一百多萬后發現,馬德的檔里有人出老千,后面那伍佰多萬就不再還了,躲著馬德。

08年9月初,馬德的馬仔偶遇了「差佬文」,看到他正在「威尼斯人」里面,台面上還擺著百多萬的籌碼。

那馬仔向馬德報,馬德掏出袋里的8848給「差佬文」過去,「差佬文」這邊卻說自己窮。于是電話里,馬德與「差佬文」爭起來,「差佬文」還表示自己是因為馬德的檔出老千才這樣的,之前還的一百萬就算了,后面那五百萬就不認。

馬德此時身無分文,一聽五百萬沒了下文,只能找到比自己小九歲的老大黃觀華這邊說,懇黃觀華能幫自己。

黃觀華見馬德同心泛濫,召集了三十個馬仔,到威尼斯人蹲點「差佬文」。

就這樣,「差佬文」被黃觀華一伙帶住,帶到了附近一家店里。

包廂外幾個馬仔站門口,包廂內黃觀華身后站著十多個馬仔,「差佬文」則在旁邊椅子上。

「差佬文」自恃是14K社團的叔父輩,多年以來江湖上無人不給他三分薄面,對著黃觀華就是一頓說,說得黃觀華上前與「差佬文」對著說。

原本黃觀華也只是想幫馬德,并不想和「差佬文」如此不快,誰知道,黃觀華上前和「差佬文」對說的時候,「差佬文」運起內力,雙手往黃觀華身上一拍,黃觀華退數米遠。

見到老大如此黃觀華手底下的馬仔不快,有個想表示自己的馬仔掏出,進了「差佬文」,「差佬文」不起。

這下子,黃觀華原本他也只是來要賬的,可事已至此,只能讓人將「差佬文」帶到洗手間,從此就再也沒有「差佬文」的消息。

黃觀華為了保,還給在場的馬仔一人五十萬。

「差佬文」聯系不上,家里人找了很久都沒找到他的人,都認為「差佬文」已不在了,舉辦了一場「禮」以慰他的在天之靈,還放著一個牌匾,上面寫著「沉冤待雪」。

同年雙十一那天,一名工到澳門新口岸的一所宅內,才發現「差佬文」在那所豪宅里面。

江湖人因利而成這樣本就不常見,這樣的更是少有。

2010年,以黃觀華和馬德為首的九人都被處,馬德23年。可25年的黃觀華卻早已走了。

2015年,與黃觀華同為之輩的「九江街佛爺」華喜生日,在宴上,不少老大到場,華喜卻是在眾人面前嘆了口氣說道:「已經和九指華七八年沒見過面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