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這2種氛圍,孩子容易變笨,家長可能還沒意識到

li李 2022/09/05 檢舉 我要評論

前段時間,一位朋友找到我,說自己孩子心理出了點問題。

他家女兒學習一直都不錯,但上了高中后,就完全學不進去,成績越來越差,有時還考倒數。

不僅學習差了,在學校還經常生病,但一回到家就什麼事都沒有。

去醫院檢查了幾次都沒問題,有醫生就建議去心理科。

然而,和這個孩子聊了幾次后,我才了解到:

她學不進去、越來越不專注,

表面上看是因為她有了學習障礙。

但實際上,是環境的問題。

這樣的「學習障礙」,不僅小孩會有,其實大人也會有。

比如有的人看到文字就頭疼,聽到新的知識也很排斥,怎麼使勁學,都學不進去。

而這背后,可能存在2個原因:

一是受到了過度的控制;

二是因為過度的放縱。

這兩者都會導致「敵意」的產生。

一旦你感受到「周圍有敵意」,你就會本能地拒絕、抵觸、或無視。

過度控制,讓人抵觸

過度的控制,會讓人變得防御,對任何信息,第一時間總是「本能拒絕」。

比如,開頭我提到的那位容易生病的女孩。

和她細聊后,我才發現,她本身就很反感別人控制自己。

再加上比較倔強,所以更加有一種抵觸心理: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我憑什麼要按照你說的來?

但自從她上高二后,學校就開始了軍事化管理,制定了很多新的規矩——

規定時間內吃完三餐;

被子要折成統一形狀;

女生一定不能留長發;

……

這些管制讓她非常難受,在學校里過得非常不愉快。

再加上她本身是個慢節奏的孩子,而高中的快節奏,更是讓她在一開始就對學校產生了厭惡。

因此,學校的高度管制,以及對其的厭惡感,導致她總是聽不進課。

為了逃脫這些,她選擇了用「生病」來對抗。

總的來講,可以這樣來理解——

當一個孩子體驗到的人際關系模式,特別是和大人的關系模式,主要是入侵和控制型的,那麼他往往會認為,外部世界的信息也是如此:

學校在控制他,所以知識也在控制他;

學校是惡意的,所以知識也是惡意的。

所以他們不是學不進去,而是在反抗控制,抵制惡意。

朋友的女兒也是如此。

她為了保護自己不被入侵,對學校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抗拒。

當老師講課時,她也覺得老師講的課不懷好意,所以干脆拒絕去聽。

而這,是很多孩子學不進去的原因之一。

很多成年人有閱讀障礙,很難讀進去書,也有這個原因。

比如,有的人在學新的知識點時,稍有些不理解,就會立馬和這些知識產生一種非常敵意的關系:

這個作者有毛病嗎?

他是不是故意這麼寫來為難我的?

這樣一來,自然很難學得進去。

過度放縱,讓人放肆

過度的放縱,會讓人容易越界,對任何信息,第一時間總是「本能無視」。

我有位來訪者,她的兒子自幼兒園起,就會偶爾失控,表現出暴力。

例如想和一個小女孩玩,對方拒絕他后,他會突然暴起傷人。

讀小學后,這種攻擊情緒仍然存在。

同時,他還非常抗拒學習,課本一點也看不進去,成績非常差。

不僅如此,他還會各種挑戰權威與無視規則。

例如老師在講課時,他會突然站起來大聲講話,破壞講課秩序。

一般的父母,可能會想盡辦法,去緩解孩子這種暴力情緒。

但這位來訪者,偏偏比較回避。

尤其是和兒子的關系上,她極少干涉,不會給他設置一些基本規則,很多事都是孩子自己說了算。

甚至孩子會對她發號施令,不尊重她,她也沒有制止。

在咨詢中,我們嘗試著去尋找答案和調整的辦法,經歷了3個階段的探索:

