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出品必屬精品?曾經爆火的生存遊戲神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怎麼不好看了

张1 2022/12/26 檢舉 我要評論

去年的《魷魚游戲》,可以說是Netflix近兩年最大的爆款電視劇,播放量輕輕松松就突破1億大關。

這種類似生存游戲的模式可以說從誕生起就非常吃香,遠有《大逃殺》《逆境無賴開司》,近的有《饑餓游戲》《黑鏡》,直到現在依然爆款頻出,堪稱是新樣板戲的代表之一。

今天要來聊的這部《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也是最近幾年非常熱門的同題材電視劇。

首先插播一則有趣的細節,故事主角有棲(arisu,和愛麗絲同音)和宇佐木(usagi,和日語中的兔子同音)的姓氏在日本算是比較稀有的,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掉進兔子洞,并且在白兔陪伴下展開一段冒險的童話主角愛麗絲。

實際上, 本劇很有成人版《愛麗絲夢游仙境》的味道

說的是男主角有棲良平和兩個朋友在見到一場盛大的煙花后,被傳送到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從P5玩家非常熟悉的JR澀谷站走出來后,盡管還是身處澀谷的鬧市街頭,但這里就好像是剛被小胖子大男孩轟炸過一樣,街上一個人都沒有,到處盡顯殘敗的景象。

而在這個名為「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國度里,他們被迫參加一場場賭上性命的游戲,通過智謀合作努力活下來,最終找到真相,回歸現實。

同樣Netflix金主爸爸砸錢,類似的生存游戲主題,和《魷魚游戲》不同,本劇還有漫畫的同名原作兜底,2020年推出第一季的時候就拿下了日本地區的收視冠軍。

相比于《魷魚游戲》在評分網站有46萬人評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這點數據多少還有點「冷門神作」的味道

有了背后金主,《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制作水平也比傳統日劇要精良不少,每一集都有1小時左右,不管是鏡頭質感還是特效場景都可以對標一部普通的劇場版。

制作卡司也可謂是相當豪華。

不僅找到了被譽為「真人版漫改小王子」的山崎賢人扮演主角有棲良平,我覺得倒也不是說他有多帥,主要還是不管多麼離譜的扮相,這個五官端正的小伙子都能拿捏住。

國民男神山下智久,為了出演本劇甚至可以接受「真·全裸上鏡」。

剩下演員不管知名的還是不知名的,基本也為這部劇付出了很多。

這小伙子我在別的片場看到過,挺干凈挺帥氣一人兒

剛好在兩天前,《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上了第二季,讓很多期待許久的觀眾有些意外的是——本劇在評分網站上只有6.5分了,看著還有進一步的下跌空間。

如果還有連第一季都沒看過的朋友,在正式進入主題前我先給你們補充一下知識。

如果說,《魷魚游戲》的生存游戲反映的是小人物被資本無情碾碎,以及他們在成為碎片前展現那麼一丟丟人性光輝。

那麼《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看點就和《逆境無賴開司》《欺詐游戲》等日式生存游戲作品很相似,常常以更爽快的斗智斗勇引人入勝。

好比是,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中所有游戲都遵循著一套嚴格的規則邏輯—— 游戲的類型傾向會以撲克牌的四個花色代表,方片代表純智斗,黑桃考驗體力戰,梅花是兼顧了方片和黑桃特色的平衡型,而最惡心的紅桃則常常要考驗人性最丑陋的部分,而數字越大,代表游戲的通關難度越高。

這為每場游戲帶來了觀賞性上的新鮮感。

我們回顧第一季就會發現——第一場游戲電視劇將原創的梅花3「生與死」替換了漫畫中的「神簽」,規則是玩家們需要在由一個個房間組成的密室中找到生門,錯進死門或是在時間倒數完前沒有移動,都會在瞬間被火海淹沒。

看上去是一個純看運氣的游戲,實際上通過對于建筑規格、房間大小的分析,有棲他們找到了唯一解并逃出生天。

第二場游戲黑桃5「捉迷藏」,手無寸鐵的玩家被封閉在一棟公寓樓里,樓里還有一個幾乎全副武裝的「鬼」,玩家不只要活下來,還要在限定時間內找到鬼的大本營,然后按下機關讓鬼自爆。

無敵的鬼和弱小的玩家之間強烈的反差讓這個游戲一看上去就非常刺激,在游戲中, 常常拉遠鏡頭讓鬼和玩家同框的鏡頭也讓人有種正在被追逐的臨場感,腎上腺素拉滿。

第三場游戲紅桃7「狼與羊」,看上去是個很普通的逃殺游戲,1只狼抓3只羊。

實際上每個玩家的身份都可以通過相互對視調換,而時間結束后,只有身份為狼的玩家能活下來,所以游戲變成了3只羊瘋狂追1只狼,想要交換身份。

在狼羊相互追逐的過程中,觀眾漸漸看明白了游戲的目的——考驗其中一名玩家能否背負另外三人的生命活下去。

盡管主角活下來多少有點光環護體,但觀眾也能感受到兩位好友對于生的渴望、不愿承擔責任的逃避,還有自我犧牲讓他人活下來的閃光點,當這些復雜情緒在同一個體上合理地承接轉折,我們一般就會說他 真的很像一個人,說明人物刻畫至少到位了。

用三場比賽,《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呈上了一段有燒腦、有和強大敵人對抗的緊張刺激,還有人性在黑暗中展現光芒的獨特故事,瞬間就抓住了觀眾的眼球。

