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內卷」的27歲年輕人: 拒絕買房, 搬進貨車,直言「沒有家但自由」

加油娜娜酱 2022/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過去的一個月里,新西蘭的房產價格中位數上漲了約10萬紐元。來自惠靈頓的布列塔尼-科斯格羅夫(Brittany Cosgrove)說,她寧愿住在面包車里,也不愿意在大城市租房,因為在房地產市場上「內卷」,沒有贏家。

2018年3月,新西蘭的房地產市場處于近70年來的最低點。從那時起到現在,房價中位數價格幾乎翻了一番,而租金則上漲了四分之一。

而那些被擠出市場的人,現在怎麼樣了?

27歲的科斯格羅夫是Nope Sisters服裝公司的創始人,她放棄了自己「美女老板」的人設和形象,選擇給自己另外一個身份:「住在面包車里的人」。

她說,從惠靈頓租賃市場的 「內卷 」的中退出,這個決定使她找到了自由。

你能負擔得起第一套房嗎?

從新西蘭2021年8月的數據來看,平均每人每周可以存下來的現金為249紐元,而每兩周的平均房貸為969紐元。也就是說,除開首付和其他費用,一個人的工資只能勉強負擔起房貸的一半。

根據Trade Me租賃價格指數,惠靈頓是全國第一個跨越600紐元周租中位數里程碑的地區,同比增長9%。

在奧克蘭,過去兩個月的租金中位數一直保持在595紐元。

狹窄,潮濕,與別人分享廁所和廚房,這是在奧克蘭市中心

180紐元周租,租到的房間

「隨著8月份全國范圍內的4級警報封鎖,考慮到租戶和房東大部分時間都被困在家里,我們本以為會看到價格放緩。

「相反,租賃市場上,全國每個地區都出現了租金的增長。」Trade Me房產銷售總監Gavin Lloyd說。

作為一個老租房人,這輛科斯格羅夫在今年一月份以6000紐元購買的面包車,給她和她所有20-30歲的朋友們提供了 擺脫高昂房價帶來的生活壓力的新思路

無止盡地房租和房貸造成的金融循環, 沒有人在這場旋渦中是贏家

她從未像現在這樣有安全感,也從未像現在這樣快樂。她說,惠靈頓的房源用一句話來說就是 「悲傷、潮濕和昂貴」 ( 「sad, damp, and expensive」)。

2021年初,她開始找房子,對于每周高額的房租費用,她感到失望和不滿意。

惠靈頓是全國第一個跨越600紐元周租中位數里程碑的地區

科斯格羅夫回憶起她的第一套公寓,在Te Aro的一個合租屋里的一間臥室,那個房間每周的房租是100紐元。作為一個17歲的離校生,剛好可以負擔得起,當時她有一份全職的最低工資的工作。

然后,她搬進了古巴街盡頭的一室公寓,那里有一個可愛的獨立休息廳和廚房,這樣的房間要花費 270紐元每周

「這就是當下,人們為一個非常基本的公寓房間所支付的費用,」她說。

布里特內-科斯格羅夫在這輛日產HOMY面包車上生活、睡覺、吃飯和工作

在購買面包車之前,科斯格羅夫搬回了她的父母家,她說這是我們的代際財富差距越來越大的標志。在父母的房子里生活和經營她的生意,她終于攢夠了1萬紐元。

科斯格羅夫說,有家人在惠靈頓生活是她的榮幸,但肯定不是大多數同齡的新西蘭人都像她這樣幸運。

「我有一些30多歲的朋友,他們是護士、律師,在大公司工作,賺取豐厚的收入,而他們仍然住在一個七人的公寓里。」

科斯格羅夫說,離開學生公寓后的年輕專業人士每周至少要花350紐元租一個房間,非常不奢侈的那種房間。

科斯格羅夫說,這輛面包車比她租過的所有惠靈頓公寓都更溫暖、更干燥、更可愛

「有一種誤解,認為年輕人在追求奢華。我們只是不想住得像垃圾一樣」。

科斯格羅夫一邊全國旅行,一邊安排自己的工作

毫無疑問,

住房成本正在阻礙很多年輕人

實現向上流動的理想

科斯格羅夫的面包車之旅始于與前男友的假期。他們租了一輛車,分手時他把她丟在圖朗伊(Tūrangi)。值得慶幸的是,她在該地區有親戚朋友,他們的鄰居賣給她一輛面包車,那是一名瑞典游客在疫情剛開始時偶然留給他們的。

布列塔尼-科斯格羅夫的第一輛面包車花了她1000紐元

因為只花了1000元,科斯格羅夫能夠試行這種生活方式,還能把現金留出來給自己買 「像樣的東西」。

她現在擁有的面包車是日產HOMY,具有長軸距和高屋頂。它有一張大床,可以轉換為U型座位,圍繞著一張餐桌,有一個小廚房和貨架區,床下有大量的存儲空間,還有一個廁所。

官方規定,任何永久安裝有烹飪工具和睡眠設施的車輛,占其地板面積的一半以上,應注冊為房車。根據新西蘭交通局的數據,在去年為應對新冠疫情而關閉邊境所引發的房車熱潮之后,注冊的房車有48,715輛,比幾年前多了19,000輛。

科斯格羅夫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免費的自由露營點,目前在塔拉納基停了下來。偶爾,當她需要淋浴時,她會花錢使用付費露營地。

她說:「這種生活方式一開始真的很奇怪,但一旦你習慣之后,它實際上并不那麼糟糕。」

她的大部分收入來自于短期的農場工作,如植樹、采摘水果和植物種植。她最近的工作是在一個寵物動物園從事為期三周的動物護理工作。

在她看來,生活成本正在阻礙年輕人實現向上流動是「毫無疑問」的。

她還利用自己的時間從電腦上管理Nope Sisters服裝公司,并在Instagram上出售高質量的舊衣服。她說,農村城鎮的商店是服裝設計師的寶庫,在那里,價值幾百刀的衣服只賣一兩刀。

她曾經淘到過一條狀況良好的華倫天奴褲子,一件古馳的斗笠,以及大量的設計師品牌的鞋子。

「我一直喜歡這種自由,」科斯格羅夫說。

「20多歲的新西蘭人開始覺醒,思考我們到底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工作賺錢,把大部分的錢給房東,然后住在浴室里種蘑菇的公寓里?」

為了補充她在路上的開銷,

科斯格羅夫在鄉村小鎮的商店里尋找名牌服裝和飾品來售賣

如果有人 「更努力地工作 」或犧牲所有的物質樂趣,那麼他們當然也可以買得起房子。但她不同意這樣的說法,她說, 這種說法將責任歸咎于個人,并將系統性問題掩蓋起來。

「也許過去是這樣的。我不認為現在是這種情況。」

她還要在面包車里住多久?她不知道,而且她認為這并不重要。

「如果有一天早上起來我改變了主意,面包車依然是我有形的資產。」

「同時,這輛面包車實際上比我租的大多數公寓都要好。要說不好的話,我的車窗上有冷凝水,但我在公寓里也有這種情況。另外,車里沒有霉菌,我想去的任何地方,都是我的后院。」

她說,#貨車生活 最難的部分是,在陽光明媚的日子里,把停在某個美麗的地方,卻要說服自己到時間工作了。

科斯格羅夫熱衷于公益事業, 

今年,她被宣布入圍了 「有影響力的女性 」獎項的年輕領導人類別,并入圍了AMP國家獎學金的評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