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許氏一門四杰,撐起了香港半個娛樂圈

漫酱~ 2022/12/05 檢舉 我要評論

一條藤上七個娃,個個本事都很大,動畫片里的葫蘆兄弟,一起抱團搞事業的故事,現實生活中不是沒有,他們就是許氏四杰。

老大是冷面笑匠許冠文、老二是攝影師許冠武,老三是搞笑諧星許冠英,老四是粵語歌王許冠杰。

在四大天王沒有抱團取暖、借力使力之前,許家四兄弟已經這麼干了。

兄弟四人,憑借各自的優勢,彼此相互照應,緊密合作,每一個人的事業都搞得風生水起,也因此為香港娛樂圈奉上了一段兄弟同心,其力斷金的人間佳話。

上個世紀50年代初期,許世昌夫婦帶著全家人,從廣東老家偷渡到香港。

當時全家居住在九龍鉆石山的木屋中,這一片是當時的貧民區。

四兄弟不明白為什麼不在老家過安穩日子,卻要擠在一個又破又舊的小木屋里受苦受難。

許世昌給孩子們的解釋是:「只要肯吃苦,香港處處是機會」。

父母都是肯吃苦的人,也因此給孩子們樹立了一個好的榜樣。

常言道:「長兄如父」,父母外出打工期間,大哥許冠文就擔任起了照顧三個弟弟的責任。

因為經常輔導幾個弟弟的功課,大哥許冠文也養成了耐心細致的性格,后來大學畢業后,成為了一名教師。

彼時的許冠文,他在香港當教師,每個月能賺幾百元港幣,工資到手的那一刻,許冠文終于體會到父母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去香港的原因了。

然而,這僅僅是許家大哥初嘗賺錢甜頭的開始,因為四弟許冠杰的不安現狀,讓全家人都走上了發財致富、名利雙收的人生巔峰。

1961年,讀國中的老四許冠杰迷上了音樂,三年后,許冠杰組建了Harmonick樂隊,后來樂隊解散后,他又加入了蓮花樂隊,并且成為樂隊主唱歌手。

1971年,許冠杰和寶麗金唱片簽約,成為旗下藝人之后,通過娛樂圈里的人脈關系,漸漸地,他將才華橫溢,能說能寫的大哥介紹到電視台。

這一年,許冠文作為《歡樂今宵》的主持人正式出道。

彼時的香港影視業,處于蓬勃發展期,在大哥的提醒下,二弟許冠文拿起了攝影機,三弟許冠英進入了邵氏藝人訓練班。

四兄弟的影視店鋪,就這樣初具雛形,開始了步步為營的人才儲備,而下一步,則是在各自的領域繼續深挖,謀求更大的發展空間。

1972年,大哥許冠文受到邵氏導演李翰祥的賞識,邀請他在電影《大軍閥》當中,扮演龐大虎。

沒想到,初次觸屏的許冠文就吉星高照,這部電影不僅成為當年三大賣座華語影片之一,并且還獲得了第19屆最佳喜劇片大獎。

李翰祥將其視為福星,之后兩人又相繼合作了影片《一樂也》、《丑聞》、《聲色犬馬》。

不過令李翰祥始料未及的是,他將許冠文視作合作伙伴,許冠文暗中偷藝,將他拍電影的那些門道全部學得滾瓜爛熟。

不僅如此,許冠文還利用業余時間,寫起了劇本。

不過第一個劇本《鬼馬雙星》拿給邵逸夫看時,卻直接被否了,不僅沒有獲得合作機會,還被邵逸夫嘲笑,諷刺他是癡心妄想。

許冠文一怒之下,帶著許家三兄弟,自己成立了一家影視公司,名字就是許氏兄弟公司,之后找到邵逸夫的對手,嘉禾影業的鄒文懷。

兩人搞了個強強聯合,將這部由許冠文自編、自導、自演的《鬼馬雙星》推上了大銀幕,結果以625萬港幣的高票房,不僅贏過了李小龍主演的電影,還打敗了邵氏同期上映的電影,也就是由楚原執導的《七十二家房客》。

憑借盲拳打倒老師傅的旗開得勝,許氏兄弟趁熱打鐵,大哥許冠文寫劇本,擔任導演、制片人、演員的多合一工作,二弟許冠武負責扛攝影機,三弟許冠英跟著大哥一起拍戲,四弟許冠杰負責為影片唱主題歌和插曲、以及背景音樂的工作。

兄弟同心,緊密合作,接連推出的幾部電影,都是令業內人士刮目相看的作品。

如榮獲香港百年電影風云榜的《半斤八兩》。

年度票房冠軍的《賣身契》。

還有令許冠文榮獲影帝之尊的《摩登保鏢》。

相較于大哥許冠文的才華橫溢、四弟許冠杰想唱就唱、唱得響亮的星味兒十足,二弟許冠武和三弟許冠英,就略顯低調了許多。

作為一個扛攝影機的幕后工作者,許冠武屬于那種話不多,踏實干活的老實人,偶爾也會在影片中客串個角色,突然冒出的一句話,卻往往逗得人捧腹大笑,屬于深藏不露的類型。

而三弟許冠英,從小就自卑,他是四兄弟當中個頭最矮,長相最拿不出手的那位。

而這種自卑感,從小到大,一直如影隨形,直到他離世都沒有任何改變。

如果說許冠英的一生中,有哪些高光的時刻,想必很多人都會想起他和林正英、錢小豪搭檔,出演的《僵尸先生》吧?

