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奧斯卡、票房與口碑,《風再起時》,三大關鍵項的超前預測

漫酱~ 2022/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毋庸置疑。

電影《風再起時》是近年來最受關注的香港電影之一。

雖從立項開拍至今,已有五年之久。

但影迷一直「熱血難涼」。

原因無他。

在香港電影的余暉年代里。

翁子光、郭富城加梁朝偉,或可稱作最令人期待的「黃金三角」陣容組合。

而四大探長題材,雖然幾經改編和翻拍。

然限于視野及思考深度、商業裹挾等等因素掣肘。

從未出現過沖破藩籬的破格之作,直到這部《風再起時》。

電影更有三大關鍵項。

可供超前預測。

第一關鍵項,是代表香港角逐第95屆奧斯卡金像獎。

從《空山靈雨》、《似水流年》到《七小福》、《八兩金》,再到《花樣年華》、《無間道》、《歲月神偷》、《桃姐》、《踏血尋梅》、《少年的你》和《風再起時》,總計有三十三部電影曾經代表中國香港「沖奧」,但最終僅有三部電影曾經入圍。

放在整個華語電影的視野去看,歷史上就僅有《臥虎藏龍》這株「獨苗」。

這已經足證難度。

而最近三年的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分別是韓國的《寄生蟲》、丹麥的《酒精計劃》和日本的《駕駛我的車》,其中尤以《寄生蟲》可謂聲威顯赫,一舉奪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原創劇本四個重量級獎項,打破了李安《臥虎藏龍》創下的非英語片獲獎記錄。

更深一層去看,公關與宣傳,是電影質量之外的「沖奧」核心。

無論是《臥虎藏龍》還是《寄生蟲》,都不例外。

李安在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中,曾詳細披露了《臥虎藏龍》的宣傳過程。

整個時間長達一年,從千禧年戛納影展開始,各種影展、地區和影評人協會,所有活動都指向「小金人」。

韓國電影《寄生蟲》也幾乎復刻了這樣的宣傳軌跡。

另外一個舉措,則是由點到面的梯隊放映規劃,以取得穩定口碑和造成聲勢。

但回到電影《風再起時》,目前除了在香港率先上映七場優先場次,尚未看到更多動作,而另一部「沖奧」的韓國電影《分手的決心》,據說已經計劃投入千萬美元鋪路。

從這個動向分析,《風再起時》或志不在此。

當然,不排除片方后續發力。

第二個關鍵項是票房。

電影商品大致有兩種屬性。

其一是純粹的娛樂性,它滿足的是感官刺激,以視聽享受為主要方向,其二是思想與精神層面,側重于對歷史、現實和人物的觀察、思考,以深度和人物內心去打動觀眾。

一般而言,也可簡單理解為商業和文藝電影的分野。

從前期首映釋出的信息來看,電影偏重史詩和深度方向,并不像常規港式商業片的火爆場面和快節奏觀感。

在香港電影的角度而論。

港式商業的特征,離不開動作、喜劇及槍戰、爆破、奇案等因素,但凡側重文藝類型的電影,就沒有票房大勝的先例。

所以有人據此認為,《風再起時》的票房前景不容樂觀。

但基于該片主創陣容的強大,即便不樂觀,預測落點也多半會以五億為基本起步票房。

而從個人的角度去看,《風再起時》天然就具有一切「商業大片」的特征,歷史的洪流、傳奇人物、成長與改變,熱血沖動與老謀深算,并肩作戰與反目成仇。

這才是電影的基本盤。

所以只要檔期不出問題,電影破十億票房應該是基本概念,也適應其本身量級。

更高之處,則要交給市場去給出答案。

至于口碑問題。

翁子光導演之所以會選擇傾向深度的拍法,冒昧揣測,或基于兩個因素。

他將這部電影當作自己「給香港電影的一封情書」。

這當然就植入了個人的情緒和情感,而不愿意僅僅是去做一個「快餐式」的娛樂產品,從而與香港影史上任何「四大探長」題材電影做了切割。

這也需要他認真去梳理香港的歷史,再將人物放置其中,從而實現劇情的演化。

其中潛藏著「影史留名」的野心。

另外一個因素,則是手握郭富城和梁朝偉這兩位尤其擅長于內心深度表演的演員,這讓他有條件去實現自己的野心。

郭富城以《三岔口》的悲情贏得了譚家明的青睞,又以《父子》和《踏血尋梅》的表現獲得了莊文強的極高評價,進而獲邀成為電影《無雙》的主創演員,也曾以《最愛》驚艷業內諸多名導,在拍《浮城大亨》期間,更獲嚴浩「名琴」之譽。

梁朝偉一路從《悲情城市》到《重慶森林》、《東邪西毒》,又以《春光乍泄》、《暗花》、《花樣年華》、《無間道》而至《色·戒》,身為演員的聲威,簡直堪稱顯赫無雙。

香港影壇頂級的演技保證,與深度型導演的聯手,結果會如何?

所以電影口碑,其實或是完全無需擔憂的一環。

就當下而論。

郭富城和梁朝偉這一代電影人。

已經撐得太久。

而當他們在不久的將來。

老去和退隱。

無論是如斯表演還是雙雄對決,皆不可復現。

所以《風再起時》。

珍貴難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