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龍:我是孤兒,不知親生父母是誰,我不生孩子,死后也不要墓碑

漫酱~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1952年,彈丸之地的香港,許多外來人口涌入,導致人口暴增,

香港的人口從戰后的60萬,一下子激增到140萬。

每個到了香港的人,都拼命地想生存下去,街道熙熙攘攘,路人也是行色匆匆,忙著生計。

一天,天剛蒙蒙亮,一個竹籃被丟棄在香港街頭的一個角落,里面竟然躺著一個嬰兒!

嬰兒的哭聲吸引了早起的人的注意,都在猜測是誰把嬰兒放在這里的。

但是,那個年代,普通人家自顧不暇,哪里敢再多養一個嬰兒?而且是來路不明的男嬰。

到了上午10點多,有一個剛從上海移居過來的殘障女士路過,她決定收養這個棄嬰。

收養的原因,一小部分是看這個棄嬰可憐,更大的原因是當時在香港收養棄嬰,可以領取政府的補貼。

其實她也非常貧窮,身體有殘障,又沒什麼文化,很難出外找到像樣的工作,也屬于自身難保的那種。

出于有補貼的緣故,她將這個棄嬰抱回了家,給他起名吳國良。

估計她當時也沒想到,這個小男孩將來會名震好萊塢,在演藝界大放光彩。

更沒想到,這個棄嬰長大后,承托起了自己的晚年,讓自己的晚年過得非常富足。

這個被遺棄的小男孩,就是尊龍。

他是第一位提名美國全球獎的華裔演員

第一個登上奧斯卡領獎台的華裔演員。

巔峰時期,他的片酬高達1000萬。

尊龍的童年過得極其灰暗。

養母沒什麼經濟收入,靠政府那點補貼,要在寸土寸金的香港生活下去,真的只是杯水車薪。

吃不飽是經常的,醬油泡飯還算是好的。

養母沒什麼錢送他去上學。

6歲那年,養母感覺生活艱辛,也許是覺得自己無法給尊龍提供好的生活、學習條件,

她將尊龍帶到離家比較遠的巴士站,她打算將尊龍遺棄在那里,然后悄悄回家。

但是,當時尊龍好像預知到什麼,他沒有被街上花花綠綠的東西吸引,他的目光一直跟隨著養母。

最終,養母看著他那雙可憐的眼神,不忍心丟下他,還是將他領回了家。

成名后,他回憶童年生活,說:

「小時候的我,有一碗飯吃,有半個咸蛋,有一個籃子是我睡覺的地方,我就很滿足。」

10歲那年,尊龍已經初具英俊的輪廓。

因為沒有學上,周圍的好心人對他的養母說:

「這孩子長得俊,送他去學京劇吧,這樣長大也有個吃飯的本領。」

于是,養母把他送到春秋劇社。

在春秋劇社,京劇大師粉菊花收他為徒,從此,尊龍開始了學藝的艱苦歲月。

每天天剛亮,就要起床練基本功:壓腿、倒立、吊嗓子。

除了學習,還要幫師傅干很多又苦又累的活。

做不好,就招來一陣罵,甚至一頓打。

這些身體上的痛,還不算什麼,更痛苦的是要忍受周圍同學的嘲諷。

尊龍很有混血兒的范,加上又是孤兒,很多同學在背后指指點點:

「肯定是野種,所以才被遺棄的。」

也因為尊龍長得帥,非常醒目,所以不少同學都比較妒忌他,這種藏在內心的妒忌,表現出來就是故意排擠,甚至是惡意栽贓。

有一次,尊龍的身上被別人打,下手太重,導致打出了一個長長的傷口,鮮血直流。

當時,他沒錢上診所,后來還是一個好心的裁縫,將針線高溫消毒后,幫他縫合好,

一共縫了8針,沒有麻醉、沒用麻藥,那種痛可想而知了,

但是尊龍為了活下去,默默地忍受著這一切。

在劇社的8年,尊龍體會到了世態炎涼,遭受了無數冷嘲熱諷。

他曾試過逃離劇社,但是出了劇社后,他竟然沒有地方可去,他又回到了劇社。

隨著年歲增長,尊龍也長成了一個英俊的小伙子。

18歲那年,上帝給他開了一扇窗,他迎來了命運的轉機。

一對美國夫婦在看了尊龍的表演后,大加贊賞,認為尊龍的長相極具雕塑感,可以去好萊塢試一試。

但是,尊龍當時沒有錢,雖然也上台表演過很多次,但是沒有正式出師,票房收入都是師傅在管。

這對美國夫婦很熱心,他們資助了尊龍去美國的船票錢。

到了美國后,尊龍就明白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在美國,為了生存,他白天到餐館洗盤子、當幫廚,賣酒,干各種又苦又累的活,