沒錯,那個既膽小、又好色的九叔徒弟,就是他扮演的。

許冠英雖然長得不好看,但是他的戲,是真的好,塑造人物角色方面,完全沒有演的痕跡,如同角色附體一般,代入感極強。

不過現實生活中的許冠英,雖然膽小,卻并非好色之徒,他在喜歡的姑娘面前,一直沒有自信,連求婚都不敢。

和三位哥哥后來娶妻生子有所不同,許冠英從始至終都是單身,他曾經和一個日本姑娘談過異地戀,但是他并沒有向對方求婚。

2011年11月8日,65歲的許冠英因心臟病突發,離世于香港九龍塘家中,許氏三兄弟破門而入之時,已經回天乏力。

相較于三弟許冠英的孤獨離世,許氏其他三兄弟的日子,過得那可是相當熱鬧非凡。

大哥許冠文愛好廣泛,平時喜歡釣魚、踢足球,還喜歡研究哲學和宇宙黑洞。

許冠文特別喜歡吃大閘蟹,太太鄭潔英和他是大學同學,兩人談戀愛的時候,因為都是窮學生,有一次他無意間提起喜歡吃大閘蟹時,沒想到太太竟然把自己最喜歡的手表當掉,換錢給他買大閘蟹吃,那個時候,他看著太太光禿禿的手腕,從那時起,許冠文就發誓,將來一定要讓太太過上好日子。

此后經年,每年的結婚紀念日,許冠文都會給太太買一塊價格昂貴的手表。

不過再美好的婚姻,依舊逃不過七年之癢,更何況「癢了」那麼多年?

2010年的時候,有港媒曾爆料,68歲的許冠文和一個年齡大約四五十歲的女子一起吃海鮮,并且公然在人群中牽手,舉止親密,不過關于媒體的報道,許太太本人卻并不相信。

相較于大哥的賢惠媳婦兒,四弟許冠杰的婚姻就洋氣了很多,因為他娶的是一個外國媳婦兒。

1966年,許冠杰在格蘭酒店演出時,邂逅了一名叫做琳寶·弗萊明的女孩,兩人于1971年結婚后,生下兩個兒子。

結婚生子后的許冠杰依舊活躍在粵語歌壇,他聲稱,只要粵語一天不亡,他就不會停止歌唱。

許氏四杰,曾為香港娛樂圈做出的貢獻,至今依舊令人銘記在心。

周星馳曾這樣評價許冠杰,稱自己在制作影視作品的時候,很多創意和想法都是受他的作品啟發的。

在許冠杰的眼中,二哥許冠武雖然并不像大哥那樣才華橫溢,但是他卻總是做些令他感動的事情,后來他復出的時候,二哥許冠武為他做了很多的幕后工作。

而對于較早離世的三哥許冠英,許冠杰也是贊不絕口,稱三哥始終低估了自己的實力,當初他創作《無情夜冷風》時,這首歌的歌詞,正是三哥許冠英所寫。

這首歌的歌詞,唱起來朗朗上口,至今依舊是很多粵語歌迷心中的最愛。

相較于三弟的低調,大哥許冠文始終是影視圈最具有影響力的那一位,也是許氏四杰中,最閃耀的存在。

從影四十余年的許冠文,獲獎無數。

2016年,許冠文憑借《一路順風》獲得第53屆金馬獎8項提名。

2017年,香港作家協會特別頒發給他「銀禧榮譽大獎」。

有業內人士這樣評價許冠文的作品,說他筆下寫的故事,笑中有淚,辛辣諷刺,深刻地捕捉到了七、八十年代老香港的人文特征。

而相較于大哥許冠文的輝煌,四弟許冠杰在歌壇留下的經典之作,也并不遜色,例如當年那些傳唱度極高的經典之作。

《滄海一聲笑》的江湖豪情,《半斤八兩》的詼諧諷刺,《小李飛刀》的快意恩仇。

許氏四杰,如同現實版的葫蘆兄弟,他們的命運緊密相連,同氣連枝,這份兄弟情誼,相較于現在很多人選擇的「斷親」式相處方式,實屬難得。

兄弟姐妹之間,成就彼此很容易,只要心靠得近一些,少聽一些雜音,多一些理解,一家人和氣生財,不是不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