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林青霞最愛的女人,癡愛徐克36年,63歲慘遭失婚卻瀟灑放手

漫酱~ 2022/12/09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有眾多標簽在身,世界著名制片人,遠東電影節金桑樹終身成就獎,法國藝術與文學勛章獲得者,柏林電影節攝影獎......

很多人夸施南生,說如果沒有她,就不會有徐克后來構建的武俠宇宙。

可在和徐克失婚前,她最愛的標簽卻是:徐克的女人。

有人為她36年的無怨無悔感到惋惜,但那又如何呢?她不后悔,不愛了就果斷走開,大步流星走向自己的江湖......

江湖兒女

Chivalrous lady

最近林青霞上了熱搜,她和楊振寧、林高演一道獲得了香港大學優秀人士名譽博士學位。

演藝圈拿過無數獎項的她,40歲息影后多了個新的身份——作家,到最近出的這本《鏡前鏡后》,她已經出版了三本書,「我被媒體寫了幾十年,這一次是我林青霞自己寫自己,真正是我手寫我心。」

她寫王家衛,為他拍戲拍到快瘋了;她寫張國榮,遺憾因為非典沒能及時尋名醫救治;她寫三毛,說兩人曾約好一起流浪......印象最深的,是她筆下的閨蜜施南生。

「我倆旅行經常睡一張床,大被同眠,半夜三更聊起各自的初戀情人,咯咯咯的大笑聲在空氣中蕩漾。她是做事的人,不會在電話上聊天,也被我訓練得一聊就是半個至一個鐘頭,這樣的友情也只有‘閨蜜’兩字可以形容了。」