在第一季的后半段,還引入了「海濱」這一全新勢力,許多原本逃避現實的普通人,在秩序崩壞后選擇抱團取暖,他們在帽匠的帶領下共同組建了一個小型社會,一起參加游戲,一起分享資源,一起享受狂歡,最終這個烏托邦因為臥底(游戲發牌員)的陰謀而一夕覆滅。

而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世界觀,游戲背后的真相,也在這一過程中不斷被揭示。

看過《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的朋友,應該能夠理解,為什麼很多人說遠不如第一季好看了。

一方面,游戲規則帶來的好奇感紅利已經差不多到頭了。

另一方面,第二季的游戲并沒有第一季那麼邏輯嚴密,在我看來遠不如第一季那麼精彩,實際上我有個朋友因為看了字幕缺失的第二季,已經因為錯過規則介紹而看不懂游戲過程了。

像是方片Q的「天平游戲」,規則是玩家和方片Q每個人從0-100選擇一個數字,最終大家選擇數字的平均數乘以0.8,誰的數字最接近誰贏,輸的要扣分,扣完就死。

為了保證公平,每當有玩家出局還會加入新的規則(比如如果有兩人選擇同一個數字就都作廢并算失敗/如果一方選擇0,另一方選擇100,那麼選擇100的玩家獲得勝利)。

這總應該能貢獻一段非常精彩的智斗了吧?

結果呢,一開始大家還在分析該怎麼選數字(越小越好,最好無限趨近于0),而當最后苣屋落后3分時,他卻連著選了3次100,對面的方片Q大哥則連著選了3次0,我就感覺要不是規則限定玩家必須鎖在椅子上不能動彈,這兩個人得爭著親手把頭上的硫酸盆給捅翻嘍。

而對于兩人送人頭的理由看著講了一堆,但實際上并不能讓我感到信服,也是編劇整不出新活了,只能靠嘴炮和大道理掩蓋邏輯上的不足。

這還不算,還有劇版原創的游戲黑桃Q「將棋」,如果說漫畫中的游戲稍微改編一下還不至于很離譜,那原創部分可以說和人的正常邏輯毫無關系了。

游戲規則和很多人都玩過的鬼捉人差不多,陣營分為黑桃Q和玩家,當鬼的玩家可以通過觸摸敵方背上的按鈕可以將其化為己方陣營,然后下一輪雙方人鬼立場互換,最后16輪后看哪方人數更多則獲得勝利,失敗的一方全員都會被激光射殺。

這個游戲其實有個漏洞,只要每個人都自愿被黑桃Q抓住,大家都在同一個陣營里,根本就沒有追和跑的意義。

所以編劇為它加了這樣一條附加規則,雙方陣營都有一個王,王是無法被轉化的,而玩家這邊的王恰好是個小學生。

在前幾輪,黑桃Q和她隊友有著壓倒性的體能力量,玩家很快就一一被捉到敵對陣營,但這又有什麼用呢?

對面可是有日本電視劇中絕對不會死的小學生啊!

結果,倒數第二輪比分已經懸殊到17:3(玩家方只有有棲、宇佐木和小學生)了,但靠著宇佐木一頓(想回到現實世界的)嘴炮,玩家甚至包括黑桃Q之前的隊友全都倒戈了,而那時候的世界觀還沒有完全鋪到結束所有游戲能否真的回到現實。

他們甚至忽視了在當輪游戲中被轉化的玩家會不能行動的設定,反正陣營轉換就和下黑白棋一樣快,結束時黑桃Q團隊只剩下王一個人。

你什麼種類的游戲啊?我是 大冤種類的

關于更關鍵的劇情我就不展開聊了,省的你們埋怨我劇透,反正《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第二季的最后兩集我幾乎是一邊玩手機一邊看完的,揭示真相的信息量,最終BOSS游戲的精彩程度雙雙拉了。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第二季為什麼不如第一季?這不得不提到日本編劇/漫畫作者的一個「通病」——他們太喜歡上價值觀了。

在我看來,觀眾都是非常誠實的, 在被大道理說服之前,他們往往會更關心一部電視劇的硬件

好比是昨天剛完結的《孤獨搖滾》,這部作品探討的話題同樣很形而上,有思考人在現代社會中該如何自處,有探討孤獨的意義,但最終呈現,以一個女高中生波奇醬走出社恐找到伙伴的小故事,將大道理傳到了所有觀眾的心里,這種就屬于是站著把價值觀給傳達了。

在話題熱度上力壓mappa的大制作《電鋸人》成為真正的「十月霸權」,不無道理。

或者說《逆境無賴開司》,人家也用類似的生存游戲講故事,但它勝在劇情展開天馬行空又不失合理性,開司這個主角又賤又有擔當的形象也非常真實討喜,斗智斗勇的部分又常常是以邏輯取勝而非嘴炮。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最大的問題在于說教太生搬硬套,觀眾看了也不是很服氣的那種,當說教的濃度遠遠超過情節、人物、視聽效果帶來的感官刺激后,第二季6.5的評分也情有可原了。

你說,大家都是被工作被資本家壓榨的社畜,每天晚上11點都恨不得對著PH狠狠導上一發,好像這麼做能把一整天的不開心都沖走一樣。

憑什麼打開一部原本以為的爽劇,還要被各種普世價值觀射一臉?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