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什麼條件,就怎麼養孩子

li李 2022/10/07 檢舉 我要評論

為人父母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肯告訴孩子關于生活的真相,讓孩子整天泡在蜜罐里。

然而,終有一日,我們的孩子要獨自踏上屬于自己的旅程,到那時,沒有什麼比獨立生存的能力更加重要。

前段時間,我聽說了一件糟心事:

老家一個遠房表姐的兒子童童,偷偷拿父母的手機往游戲里充錢。

等在城里當環衛工、每天三班倒的表姐發現時,自己辛辛苦苦攢下的4萬元積蓄,只剩下幾十塊了。

表姐夫得知后,氣憤不已,質問童童怎麼能這麼做。

童童卻一臉不服氣,說:

「我們班好多同學都玩這個游戲,他們都有皮膚、道具,憑什麼我不能有?」

聽說這件事后,在場的人無不嘆息,為童童的不懂事感到無奈,更為表姐的不易感到心疼。

然而,其中一位親戚卻搖搖頭:

「不容易什麼啊?說句難聽的,這都是他們(表姐、表姐夫)自己造的孽啊。

明明就是普通人家,非要跟人家條件好的比,吃的、穿的、用的,樣樣都買名牌。當初為了給孩子買一雙限量版球鞋,兩個人面條就咸菜吃了三個月。

這又是何必呢?家里什麼條件,就怎麼養孩子唄。」

親戚的一番話,讓我陷入了沉思。

是啊。

從什麼時候開始,很多父母明明不是富人,卻以富人的標準滿足孩子的要求,鉚足了勁兒把自己當成孩子的印鈔機。

結果,卻培養出了絲毫不懂得體恤父母的「碎鈔機」,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見肘。

全民富二代

只會滋生孩子的虛榮和懶惰

之前,我曾看到過不少關于「兒童名媛培訓班」的報道。

一群10歲左右的小女孩,穿著公主裙,頭戴小王冠,在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里,學習西方禮儀。

她們或是端坐在餐桌前,雙手拿著餐巾,輕輕擦拭嘴角。

或是捏著高腳杯,淺笑著互相碰杯。

由于這類培訓班往往都收費不菲,一節禮儀課動輒就要上千,我一度以為只存在于新聞中。

直到前陣子,我在朋友圈看到兒子的一個女同學佳佳竟然也在上禮儀課。

佳佳媽驕傲地說,生女兒就是要把她養成優雅的小公主。

然而,當我和兒子聊起佳佳時,兒子卻一撇嘴:

「她成天說自己是小公主,上次小組長讓她做值日,她不肯干就算了,還說是我們不夠紳士。」

有一回,我去接兒子放學,正好遇見騎著電動車、還沒來得及換下超市制服的佳佳媽。

沒想到,佳佳見到媽媽后卻是臉色一變。

一邊加快了腳步,一邊數落起媽媽:

「你來干什麼?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不用來接我,你看看你身上穿的都是什麼……」

望著她們漸漸遠去的背影,我不禁想起了一句話:

全民富二代,才是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哀。

多少父母,本著「再苦不能苦孩子」的觀念,哪怕吃糠咽菜、壓彎了脊梁,也要讓自家孩子過上富人的生活。

可最終,卻硬生生養出一個不知人間疾苦、虛榮自私的「富二代」。

還記得那個「狀告父母不養之罪」的匡正軒嗎?

匡正軒雖然家境貧寒,但由于母親的溺愛,他從小到大都過著「少爺」般的生活。

每次父親想要他做點事,母親總會替他推開。

直到匡正軒年近三十,父親老去,母親患了糖尿病,需要大量的錢來治病。

可他依舊每日游手好閑,躺在床上睡覺、玩手機,靠著年邁的父親做建筑工人掙的那點辛苦錢過活。

不僅如此,他還大放厥詞,說國家應該出台一個明確的法律,不要說孩子到了18歲就可以不養了。

只要孩子沒有能力,父母就應該一直養下去,否則,就是犯了「不養之罪」。

何其悲哀?

窮家富養,本是父母出于對孩子的愛。

可當富養沒了底線,愛失去了限制,反而成了一把扼殺孩子美好質量和生存能力的刀子。

窮家富養出不了貴子

只能出逆子

有這樣一則視訊給我留下過深刻的印象:

一位快遞員父親因為沒能給兒子買蘋果手機,被16歲的兒子要求在門外罰站。

兒子對著父親破口大罵,甚至讓父親跪在自己面前認錯。

「我要是回家看不見蘋果,你給我當兒子聽見沒?」

更令人沒想到的是,當兒子兇狠地質問父親「知道錯了沒」,這位父親竟然顫抖著回答道:

「我錯了,兒子。」

而這句話,也從某種程度上向我們揭示了為什麼現在寒門難再出貴子。

有的父母因條件不寬裕,便總覺得自己虧欠了孩子,所以加倍嬌慣、寵溺孩子。

哪怕自己再苦再難,也舍不得拒絕孩子的無理要求。

然而,這種無底線的溺愛與縱容,卻剝奪了孩子的上進心、奮斗力,讓原本能撐起一個家的頂梁柱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敗家子。