林青霞不知是多少人的女神,猶記得她一席紅衣,湖中豪飲的樣子是多麼英氣傾城。

可她每次跟施南生約會時,卻都會刻意打扮一下,「自以為蠻好看的,一見到她,就知道我輸了。」

每次談到施南生的衣品,林青霞總是贊不絕口,說她有型有格。

「施南生不算是美女,但是她的出現總會讓人眼前一亮,光芒蓋過周邊的大明星大美女。」

林青霞不是施南生身邊唯一的迷妹,亦舒甚至說過自己要把施南生的照片放在錢包里以涼耳目。

與她又靚又颯的外表不同,施南生的靈魂始終燃著江湖兒女的柔情和膽識。

在香港電影界,人們尊她為德高望重的大姐,梅艷芳和張國榮的身后事就是由她一手操辦。

她和徐克始于一見鐘情,兩人被譽為電影界的「神仙眷侶」,沒想到長跑36年,卻終止于滿紙亦假亦真的緋聞。

為了徐克,她甘愿成為刀槍盔甲,徐克不懂得融資、發行、宣傳,她一手包攬,沒想到最后成了電影界的金牌制片人后,她和徐克卻沒了做一世夫妻的緣分。

有人說她被丈夫拋棄,怕是晚年不幸,但她并沒有人們想象中的傳統女人那般拘泥于形式。

既然不愛,那就果斷走開;夫妻緣分盡了,那就做彼此創作上的「手足」。成全了對方,也進化了自己。

人們想象中叱咤風云的江湖兒女,大概就是她這樣的吧。

《霸王別姬》的作者李碧華素來眼高,卻評價施南生是一個「不一般」的人。

1951年她出生于香港,父親是企業家,母親是名門閨秀,家境頗為殷實,她身上那種從容氣場和眼界或許也是由此而來。

15歲那年,香港暴動,父親將她送往非洲加納讀書。

她不滿意學校的環境,當機立斷選擇去英國讀寄宿學校,還憑借努力考上一所大學,主修計算機和統計學,可謂是獨立又上進的理科學霸一枚。

學成返港后,精通五門外語的她原本想從事記者職業,結果在朋友的介紹下,她誤打誤撞進了電影行業,輾轉無線、港台、佳視、麗的,習得了一身功夫。

從籌備到組建人員,再到協助資方、拍攝制作、后期發行等一系列流程,她都了解得頗為詳細透徹。

行走名利場她也頗有膽識,年紀輕輕就能只身赴台談判古龍小說的改編權。

可就是這樣理性果勇的她,卻幾乎將所有的感性柔情悉數給了徐克。

她最早知道徐克,是在發小張培薇的信中,兩人當時還在國外留學,互相通信時,張培薇卻經常提到一起玩話劇搞活動的徐克,贊他多才多藝。

或許是內心埋下了好感的種子,1978年,施南生和他第一次見面就一見傾心。

那時,她和張培薇正在尖沙咀的日本料理餐廳吃飯,兩人談到了徐克,話音剛落,徐克竟然從旁邊走過。

「那是我們首次見面,旁人說是一見鐘情。」

在同事的全力撮合下,兩人第二年就開始了正式拍拖,但那時,他們還不是外界眼中的「江湖眷侶」。

在電影界一直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沒有施南生,就沒有現在的徐克。

這句話一點都沒有夸大其詞。

在徐克加入新藝城之前,他還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新秀,而彼時的施南生才華橫溢,電影界的老領導麥當雄和好姐妹許鞍華都紛紛向她拋出了橄欖枝。

但那時的她只想休息一段時間,便婉拒了二人的盛情邀約。

沒想到的是,徐克后來加入了新藝城拍了第一部戲《鬼馬智多星》,票房大賣,還獲得了金馬獎。

公司上下興奮異常,可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公司的人個個有才華,偏偏沒有一人懂管理。

黃百鳴多次邀請施南生加入,但她一直都沒同意,誰知黃百鳴先斬后奏,竟然直接將薪水轉入施南生的銀行戶口,施南生只能答應加入。

后來,曾志偉和泰迪羅賓相繼加入,他們六男一女因此成了「新藝城七怪」。

施南生、黃百鳴、曾志偉、麥嘉、石天、泰迪·羅賓、徐克

施南生從此當起了新藝城的管家婆,人事、行政、財務三手抓,把一個小破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條。

她帶著新藝城跟業界龍頭邵氏打擂台,在香港本土站穩腳跟后,又把眼光投向了戛納。

為了走向國際舞台,她多次遠赴國外了解國際市場需求,這才有了新藝城的「黃金十年」。

誰知公司壯大了之后,內部卻渙散了,徐克想要更多的創作自由,于是選擇出走并成立自己的電影工作室。

張艾嘉曾說,徐克是施南生的劫難,不管平日再怎麼英明神武,他只一笑,她便乖乖做回他身邊的女人。

所以徐克離開新藝城后,縱然那里百般挽留,還是留不住施南生的心。

她緊隨其后,不管是打掃衛生,宣傳接待還是約藝人,幾乎都是親力親為。

在她心中,徐克是一個才華橫溢的「武林高手」,他的江湖應是電影創作,至于電影外的一切,她愿化為盔甲刀劍,排除萬難也要實現他的武俠夢。

電影資金不夠,施南生便去想辦法去拉投資;徐克想去雪山取景,施南生便只身一人去跟當地黑社會談判;徐克偏愛特效,對特效要求極高,施南生便一人去國外聘請最好的特效師......

正因她掃清了前方的一切阻礙,徐克才能全心投入創作,這才有了《上海之夜》《刀馬旦》《英雄本色》《倩女幽魂》《笑傲江湖》《黃飛鴻》《新龍門客棧》《青蛇》等大量叫好叫座的票房佳作,徐克從此躋身于一線導演之列。

2011年,徐克憑《狄仁杰之通天帝國》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電影獎,在頒獎典禮上,他頗為動情地感謝施南生:

