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的警匪動作片,張國榮沒演成,卻讓事業低谷的成龍重回巨星

漫酱~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陳木勝導演可能是香港最擅長也最會拍槍戰動作片的導演之一,其名下的經典作品無數,無論是早期的《天若有情》,《沖鋒隊之怒火街頭》,還是和成龍合作的《我是誰》、《寶貝計劃》等電影,至今都是港產商業片領域的杰作。

而關于《怒火·重案》,不少評論認為:該片繼承的是陳木勝在《新警察故事》里的硬派警匪片風格,尤其兩部作品中有很多設定相似的地方。

巧合的是,《新警察故事》的豆瓣評分也是7.7分,打分人數超過26萬人,該片也是自新千年后成龍主演的電影中評分最高的一部,再加上彼時成龍因為去好萊塢發展失敗,處在事業低谷,此片也被視為:成龍的事業翻身之作。

本期讓我們一起重溫這部18年前的經典警匪片——《新警察故事》

影片上映于2004年,制作成本高達1.2億港幣。

放在18年前的華語影壇,該片1.2億的投資成本,可說是天文數字。

本片是當時成龍回歸華語影壇的野心之作,彼時成龍正遭遇著一場「中年危機」。

一方面,千禧年前后鬧出的「小龍女」事件,讓成龍多年來演藝圈的口碑面臨崩盤;

另一方面,成龍當時在好萊塢發展不順,出演的《燕尾服》、《飛龍再生》等片口碑票房都很糟糕,甚至被評論界譏諷為:成龍到了好萊塢淪為了一個僵硬的「牽線木偶」。

也因此,處于事業低谷的成龍,才重回香港出演了這部《新警察故事》。

導演陳木勝曾經和成龍合作過《我是誰》,該片雖然是成龍全權把控創作,但陳木勝作為導演在警匪動作片的才華還是被成龍所欣賞,后來兩人多次合作,拍攝了《寶貝計劃》、《新少林寺》等電影。

因為《我是誰》的成功,讓成龍決定放權給導演陳木勝,《新警察故事》中陳木勝除了擔任導演同時還是監制。

影片有意顛覆成龍以往作品中的形象,不再是個打不死的無敵英雄,而是遭遇失敗和創傷的頹廢男人,可以說《新警察故事》中的成龍有意褪去光環,回歸普通人。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新警察故事》的劇本其實并非原本是為成龍創作,早在02年就創作完成,最初定的男主角是張國榮,但2003年張國榮意外自盡,劇組不得不重新調整方向,并找來成龍接班主演。

不過,為了紀念哥哥,所以角色的名字被保留下來,也因此,《新警察故事》的中成龍,沒有沿用系列前三部中的主角通用名字陳家駒,而是改名叫做陳國榮。

演員方面,當時陳木勝憑借兩部《特警新人類》在香港影壇站穩腳跟,因此《新警察故事》中的「新」就體現在主演陣容的年輕化,謝霆鋒、吳彥祖、蔡卓妍、安志杰等當時的青年演員,此外配角方面則有楊采妮、廖啟智、于榮光、王杰等實力派演員。

再說故事。

這部《新警察故事》和18年后的《怒火·重案》在主線設計上非常像,都是從一伙蒙面悍匪干掉警方的案件作為故事引子,繼而引出主角帶領重案組警員查案受挫,最終被迫成為孤膽英雄,與悍匪展開殊死較量的故事。

電影開場就用一場解救人質的戲,刻畫出了主角陳國榮硬漢警探的形象。

一名因股災而傾家蕩產的中年男人,在憤怒下手持炸彈劫持了人質,主角陳國榮喬裝成電視台的攝像師悄悄靠近男人,然后干脆利落的出手將其制服,并在炸彈引爆前,將其丟進了下水井。

這場戲只有短短兩分鐘,卻非常高效地將陳國榮的角色人設給樹立起來。

他是是警隊中的傳奇人物,為人正義且訓練有素,是不折不扣的硬漢警探。而且從警的多年里,幾乎包辦了警區內所有大案,破案率更是達百分之百,如今已是警隊內風頭無人能及的東區重案組高級督察。

