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的「劉氏兄弟」:大哥力捧三弟,將少林功夫片推向巔峰

漫酱~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劉氏兄弟

香港被譽為「東方好萊塢」,絕非浪得虛名。

自上個世紀60年代中期開始,在張徹、胡金銓等大導演的帶領下,功夫電影自此火勢崛起。

此間,先后涌現出王羽、李小龍、李連杰、洪金寶、成龍、元彪、甄子丹等超級打星,為動作迷們奉獻出一場場饕餮盛宴。

動作片的輝煌,在香港延續了數十年,每年可產出近百部作品。

本期,咱們一起走進傳奇的「劉氏兄弟」

01

1934年7月28日,劉湛迎來了他的第一個孩子。

一看是個「帶把」的,劉湛喜不自禁。

因為有著一身功夫的他,總算后繼有人。

這個孩子,便是日后叱咤華語影壇的劉家良。

他之所以能夠在競爭激烈的香港影壇成長為「一代宗師」,得益于他的「牛人父親」。

那麼,劉湛到底有多牛呢?

劉湛出生在「武術之鄉」廣東省廣州市,此后因時局動蕩,攜全家搬至香港。

劉湛玉照

談及劉湛的師傅,那可就更牛掰克拉斯了。

他便是黃飛鴻的徒孫 林世榮,也就是家喻戶曉的 「豬肉榮」,近代最聞名的洪拳大師。

在黃飛鴻眾多弟子中,林世榮是最出類拔萃的一位,曾著有《伏虎拳》、《鐵線拳》等傳世武術作品。

《虎鶴雙形拳》圖本

1937年,北派功夫大師袁小田應粵劇名伶薛覺先之邀赴港,主要負責北派武打場面的指導。

而他的幾個兒子袁和平、袁祥仁、袁信義、袁日初、袁龍駒等,日后均在功夫電影領域享負盛名。

袁小田

為了成功接到這位武術大師,劉湛被委以重任,前往上海護送袁小田至香港。

正因為有袁小田的到來,再加上于占元、粉菊花等戲曲大師,他們培育出來的徒子徒孫,聯手締造了「東方好萊塢」的輝煌。

上個世紀50年代,戰火平息,文藝復興。

彼時,劉湛除了在電影公司當演員之外,還開辦有自己的武館。

打小,劉家良便在武館習武,盡得父親真傳。

年輕時的劉家良

除了練習洪拳,他還鉆研其他門派的功夫,博眾家之長與一身。

但在9歲以前,他是十分孤獨的。

因為師兄們都比他大,和他根本沒有共同語言。

劇照:劉家輝

直到1943年,隨著二弟劉家榮出生,劉家良才不寂寞。

1963年,劉家良29歲,劉家榮20歲。

這年的某天,劉家突然來了一對父子。

那孩子看上去7、8歲,長得面黃肌瘦,一副怯生生的樣子。

這個孩子名叫 冼錦熙,于當天過繼給劉湛,被賜名劉家輝。

從那以后,劉家良和劉家榮帶著這個「半路兄弟」,譜寫屬于自己的輝煌……

劉氏兄弟

02

自16歲隨父投身電影界以來,劉家良的演藝之路其實并不順暢。

雖然有一身硬橋硬馬的真功夫,但他實在和「帥」搭不上邊。

自古以來,在「顏值為王」的演藝圈,如果沒有出色的長相,獲得重用的幾率微乎其微。

因此征戰數年,劉家良只能在龍套、場記、武師、替身等身份中艱難切換。

正是認清了自己的「短處」,他不再強求成為當紅小生,只渴望當上一名優秀的武指和導演。

和他有著同樣想法的,還有袁小田的得意門生——唐佳。

劉家良和唐佳

這兩個年輕人,分屬 南北兩派功夫的繼承人,剛柔交融,南北互補。