「施南生拓寬了我對女人的想象,她有時大刀闊斧,有時非常智慧,相當樂觀,拿得起放得下。好女人是一個世界,她打開了一個世界給我看。」

然而,徐克的動情是真的,多情卻也是真的。

其實,不管是他們戀愛還是結婚期間,徐克身邊就總是緋聞不斷。

1993年,徐克和葉蒨文合作拍《刀馬旦》傳出緋聞,據說曾讓施南生氣到鬧分手,還只身一人跑到國外散心。

徐克為了挽回感情也付出了諸多行動,不僅追到國外,還給了施南生一個婚禮。

結婚那年,施南生已經45歲了。

18年的愛情長跑,終于迎來了一個圓滿的結局,但這份圓滿終究還是沒能持續下去。

婚后的徐克依舊我行我素,他不是被爆出和陌生女人在國外同游,就是被爆出和女助理牽手逛超市買菜。

一直以來,施南生為了徐克,從未對緋聞有過回應。

2014年,在記者的追問下她終于松口,「我們已經分開好久了,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問題,不關第三個人事。」

很多人覺得,是徐克拋棄了施南生,他們甚至沒有生下一男半女,由此臆想她的晚年將會過得多麼凄慘。

但實際上,失婚后的徐克依然離不開施南生。

她依舊待徐克為朋友及事業伙伴,不僅做他的電影制片,還為他的電影站台宣傳。

別人失婚是老死不相往來,施南生卻形容她和徐克失婚后的關系像是「手足」。

她究竟有多坦蕩大氣,言談舉止中可見一斑。

2017年,施南生以優秀制片人的身份獲得了柏林電影節攝影獎,是該獎項有史以來第一位獲獎的女性制片人,發表獲獎感言時她卻感謝了徐克。

「我感謝他,因為他從來沒真正明白過我在說什麼,我說‘我們沒有更多預算了’,他聽不懂;我說‘我們這樣的拍法是完不成這部電影的’,他也不明白。正因為他永遠‘聽不懂’我的話,才迫使我成為了比我自己預想中更出色的一名制片人。」

相愛時,兩人相互成就;

離開對方后,她在江湖上的地位依然不容撼動,甚至變得更加光彩奪目。

如今的施南生已經71歲了,但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依然愛她的挺拔氣質,愛她的爽快果敢,愛她的俠肝義膽。

年輕時施南生曾和林青霞、王祖賢參加節目,黃霑吐槽她酒量好,喝酒卻飲三杯就倒。施南生說,我覺得我不是酒量好,是我爽快,要麼就不飲,要麼就飲,你要飲呢就不要推來推去了......

后面有人插話問她,對男人會不會說,我要爽快,愛就愛,不愛就不愛?

施南生堅定地回答說:我做什麼都是這樣的,態度一向是這樣。

施南生說自己能走到今日是因為「總努力幫忙」。

「我媽媽教的,人家叫你幫忙,能幫就幫。要是答應幫忙,幫百分之一百二十。有事來了,能幫忙去做,做了就百分百投入做好。」

林青霞從台灣來到香港發展時,舉目無親,合約都要自己談,施南生不忍,便充當起了她的「經紀人」,幫她約片或是解決其他事情,從此,兩人成了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閨蜜。

他們會一起旅行,會一起煲電話粥,會給對方站台當嘉賓,2013年,施南生受頒法國文學與藝術軍官勛章時,林青霞甚至拖家帶口飛去給她慶祝。

倪匡平生最討厭別人說他長得矮,但遇到施南生,他卻會故意扮武大郎哄她開心:「論EQ與IQ,她無論哪一處都比我高,我敗得心服口服,索性把身段放到最低。」

小時候我們愛看武俠小說,總是會想象江湖兒女該是什麼模樣?

她或許沒有美到顛倒眾生,但為愛可以轟轟烈烈,不愛也可瀟灑轉身,為朋友她可膽肝相照,為事業她堅持熱愛,進退自如......

如今看施南生,江湖兒女或許就是她這般模樣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