晚上他還要去學校學英語。

等英語口語熟練后,他決定朝表演方面發展。他還自費去學過芭蕾。

他考進了美國戲劇學院洛杉磯分校,在那里,他接受了正規的表演訓練。

在美國,接受了正規的表演訓練,不代表就有表演機會。得自己去一個一個地去試鏡,別人覺得OK 了才給你上鏡的機會,哪怕這個出場的時間一分鐘都不到。

初期,為了拿到一個只說一句台詞的小角色,足足等了一天。

尊龍在跑龍套期間,在美公共劇院里出演舞台劇,連奪兩屆戲劇界的最高榮譽「奧比獎」,

這個時候,他將自己的英文名字改為「John Lone」,中文翻譯為:尊龍:

龍:龍是中國人的精神圖騰

尊:萬物之靈,以龍為尊。

1976年,24歲的尊龍出演了處女作影片《金剛》。

在這部電影中,他扮演了一名出場不到一分鐘的中國廚師,算是正式出道。

但是,出道后,整整熬了8年,他才有了自己的代表作,這就是《冰人四萬年》,這時他32歲。

他在影片中擔任男一號,飾演一句台詞都沒有的野人,

雖然沒有台詞,但是他憑借眼神和表情,將這個角色塑造得很成功,

此后,他開始被好萊塢的導演關注。

第二年,尊龍在《龍年》中飾演一個唐人街的黑幫頭子。

這部影片讓尊龍獲得了「金球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讓他走上演藝巔峰的是35歲那年,和陳沖、鄔君梅聯袂主演的電影《末代皇帝》,

這部影片一舉拿下奧斯卡的9項大獎,包括最佳影片獎。

尊龍也因此入圍了第45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最佳劇情電影男主角獎。

尊龍的知名度由此打開,他的演技,驚艷了無數觀眾。

1988年,尊龍和陳沖一起擔任了第60屆奧斯卡頒獎嘉賓,

成為第一個以頒獎人身份出現在奧斯卡的華裔男演員。

尊龍演的《輝煌時代》入圍了第4屆獨立精神獎最佳男配角獎,

1986年,尊龍獲得第26屆台灣電影金馬獎特別獎。

1990年,尊龍被人物雜志評選為「全球最美50人之一。」

此外,他還享有「亞洲第一美男」的美譽。

1992年,徐楓看中了李碧華所著的《霸王別姬》,果斷地大手筆買下版權后,決定籌拍該片。

從導演到主演,她都親自拍板。她選了陳凱歌做導演。

最初男主角定的是尊龍。

當時尊龍也很愿意拍這部電影,因為程蝶衣的經歷和他太相似了。

為了出演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尊龍推掉了另一部重要影片《情人》。

當時,尊龍在好萊塢的片酬已經達到一千萬。

當時,陳凱歌還邀請尊龍到現場,徐楓見到了尊龍,她覺得尊龍臉型比較棱角分明,偏硬朗,覺得張國榮的臉型更圓潤一點,她說:

「尊龍太俊了,但臉型也太有棱角了,一點都不柔美。」

最終,決定啟用張國榮來演程蝶衣。

這算是尊龍的一大遺憾。

不過,后來他還是過了一把演男扮女裝的癮:

同一年,與《霸王別姬》屬于同類題材的影片《胡蝶君》開鏡,

他在其中扮演了一代名伶宋麗玲。

影片中,他穿上柔美的女裝、顧盼生姿,煙波流轉,秀發如瀑,舉手投足間流露出風情萬種。

無數觀眾也被驚艷到了。

1997年,他獲得第11屆卡普里好萊塢國際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2001年,尊龍獲得美國華人博物館傳承大獎。