無獨有偶。

在一檔調解節目中,我也看到過類似的案例:

黑龍江齊齊哈爾市,有一個臨近內蒙古的小村落,名為大泉子村。

這個村子里有一戶徐姓人家,周圍人只要一提起他們家的小兒子徐賀軍,便個個都直搖頭。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作為家中最小的孩子,徐賀軍自從一出生,就得到了父母無限的寵愛。

后來,因為得過一次重病,父母更是對他有求必應:

不想讀書,父母就放任他輟學在家;

沒有謀生能力,父母就讓他住在家里,給他洗衣做飯,靠干活種地養著他。

而如今,已經38歲的徐賀軍,平日里唯一的愛好就是酗酒:

50斤一桶的高度白酒,幾天就被他喝個精光,酒醉后的「助興節目」,就是抄起一根馬鞭,抽打父母。

就這樣,他曾打斷過母親的三根肋骨,還逼著老父親跪下喊自己「爹」……

正如教育家馬卡連柯說的:

「一切都給孩子,犧牲一切,甚至犧牲自己的幸福,這是父母給孩子最可怕的禮物。」

其實,很少有哪個孩子天生就懂得體恤父母。

只有當他們切切實實感受過父母的艱辛和不易后,才會對父母的給予心存感激,才會想到用拼搏和奮斗回饋父母的一片苦心。

否則,他們只會一輩子不成器,一輩子趴在父母身上敲骨吸髓。

到頭來,還嫌父母給得不夠多、不夠好。

勤奮和努力

才是給窮孩子最好的饋贈

作家艾小羊曾在文章中提到過一種現象:

很多貧窮的父母,為了不讓別人說自己的孩子是窮人,所以干脆不讓孩子穿便宜的衣服、不讓孩子去咖啡館打工。

可這種過剩的自尊,反而讓貧窮家庭的孩子特別「晚熟」。

「當同齡人已經知道踏踏實實為一日三餐、十年后的生活拼命時,窮孩子卻還抱著熱乎乎的自尊心,幻想只要擺出成功人士的派頭,就能成功。」

實際上,對普通家庭,乃至貧困家庭而言,父母能夠給予孩子最好的禮物,從來都不是讓孩子泡在蜜罐里,逃避著生活的真相。

而是盡早幫孩子接受家庭條件有限的事實。

這樣,孩子才能在實踐中錘煉自己,感受真實世界中父母的不易,懂得奮斗拼搏的意義。

比如之前,山東棗莊,那個被眾多網友贊揚的11歲男孩。

暑假里,他每天要幫爸爸看三個攤位,從早上七八點一直看到晚上十一二點,在此期間,他還會無比熟練地為顧客切餅、盛粥。

當別人問男孩是否覺得辛苦時,男孩說:

「沒什麼可辛苦的,沒有苦就沒有甜,再累也沒有我爸爸累。」

相信男孩的父母聽到這話,一定會倍感欣慰。

再比如,那個火遍全網的小伙鐘朋辰。

在今年大學聯考中,他考出了652分的好成績,被北京大學錄取。

當大學聯考結束后,他既沒有像別人那樣四處旅行,也沒有邀請親朋好友辦升學宴,而是陪著做清潔工的媽媽一起打掃衛生。

他說:

「我終于可以安心下來,幫著媽媽好好干活了。」

其實,每逢假期,鐘朋辰都陪伴在媽媽身邊。

夏天室外氣溫高,這個懂事的男孩,總是會搶著打掃室外,讓媽媽待在室內工作。

正因為體會過父母的艱辛和生活的不易,鐘朋辰在學習上總是異常刻苦:

每天早上4:30起床,早餐5分鐘,午餐9分鐘,晚餐7分鐘,就連上廁所,他也是捧著書去的。

就這樣,如愿考取了北大。

看了各種窮家逆子和寒門貴子的故事后,我們不難發現:

一個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平白獲得地物質越充裕,他的內心就越空虛,就越沒有拼搏奮斗的動力。

相反,如果能盡早向孩子展示生活的真相,引導他勤奮和努力,他自會成為自我命運的引領者和一個家庭的領跑者。

詩人余光中在《寫給未來的你》中寫道:

「不管世界潮流如何變化,但人的優秀質量卻是永恒的:

正直、勇敢、擔當、獨立。」

在我看來,這句話,對那些家境不如意的父母格外有借鑒意義。

為人父母最大的成熟,不是去跟那些一生下來就住在羅馬的人做比較。

而是坦然面對自己的不足,賦予孩子一些優秀的質量,與孩子合力朝著羅馬前進。

哪怕步履緩慢,但只要晝夜不息、迂回前進,我們的孩子終會變得勤勉、謙遜和上進,從而擁有獨立行走世間的能力。

到那時,我們與羅馬距離自會越來越接近。

愿為人父母者,都能用精神富養出心懷感恩、獨立奮進的孩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