但這種光環同時也意味著壓力,陳國榮很快迎來了職業生涯的最大打擊。

事發前,一伙蒙面悍匪洗劫了亞洲銀行,并且在事后主動聯系警方報案。然而當警方趕到現場后,這伙匪徒居然不逃不避,反而靠著精良的武器裝備,當街對警方開火,屠殺了多名警務人員。

很明顯,悍匪目的并不是單純為了錢,而是有意要挑釁警方。

案子交到陳國榮的手上,陳自信滿滿,公開對媒體稱,要在三小時內對匪徒還以顏色。

然而讓陳國榮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帶隊來到了情報顯示的匪徒窩點時,卻發現中了埋伏,陳所帶領的小隊成員先后被俘。

歹徒們用同事的生命來威脅陳國榮,要和他比試警隊的訓練技能,從格斗到組槍。然而陳國榮獨力難支,而且在這種危機下根本無法專心比試,結果眼睜睜看著同事被殺。

最終,陳國榮死里逃生,但親眼目睹同事被殺,而自己卻束手無策,讓陳國榮備受打擊。更加痛苦的是,犧牲的同事里還有女友可頤的親弟浩康,這讓他無顏面對女友,兩人感情逐漸疏遠,從此萎靡不振,終日酗酒度日。

至此,電影前三分之一的劇情,為觀眾展現了成龍電影中少見的「大潰敗」。

從開場時意氣風發、自信干練的硬漢警探,到遭遇失敗和打擊后無法擺脫創傷的落魄男人,陳國榮不再是當年的陳家駒,變成了一個更加符合人性的悲情英雄形象。

此時故事引入了新角色,謝霆鋒飾演的青年警員鄭小峰。

據鄭小峰所說,他是上級派來給陳國榮做搭檔的,但其性格作風卻與陳截然不同。鄭小峰是個典型的新新人類,有些油嘴滑舌,精于胡吹瞎說,但他對陳國榮的事情卻莫名上心,而且有著青年人的熱血和正義感。

陳國榮一開始無法走出陰影,反倒是熱血青年鄭小峰各種攛掇忽悠,讓陳國榮重新開始查案。而在這個過程中,在鄭小峰的鼓舞和幫助下,陳國榮內心的正義感被喚醒,他決心重新振作,調查悍匪搶劫案。

陳國榮和鄭小峰,兩人一老一少,一個消極嚴肅,一個油嘴滑舌,極具反差感的人設為故事增添了很多戲劇性,而且角色關系之間有一種老少傳承的意味。

兩人開始對罪犯身份展開調查,結果發現他們是一伙癡迷電子游戲和極限運動的年輕人。同時,陳國榮還意外發現了一條線索:當日自己帶隊去倉庫捉拿罪犯,結果落入陷阱,是因為有內鬼。

而出賣情報的人是警隊前同事阿森(王杰 飾),他因欠下高利貸而私吞了其中一名女劫匪失落的贓款,結果反倒被劫匪找上門要挾,阿森最后也因為背叛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陳國榮和鄭小峰這邊,在一幫極限運動愛好者的派對上,尋覓到了兩名疑犯的蹤跡。罪犯見狀不妙想要逃走,陳和鄭兩人便奮不顧身追了上去,利用罪犯滑下來的繩索,也先后從高樓滑落下來。

成龍和謝霆鋒兩人從高樓頂滑翔下來的戲份,算是本片第一個比較大的驚險場面,而這一場景也有意對標成龍在《我是誰》結尾的驚險一跳,此外,在追逐罪犯的過程中,成龍跳上失控的公車這一幕,也致敬了《警察故事》第一部中的名場面。

陳國榮和鄭小峰兩人為了阻攔失控的公交車,最終沒能抓住罪犯,還因此在鬧市引發了混亂,因此惹得警方高層大發雷霆,而此時陳國榮才知道,上級根本沒有找他回來查案,所謂的搭檔鄭小峰的身份根本不是警察。

鄭小峰這才道出真相,原來他是幼年時受到陳國榮幫助的小偷之子,父親因交通事故去世后,鄭小峰受到陳國榮的幫助,所以很崇拜警察,雖然因為家庭背景無法做警察,卻整天渴望當上正義的化身。

陳國榮對于滿嘴胡說八道的鄭很不信任,可此時新的危機出現。陳終于查到了這伙罪犯的身份,竟然是一幫富二代,他們的父母非富即貴,其中為首的頭目名叫阿祖,父親甚至是北區總警司。