當他們成為搭檔后,香港功夫片的「春天」來了。

1965年,兩人應內地長城電影公司之邀,為張鑫炎執導的武俠片《云海玉弓緣》擔任武指。

電影海報

此次,他們決定謀求創新,在片中 首次引入吊威亞技術做輕功特效

這種大膽創新,改變了以往枯燥無味的「干澀打斗」,視覺效果非常具有沖擊力。

該片一經上映后,立即取得了爆棚的觀影成績,公司也因此賺得盆滿缽滿。

憑借此片,劉家良和唐佳一炮而紅,成了眾多電影公司眼里的香餑餑。

而實力最為強大的影視公司,莫過于邵氏影業。

在邵逸夫的重金禮聘下,劉唐二人成了邵氏電影的「御用」武術指導,為邵氏的輝煌立下了汗馬功勞。

邵氏兄弟影業LOG

同年,徐增紅執導的《江湖奇俠》登上熒幕,武指便是劉家良和唐佳。

但此時,張徹異軍突起,決定「棄筆從導」,得到了邵氏的支持。

「一代梟雄」的時代,即將到來。

1967年,邵逸夫未雨綢繆,密謀與傳統老套的「舊武俠時代」說再見。

于是乎,他找來「鬼才編劇」張徹,讓他和「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寫一部新武俠電影劇本。

看過劇本后,邵逸夫十分滿意,于是他一改摳門風格,立即大手一揮劃撥經費。

而一心想當導演的張徹,也因此開啟了自己的「陽剛武俠」生涯。

《獨臂刀》電影海報

《獨臂刀》上映后,頓時掀起了觀影熱潮,場面十分火爆。

該片能取得如此成功,劉家良和唐佳的武指策劃功不可沒。

相較于以往武俠作品的拖拖拉拉,《獨臂刀》幾乎從頭打到尾,鮮少有兒女私情。

作為男一號,王羽的表現近乎完美。

無論是雪地被砍手時的痛苦落寞,又或是拯救師門于危難的大義凜然,皆被他演繹得十分到位。

這也是王羽之后被影迷們戲稱為「斷臂俠」的緣故,并笑他的手不知斷了多少次。

電影票房大賣的同時,導演、演員、武指自然也跟著火了。

而張徹和劉家良之間的恩恩怨怨,也自此埋下了伏筆。

他們的恩怨,還與另一個人息息相關……

《獨臂刀》劇照

03

自從被父親過繼到劉家后,劉家輝就慢慢地「認命」了。

曾無數次,他深深地怨恨親生父母,怨恨他們為何狠心丟掉自己。

但隨著成長成熟,他終于明白了父母的苦心。

生在窮人家,要想出人頭地,難如上青天!

劉家良指導劉家輝

父母之所以將他過繼給劉家,是希望他能夠在名師的指點下闖出名堂,改變命運。

劉家輝的成長旅途中,由于劉湛太忙,因此教導和撫育他的重任,落在了兩個哥哥身上。

所幸的是,兩個哥哥對他「亦兄亦父」,不但悉心傳授武藝,還教他生存和處世之道。

尤其是劉家良,更是不遺余力地扶持劉家輝。

年輕時的劉家良

1971年,16歲的劉家輝國中畢業。

心存感恩的他,決定不再繼續上學,找了一份在日本公司當助理的工作。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劉家輝自然也不例外。

工作期間,他勤奮刻苦,深得老板和同事的喜歡。

不久后,他還被朋友介紹到連卡佛公司當會計,月薪一下子漲到500港元。

要知道上個世紀70年代,500元對于大多數家庭來說,堪稱天文數字了。

年輕時的劉家輝

眼看小弟飛黃騰達,劉家良根本不想打擾他的生活。

但就在此時,劉家良遇到了「麻煩」,決定請弟弟相助。

劉家良遇到了什麼麻煩呢?