之后,《藝伎回憶錄》也有邀請尊龍,但是尊龍不知道出于什麼考慮,他沒有同意。

也許是不喜歡劇本,也許是 不喜歡那個角色。

他還拒絕了《伯爵夫人》這樣的經典影片。

可以說,他每次扮演一個角色,都是用心去體會這個角色,全心地投入到角色中,入戲很深,所以演得很真。

2004年,他和翁虹合作了古裝劇《乾隆與香妃》。

2007年,尊龍搭檔溫碧霞主演了《康熙微服私訪記5》。

不過這兩部劇,反響平平,沒有掀起太大的水花。

2007年,電影《游俠》上映后,55歲的尊龍就淡出了演藝圈。

他定居在溫哥華,過起了閑云野鶴的生活。

因為很喜歡狗狗,他養了喜歡的狗狗,每天形影不離。

他還將兩棵千年古樹當祖父母。

直到如今,他已經70歲,無兒無女,但過得從容自在,毫不畏懼歲月的流逝。

其實,尊龍曾經有一段婚姻。

20歲時,他剛到美國才兩年,他和一個女同學結婚了。

這個同學叫尼娜,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7年,后來失婚了,兩人沒有生育孩子。

至于為何失婚,尊龍一直沒有向外界提。

這段婚姻存續期間,是他過得很落魄的時期,他直到32歲才有了自己的代表作。

在32歲之前,基本上都是跑龍套,可想而知,收入也是非常低的。

35歲那年,在拍攝《末代皇帝》時,陳沖在其中飾演皇后。

兩人似乎互生情愫,但尊龍沒有信心給陳沖美滿的婚姻,他們只能一別兩寬。陳沖后來嫁給他人。

此后,他一直沒有再婚,甚至沒有傳出與哪個女性的緋聞。

品嘗過孤獨,且從孤獨中升華的人,早已把孤獨當做朋友。

也許他早已看透:比孤獨更孤獨的,是和錯的人在一起。

有一些尊龍的女粉絲,看中了尊龍的優秀基因,希望能與尊龍生個孩子,表示孩子生下來后不用尊龍負責。

但是,尊龍不愿意孩子出生后,就生活在不完整的家庭里,他拒絕了。

對于小孩子,他始終有一種敬畏感,感覺自己承擔不起做父親的責任,擔心自己不能好好照顧這個小生命。

也許是內心始終有傷痕吧,父母生下他后就遺棄了他。

他也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只知道自己的養母。

雖然養母當初收養他,是為了政府補貼,

雖然養母對他一點都不好,10歲就送他去劇社學戲,從此基本沒再管過他。

但是,在尊龍混出名堂后,他依然非常善待自己的養母。

尊龍一直給養母寄錢,一直贍養這個養母一直到養母去世。

多年以后,尊龍在一次采訪中說:

「能觸動我的不是電影,也不是財富,

而是我還可以為那位收養我的女士流淚。

一直養到她過世,這是我此生最大的成就。」

雖然父母遺棄了他,但尊龍依然感謝他的父母給了他生命的種子,

他沒法找到親生父母,但是他說他的第一張專輯就是獻給自己父母的。

世界以敵意對待他,而他卻報之以溫柔。

息影后,他在溫哥華過著平淡的生活。

養了兩條狗狗,將狗作為自己的朋友。

有一次他接受記者采訪時,記者問他:

等有一天你的生命結束了,你希望你的墓志銘上寫些什麼?

尊龍淡定地回答:

「我不會有墓碑。」

也許在很多人看來,他過得無比落寞,甚至晚景有點凄涼。

他曾經歷過無數荒涼和孤獨,也收獲了屬于自己的繁花似錦,也曾到達過演藝夢想的巔峰。

因為出生就被父母遺棄,童年過得極其灰暗,少年學藝期間又被欺負,

他的人生始終有一種傷感的底色,但他卻能做到與這個世界和解。

他曾憑著自己一步步的努力,綻放過耀眼的光芒,在他覺得,此生的使命已經完成。

他早已通過演戲和代言賺到了讓自己安享晚年的財富:

尊龍在日本僅有的幾個代言,皆因創下日本代言的紀錄,而成了日本天價代言的標桿。

1997年,他作為勞力士有史以來的第一位華裔代言人,為勞力士腕表代言,相比酬勞也是不菲。

在1998年,尊龍為香港聚豪天下拍廣告,他的酬勞是約3000萬港幣。在當時堪稱香港最高。

當時第二名是周潤發,拍手機廣告,酬勞約1千萬港幣。

2021年11月,息影14年的尊龍現身,讓喜歡他的粉絲激動萬分。

原來是尊龍參加一位叫Raymond的70歲壽宴,看起來尊龍的狀態不錯。

這至少說明,他的生活狀態不錯,他的晚年并不凄涼。

《百年孤獨》里寫道:

生命從來不曾離開過孤獨而獨立的存在。

無論是我們出生、我們成長、我們相愛,還是我們成功或失敗,

直到生命的最后,孤獨猶如影子一樣存在于生命一隅。

能享受孤獨的人,在內心其實都非常通透和清醒,甚至有著大智慧。

成年人的孤獨,其實就是悲喜自渡,其實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難得的自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