然而此時阿祖等人也對陳展開了報復,他們引誘陳國榮的女友,在其身上安放了定時炸彈。陳國榮雖然在最后關頭阻止了炸彈,卻沒想到對方在炸彈上還設置了暗線,最終將陳的女友炸成重傷昏迷。

經歷這次挫敗后,陳立誓要抓捕罪犯團伙,但兩人因為之前「違規」查案,而被關進了警局拘留。

此時故事的轉折點來了,陳國榮和鄭小峰在女警阿莎(蔡卓妍 飾)的幫助下,明目張膽地完成了「越獄」。

有意思的是,雖然警局同事都看到了越獄的陳和鄭,卻都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連陳的頂頭上司和警局內的競爭對手趙Sir(于榮光 飾)都主動袒護了兩人。

陳國榮心知這是上級想要給自己查案的機會,于是帶著鄭小峰開始調查起劫匪的下一次行動目標。在女警阿莎的幫助下,他們找來游戲高手打通了阿祖等人設計的射擊游戲,得知罪犯的下一次行動目標是會展中心。

于是,陳國榮帶著鄭小峰來到會展中心,與阿祖等人展開對決。

故事最后也是影片最經典的一幕,陳國榮與反派阿祖在會展中心展開較量。阿祖此時已經制服了鄭小峰,用鄭的性命威脅陳,再像當初一樣來一場賭局,結果這一次陳國榮終于以冷靜的心態在游戲中贏了阿祖。

阿祖不服氣,此時飛虎隊趕到,阿祖的父親也來到現場。可對方見到兒子張口就罵,此時阿祖卻主動卸下子彈,用空槍對準警方,最終被擊斃,拒絕投降以及同父親和解。

電影對于阿祖以及其他幾名富二代悍匪形象的塑造,很有批判意味。尤其是吳彥祖飾演的阿祖,為人兇狠,連隨他赴湯蹈火的女友及同伙也不放過,但其實造成這種性格的罪魁禍首,是其糟糕的家庭關系和從小暴力他的父親,也因此導致阿祖對警察這個身份恨之入骨。

電影的結尾是皆大歡喜的大團圓結局,陳國榮不僅破了案,也擺脫了過去的挫敗與失意,向康復后的女友可頤求婚成功,而此時導演終于揭露了鄭小峰與陳國榮的過往,原來鄭之所以費盡心思喚醒陳國榮,并與他一起并肩作戰,都是為了報童年的恩情。

這部《新警察故事》是成龍進入21世紀后的一次轉型之作,影片是一部純正的港式警匪動作片,卻又和八九十年代的成龍電影截然不同。

導演陳木勝為本片加入了更多的文戲,讓成龍所飾演的警察角色變得復雜立體,以至于電影一上來就呈現了成龍大哥受制于人、跪地求饒的挫敗時刻,由此顛覆了過去的成龍電影。

當然,作為成龍電影最大賣點的動作戲,本片依舊是發揮得十分精彩。電影拿下了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參與此片動作指導的是成家班里成就最高的李忠志,他也是《怒火·重案》的動作指導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此片上映時成龍剛好50歲,可以看出進入天命之年的成龍有意轉變動作風格,成龍以往電影中的動作雜耍和手邊任何東西都能做武器的花式動作已經被減少了很多,轉向的是追求驚險、搏命、實戰的硬派動作片風格。

除了占據絕對主角身份的成龍和謝霆鋒外,影片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莫過于吳彥祖所飾演的反派關祖,尤其是在會展中心最后的那一幕,輸給陳國榮后又見到父親,此時他臉上的那種痛苦、猙獰、悲傷的表情非常到位。

這個角色也和《怒火·重案》中的反派邱剛敖一樣,是被憤怒裹挾而失去了理性的罪犯形象,他一方面邪惡乖戾,但另一方面內心又受困于過往的陰影和經歷,最終在越來越失控的罪行中走火入魔,但直到最后一刻也不甘心認輸。

《新警察故事》中的成龍滿身疲憊,舉手投足帶有一種英雄遲暮的滄桑感,卻依舊老驥伏櫪、壯心不已,這其實也是當時香港電影人的內心寫照。

遺憾的是,陳木勝導演如今已不在,成龍也到了打不動的年輕,這樣純粹的港產動作片,恐怕很難再有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