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寶麗金監制到「音樂圣手」,他是最會寫代表作的港樂詞壇天王

漫酱~ 2022/11/08 檢舉 我要評論

港樂詞壇有這麼一位音樂人,他在港樂第一代天王許冠杰的影響下走入歌壇,與港樂第二代天王譚詠麟共同締造輝煌,他拯救了亦徒亦友的港樂第三個時代的領軍人物——張學友的音樂事業,目送張學友成為寶麗金最賣座的歌手,他就是有著「音樂圣手」之稱的詞壇大咖——向雪懷。

向雪懷老師從1982年為譚詠麟寫出成名作《雨絲情愁》后,佳作不斷,成為寶麗金最可依仗的唱片監制和當家填詞人,他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善于為寶記旗下歌手寫代表作。

從譚詠麟到黎明,從徐小鳳到黎瑞恩,每一位寶麗金實力派歌手,幾乎都有一首代表作來自向雪懷填詞。所以,成人之美的向雪懷與「一燈大師」還是比較貼合的。

今天,走進向雪懷老師的音樂作品,看看這位港樂巔峰期的填詞大師,都給歌迷留下了哪些耳熟能詳的經典。

雖然向雪懷的音樂事業貫穿了港樂三代領軍人物的時代,但他與譚詠麟的合作,才是真正的相互成全,一位成為港樂「校長」,一位成為齊名「二林」、「二潘」的「音樂圣手」。

據說,幾乎譚詠麟三分之一的歌曲,其填詞工作都是由向雪懷來完成的,從1982年的《雨絲情愁》開始,《遲來的春天》、《幸運星》、《雨夜的浪漫》、《情愿巴士站》、《午夜麗人》、《朋友》、《一生中最愛》、《講不出再見》。

1988年,譚詠麟在獲得1987年勁歌金曲最受歡迎男歌手獎后,宣布退出一切競爭性質的頒獎禮,港樂的譚詠麟時代謝幕。

雖然退出頒獎禮的譚校長依舊是寶麗金「一哥」,依舊是港樂最最璀璨的明星,但少了鎂光燈的聚焦和頒獎禮上的頻頻露臉,譚詠麟的人氣漸漸不如他的后輩們,直到一個名叫「四大天王」的四人組,將港樂的輝煌推向頂峰。

對于喜愛譚詠麟的歌迷來說,看著自己的偶像不再「君臨天下」是失落的;對于把音樂當生命、一直風光無限的譚詠麟來說,突然不再是最受矚目的歌星,其心里的落差也許會是比較大的。

1994年,在改編好友趙容弼的歌曲后,譚詠麟找來自己親密無間的搭檔向雪懷,將填詞的工作托付給他,于是歌迷便聽到了《講不出再見》這首歌。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轉面,要走一刻請不必諸多眷戀。浮沉浪似人潮,哪會沒有思念,你我傷心到講不出再見」。

向雪懷寫給譚詠麟的好歌很多,但這首《講不出再見》無疑是特別的。

如果譚詠麟貪戀榮譽,或許他會繼續做歌壇王者多年,也就沒有其他歌手什麼事兒了,四大天王的時代或許就不會有。

但譚詠麟對港樂是真愛,他希望港樂能涌現更多人才,他不希望自己「霸占」著位子讓新鮮面孔們沒有出頭之日。

所以,《講不出再見》是譚詠麟的心聲,作為多年搭檔,向雪懷真的懂譚校長。

1986年,從事填詞工作不到三年時間的向雪懷,迎來自己的高光時刻,他以歌曲《聽不到的說話》成為勁歌金曲新設獎項——勁歌金曲最佳填詞獎的第二屆得獎者。

這首歌改編自日本的歌曲,也就此捧紅了港樂80年代「雙子星」之一的呂方,雖然呂方最終沒有成長為港樂天王反而遠赴台灣開辟國語歌市場,但80年代中后期的呂方被前輩們寄予了厚望。

1987年,業余歌唱大賽冠軍、寶麗金簽約歌手李克勤以《月半小夜曲》成名,這首《月半小夜曲》也成為李克勤的代表作品和港樂的高傳唱度歌曲。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仍然被她占有,她似這月兒仍然是不開口,提琴獨奏獨奏著明月半倚深秋,我的牽掛我的渴望,直到以后。」

深情的歌詞,不負向雪懷情歌填詞高手的美名。

1989年,向雪懷為李克勤寫的歌曲《一生不變》入圍當年的十大勁歌金曲。李克勤原本最有希望成為90年代四大天王候選人的,奈何命運顛沛流離命運曲折離奇,只成為了「第五天王」,直到「老驥伏櫪」多年才熬出名氣。