第一階段,她想到的是,也許是因為自己一直回避跟孩子的情感、語言溝通,導致了孩子的問題。

于是,她試著給孩子更多允許,和孩子更多相處,給他更多愛和自由的感覺。

這的確讓她感覺和孩子有了更多聯結。

但是,孩子的學習障礙和人際障礙變得更重了,失控也更多了。

第二階段,她猜測孩子可能有注意力障礙。

于是,她找了外國專家和國內專家診斷,發現的確符合ADHD(注意力缺陷與多動障礙)的診斷。

因此,她為孩子尋求了藥物治療。

但這只帶來了一點點改善。

第三階段,孩子在耍弄、控制自己的母親,并把這種關系模式帶到其他人際關系中。

這不只是我的感覺,這位來訪者也有。

但她擔心自己會誤解孩子,并因此成為一個更糟糕的母親,也讓孩子的情況更糟糕。

然而,當愛與自由失效,藥物治療也收效甚微,同時自己的個人力量越來越強后,她開始給孩子立邊界,包括設置一些基本規則。

例如,你絕不能攻擊我的身體,不能言語羞辱我,不能肆意入侵我的空間等。

過去她在家辦公,孩子會隨意闖入,就算把門關起來,也會使勁敲門,在外面大喊大叫。

她一直都拿這一點沒辦法。

但現在,每次兒子不尊重她的時候,她都會清晰而堅決地兒子講:

我是你媽,但我是有尊嚴的。

我不允許任何人侵犯我的尊嚴。

你是我兒子,一樣也不可以。

不僅講,她也在行為上表達這一點。

這個邊界和基本規則的設立,并不容易。

最初兒子嚴重拒絕接受,有時歇斯底里地大鬧,情形非常可怕。

但慢慢地,他哭鬧的時間變少了,能稍微變安靜了一些。

不僅如此,她兒子也開始尊重課程秩序,不肆意冒犯同學了。

還有,以前媽媽試著給兒子找過補課老師,但兒子完全不接受,但現在,他可以接受了。

類似轉變有很多。

隨之而來的一個轉變是,他可以學得進去了,成績也得到了改善。

這個改變是怎麼發生的?

我曾多次與前面那位來訪者探討,她孩子的轉變是如何發生的。

后來這位女士總結說, 以前她沒有在母親的位置上,現在在這個位置上了。

詳細解釋是,因為在她的成長歷程中,常常被父母壓迫。

所以在她看來,所有這樣的權威,都是迫害性的。

因此,當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她選擇了相反的方式去養育孩子,堅決不讓自己成為這樣的母親。

可這一點過了頭,變成,她徹底不能做一個權威。

盡管她是監護人,是成年人,但面對孩子時,倒像是孩子才在那個權威的位置上。

孩子不僅在自己的事上說了算,也可以控制左右母親。

這意味著,這個男孩原始的全能自戀,在和母親的關系中得到了過度滿足。

于是他也到其他地方去尋求這份滿足,得不到時就要麼鬧,要麼封閉起來。

因而,產生了人際、學習和閱讀等障礙。

但是,當能和孩子之間劃分邊界,并設置基本規則時,她覺得,自己終于在母親的位置上了。

而且這時,自己是「有基本善意的權威」。

即,我設置基本規則,并且為孩子考慮一些事情時,真的是在站在孩子的立場上,考慮孩子的福祉,而不是為了自己耍自戀。

大人是「有基本善意的權威」,使得孩子愿意信賴外界是善意的。

對于孩子而言,才是較好的關系模式。

要知道,關系是動態的。

如果你入侵對方,對方就會防御。

比如開頭那位成績一落千丈的女孩。

因為學校的管制,讓她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入侵。

所以用了「生病」這種方式去抵觸學校。

如果你徹底缺位,對方就會篡位。

比如來訪者的兒子。

因為媽媽不在位,所以過度自戀,無視知識,也學不進去。

因此,當父母的,要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角色。

既不能做一個「迫害性的權威」,同時也不要不在「父母」這個位置上。

孩子需要支持時,盡量給出一份自己的能力和力量;

孩子需要走遠時,盡量給他們營造一種寬松的氛圍。

這時候,孩子會把外界當做一個基本善意的部分。

不會把書本和知識當做是敵意的入侵或可有可無的存在,并且允許知識進入到自己的心靈里。

最后

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會懼怕有一個充滿敵意的對象在左右著一切。

然而,當能確認在自己不能控制的邊界之外,是一個基本善意的對象,這時便愿意接受,也愿意去依戀對方。

當然,除了基本善意,還有能力,例如:

父母是更有力量的、更能保護自己的。

當確認這一點后,孩子感受到的便是一個充滿情感、平等的環境。

他們便會放下對敵意的防御,也會更自主地在孩子這個角色上。

也因此,可以擁有了一份安寧。

當心靈是這種境界時,學習,即吸收信息,就變得非常直接, 困難就是客觀困難,多花時間多想辦法即可掌握。

主要是,他們真心愿意去努力。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