在邵氏,劉家良除了費精竭力當武指之外,他還暗暗藏著一顆「導演夢」。

那些年,他和唐佳一起,為邵氏的《琴劍恩仇》、《斷腸劍》、《金燕子》、《大刺客》、《玉面飛狐》等作品擔任武指,每一部都取得了傲人成績。

劉家良指導姜大衛

此間,他也學會了做導演的相關知識,只缺證明自己的機會。

1973年,劉家良終于鼓足勇氣,向老板邵逸夫提出了當導演的想法。

獲悉這位得力干將的愿望,邵逸夫雖然不愿冒險,卻也只能虛以為蛇。

「張導馬上就要在台灣創建長弓影業,你也跟著去吧,把本領練好后回來,我肯定讓你當導演。」

張徹與劉家良

一旁的張徹,也向劉家良承諾,去台后一定讓他當上導演。

懷著一顆既憧憬又忐忑的心,劉家良決定帶上三弟一同前往。

不得不說,邵逸夫還是挺給劉家良面子的。

在此之前,他便讓劉家良獨立執導了《殺出重圍》,還讓他大膽使用毫無演戲經驗的劉家輝。

結局可想而知,邵氏賠了個底朝天。

這也是邵氏不敢再重用劉家輝的主要原因。

《殺出重圍》電影海報

三弟備受詬病,但在劉家良看來:他不但有一身好功夫,外形也俊朗帥氣。

假以時日,定能打造成一顆功夫巨星。

更重要的是,兄弟倆一起到台灣,如果受到「張家班」排擠,到時候也好有個照應。

就這樣,劉家良帶著張家輝,和張徹麾下的狄龍、姜大衛、傅聲等門徒,向台灣影視圈發起了挑戰。

而劉家良和唐佳的黃金組合,也自此分道揚鑣,結束了長達11年的合作。

張徹和一眾愛徒

04

影視江湖里,充滿爾虞我詐。

現實生活中,不乏刀光劍影。

自1974年開始,張徹在台灣拍出了《方世玉與洪熙官》、《少林五祖》、《洪拳與詠春》、《洪拳小子》等功夫片。

與此同時,他還新收了江生、鹿峰、郭追等弟子,很好地補充了「張家班」的后備力量。

作為張徹用得最順手的武指,劉家良的待遇算是不錯的。

因為在諸多影片中,他可以盡情發揮,把硬橋硬馬的「洪拳」發揚光大。

《方世玉與洪熙官》電影海報

但這些,并非他所想。

一來,到台灣是想著能夠獨立執導電影;二來,是想將三弟扶上位。

而這兩點,張徹都沒有給過他機會。

尤其是張徹對三弟的態度,著實讓劉家良忍無可忍。

兩年時間里,他幾乎都在做「龍虎武師」,有時候甚至連打醬油都算不上。

反觀傅聲、狄龍、姜大衛等人,幾乎都在輪著做主角。

就連一干新人,也受到了重用。

故此,劉家良于1975年憤然回港,決心不再效力邵氏。

三弟劉家輝,則因為簽了3年合約,只能繼續苦熬歲月。

《洪拳與詠春》劇照

這邊廂,劉家良回港后沉悶不已,宅在家里另謀出路;

那邊廂,劉家輝在台郁郁不得志,一心只想與兄團聚。

邵氏能輝煌數十年,絕非偶然。

他們深知,放過劉家良,便是送給對手一個重量級武術指導。

為了重獲愛將,方逸華不惜親自出馬,卑躬屈膝,這才成功「請」了回來。

方逸華給出的條件,是兌現讓劉家良當導演的承諾。

同年,劉家良執導的《神打》震撼來襲,取得了票房和口碑雙豐收。

20歲的汪禹,正是憑借該片紅遍全港,并因此被邵氏當做「王羽第二」打造。

只可惜,這顆新星最后因「傅聲意外身亡」而抱憾終生,最后走上了條不歸路。

當然,這已經是后話了。

憑借票房大賣的《神打》,劉家良的腰桿挺得老直,說話更是底氣十足。

而此時,劉家輝與長弓的合約期已滿,恰是和大哥聯手發展的大好時機。

1976年,兄弟倆聯手合作的《陸阿采與黃飛鴻》成功問世,取得了滿滿的戰果。

《陸阿采與黃飛鴻》

該片中,劉家良繼續沿用汪禹,并請來「大圣劈掛門」的陳觀泰助陣,另有李麗麗等花旦當綠葉。

就連導演劉家良,也傾力出演。

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為了捧紅三弟。

努力百倍的劉家輝,雖然表演功底稍顯稚嫩,但他絕不讓大哥失望。

緊接著,劉家良再接再厲,拍出了風靡一時的《少林三十六房》,不但將少林功夫片推向巔峰,也將三弟扶上了一線打星之列。

憑借在《少林三十六房》中的精彩演繹,劉家輝被外媒稱為 「東方尤爾·伯連納」,甚至在日本有人為劉家輝成立影友會,風頭一時無兩。

影照

一路走來,扶持兄弟的雖然遍布荊棘,但劉家良終于還是做到了。

此后數年,兄弟倆聯手創輝煌,獻出了《少林三十房》續集、《少林搭棚大師》、《螳螂小子》等功夫片佳作。

彼時,劉家良所帶領的「劉家班」,引領了八十年代中期的電影潮流,拳拳到肉的打斗風格令人嘆為觀止。

作為傳統功夫片的代表人之一,劉家良面對媒體時,他引以為傲地說道: 「練得硬橋硬馬,方能穩扎穩打!」

而他的這句話,此后成了劉家班走向落寞的一個縮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