1989年,寶麗金「一姐」陳慧嫻暫別歌壇赴美留學成為既定現實,寶記不得不尋找「下一站天后」,他們把新「一姐」的重任托付給了關淑怡。

年少時的關淑怡,不負她「關美人」的美名,顏值在線的關淑怡,只需要一首成名作就可以脫穎而出了。于是盧東尼、向雪懷齊發力,送她一首《難得有情人》。

「甜蜜地與愛人,風里飛奔,高聲歡呼你有情不枉這生。一聲你愿意,一聲我愿意,驚天愛再沒遺憾。」

筆者也驚嘆,在向雪懷的筆下,情歌竟然能散發出如此迷人的味道,讓人哼著調子念著歌詞沉醉其中。

關淑怡的起點很高,一首《難得有情人》讓她與王杰共同獲得勁歌金曲最受歡迎新人獎,奈何關美人的「迷之操作」太多,眼看著寶記旗下新藝寶歌手王菲超越自己,成為天后歌手。

作為寶麗金的「御用填詞」,向雪懷是非常偏愛旗下歌手的,他通過耐心勸導幫助張學友走出了他歌手生涯最困惑的時期,但在四大天王中,向雪懷給到黎明的金曲是最多的。

《對不起我愛你》、《一生最愛就是你》、《夏日傾情》、《哪有一天不想你》,清一色的黎氏情歌,其中《哪有一天不想你》力助黎明首次捧得金曲金獎,成為四大天王中第一位率先集齊最受歡迎男歌手獎和金曲金獎的天王。

「我帶著情意 一絲絲凄愴,許多說話都仍然未講,縱隔別遙遠懷念對方,悲傷盼換上,再會祈望。我帶著情意 一絲絲凄愴。許多說話都仍然未講,盼你未忘記如夢眼光,只須看著我 再不迷惘。」

如果說林振強的詞是杜甫,林敏驄的詞是李白,那向雪懷的詞就是白樂天,極盡柔美,感情豐沛。

捧不紅天后,那就捧「金花」,寶麗金的「四小金花」中,黎瑞恩和湯寶如都得到了向雪懷的饋贈。

90年代,寶記開始「造花」,其中黎瑞恩被寶記當做小陳慧嫻來培養,雖然黎瑞恩最終沒有成為「陳慧嫻第二」,甚至連小天后都沒成為,但卻留下了一首經久傳唱的港樂經典——《一人有一個夢想》。

1993年,炮制了《難得有情人》的盧東尼與向雪懷再次聯手,送黎瑞恩一首《一人有一個夢想》。

「一人有一個夢想,兩人熱愛漸迷惘,三人有三種愛找各自理想。一人變心會受傷,兩人愿意沒惆悵,三人痛苦戀愛不再問事實與真相。」

為了捧紅「金花」,向雪懷與簡寧還展開了「競爭」,簡寧聯合徐日勤為湯寶如炮制成名曲《相思風雨中》,那向雪懷就聯合老搭檔盧東尼為湯記填寫代表作——《我和秋天有個約會》。

「我已為你深情每天,開始思想你最后變成熱戀,愛情來到不留明天仿如曇花一現,愛情離去秋來仍眷戀」。

奈何,寶麗金再多悉心栽培,也都不及「金花」們的為愛癡狂,周慧敏被倪震帶走了,王馨平被李家輝帶走了,黎瑞恩被金利來大少爺曾智明給「攻陷」了,湯寶如被圈內人譚國政給「誘惑」了。

徐小鳳的代表作《雙城記》、陳百強的寫實金曲《我的故事》、張國榮的代表作《癡心的我》、劉德華的成名作《可不可以》、張學友的《只有你不知道》、林憶蓮的粵語經典《放縱》、彭羚的名作《如夢初醒》,此外泰迪羅賓的《惜光陰》、陳秋霞的《夢的徘徊》、黃凱芹的《感受》,都是向雪懷老師一手填寫。

1998年,向雪懷離開效力13年之久的寶麗金,成為BMG香港分公司的總經理。

再后來,向雪懷北上,與內地樂壇展開合作,致力于華語流行樂的融合發展。

2008年,向雪懷填詞的《奧運北京》成為北京奧運會的主題曲之一。

2017年,在香港回歸20周年慶典上,向雪懷填詞的歌曲《香港.我家》,感動了大灣區和內地。

此后,成龍大哥演唱的歌曲《國家》的粵語版,就由向雪懷老師親自填詞。

劉德華曾說:「音樂是無國界的,但音樂家是有國籍的」。向雪懷老師,就是這樣一個有社會責任感的音樂人,他在港樂成名,卻心系國家,以一個音樂人的擔當,用音符為國家的美好明天貢獻力量。

如今,港樂大師們或作古或退休,港樂曾因為他們而絢爛,港樂也因為他們而黯淡。向雪懷就是這樣,不求歌迷都記得,只用音樂來綻放真我。

謹以此文對港樂的填詞大師向雪懷表達內心的敬意,希望歌迷朋友們在哼唱那些港樂經典的時候,也能順便關注一下創作這些經典的大師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