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江湖人稱「元朗之虎」,大戰鷹嘴哥

漫酱~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早年的香港,黑道猖獗,其中以新義安、和勝和、14 K三大社團最為著名。

大勢力之間爭地盤是家喻戶曉的事情,今天你拿下油水豐厚的地盤,等過兩天見到你發展得不錯,其他社團開始眼紅,隨后帶著馬仔將你趕走,這樣的事情并不少見。

但也有比較特殊的地盤,這種地方還有三個。

江湖有傳言:「和勝和荃灣一條龍、新義安屯門清一色、14K元朗一桿旗!」

這句江湖傳言說的便是荃灣、屯門、元朗這三個地方,分別被和勝和、新義安、14K三大社團獨霸一方。

荃灣當年是由和勝和傻福、傻澤兄弟倆發展起來的,江湖稱之為「勝和兵庫」;

屯門則是新義安「大總管」林景、林江帶著「屯門之虎」黎志強與「側頭宋」打下;

而元朗這兒,便是由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親手締造出來,「四眼細」這人頗具傳奇。

1950年,「四眼細」生于元朗洪水橋,原名李枝葉。

家境貧寒令「四眼細」早早地出了社會,加入了14K,他在元朗十八鄉西部一帶崛起,后來又在屏山和青衣一帶站穩跟腳,又迅速向天水圍、元朗市中心、流浮山、錦田一帶發展。

李枝葉的勢力極大,他與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九江街佛爺」華喜、「九江街霸王」立章、14K「梅字堆話事人」豬嘴洪齊名,并稱為「14K五虎」!

并且在江湖上,他還被稱為「元朗之虎」,14K社團內能被稱為「虎」的,他是獨一份。

當然,李枝葉能把元朗打造成鐵打的營盤,靠他自己可做不到,這兒離不開兩個人。一個是14K的「先鋒官」陳仲英,另一個便是「元朗教父」戴權。

14K的成員,第一個到香港插旗的人便是陳仲英,他能文能武,深得14K創始人葛肇煌的信任,因此才會派他來打前站。

陳仲英的地位與「二路元帥」陳清華、開辟「九江街惡人谷」的「大鼻登」相差無幾。

陳仲英作為開山元老,雖然是退休了,但是他的門生還是很多,在黑白兩道仍然極具影響力。

陳仲英對元朗極有感情,因為早年他的第一站便是在元朗落腳,表面上是賣糖水的小販,暗地里為社團招兵買馬,聯絡各方。

李枝葉開始在元朗崛起后,陳仲英在背地里給他很多支持,讓李枝葉的地位越來越穩,直到他一統元朗江湖。

李枝葉與陳仲英雖然沒有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因此在陳仲英病逝后,李枝葉在其葬禮上親自迎賓,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感激老人的培養。

「元朗教父」戴權和李枝葉一樣,都是在元朗出生的人,但戴權卻并非尋常人物,而是出自當地的名門。

八十年代,戴權趕上了時代的發展,在房地產的生意上賺得盆滿缽滿,最鼎盛的時候,資產超過了二十億,據說,那時候元朗的大部分店鋪都是他的。

并且戴權在政界和商業圈都有很大的關系,常聽到有人叫他「權叔」。

戴權發達的時候,李枝葉可以說跟他是形影不離,戴權將大部分的事務都交給李枝葉處理,李枝葉無疑是戴權的得力助手。當然,為戴權做事的同時,李枝葉也從中積累了不少關系。

當然,人也總有分離的時候,在2008年,戴權宣告破產后,李枝葉與他越走越遠。

作為混混出身的李枝葉,能被眾大佬所看重,在早年自然是經歷過不少戰斗。

80年代,「四眼龍」向華炎與「大總管」林景所帶領的新義安社團厚積薄發,開始四處插旗。

彼時的尖東作為一個油水豐厚的地盤可謂是兵家必爭之地,盤踞在這兒的便是14K的「黑白無常」兩兄弟。

但是新義安在林景的帶領下,紀寶與冷聲聯手殺入尖東,「黑白無常」倆人勢單力薄,只能請求社團內的猛人來救援。

李枝葉所在的元朗,一直猶如社團的「萬金油」,哪里有需要,他就會出現在哪里。

「黑白無常」告急,李枝葉義無反顧,帶著一百多名手下前來支援,對上了還在紀寶手下的「尖東虎中虎」黃俊。

黃俊也是一個心狠手辣之輩,與李枝葉你來我往,打得不可開交。但是另一邊,「黑白無常」已被紀寶與冷聲打得潰不成軍,敗走尖東,退回缽蘭街,李枝葉作為援兵,也只能跟著退。

90年代,14K「梅字堆話事人」豬嘴洪帶著人馬從北角出發,殺入屯門。屯門可是新義安的地盤,在江湖上號稱「清一色」,由「屯門之虎」黎志強與「側頭送」黃天送鎮守,倆人極為強悍。

在黎志強與黃天送的合力之下,「豬嘴洪」被打退,但「豬嘴洪」不甘心,于是找到了李枝葉,李枝葉一聽,立馬帶著兩百多個馬仔與「豬嘴洪」合兵一處,一起打入屯門。

有了李枝葉的支持,黎志強與黃天送的壓力可就大了,只能向總部求援。

最終,新義安的「御林軍」大環山人馬趕到,「大環山話事人」泰山人高馬大,與李枝葉打得難舍難分,但畢竟屯門是新義安的主場,14K只能再次敗退。

可能是李枝葉多次支援同門的緣故,成了新義安的眼中釘,沒多久李枝葉所在的元朗就遭到了新義安人馬的襲擊。

兩百多個新義安馬仔大鬧元朗,把李枝葉氣得七竅生煙。

在自己的地盤,被人打成這樣,李枝葉哪里忍得了,他藝高人膽大,面對新義安兩百多人,身邊僅帶著三五個小弟。

新義安頭目得意洋洋地走出來,正要與李枝葉對話,李枝葉二話不說,從褲兜里掏出一把AK47,對著天空一通亂掃,嚇得那頭目躲了回去,帶著馬仔們灰溜溜地逃出了元朗。

而當年李枝葉打得最兇悍的一次,就是跟和利群「鷹嘴哥」大戰的那次。那一次倆人足足纏斗了一個多月,最終「鷹嘴哥」在三十九米外被李樹枝一把四十多米的大砍刀給劈了。

李枝葉的手下「鐵人東」和「康比」還聯手做掉了「鷹嘴哥」的頭馬「阿里」。

李枝葉靠著強悍的武力,一場場硬仗打下來,再加上背地里眾多大佬的支持,很快就上位,成為「德字堆話事人」,當然,這也離不開他手底下的那幫精兵悍將。

李枝葉手底下有五個得意門生,江湖人稱他們為「五大天王」,分別是「田雞東」、「狐貍漢」、「四眼民」、「田心鵬」、「骰仔」等五位。

還有一些原本是跟其他大佬的,后來也到了李枝葉麾下效力,如原本鯉魚門大佬「雞雄」的得意門生「胡須添」、大圈的高佬和、GARY、車房強等等。

也正因為手底下有這麼多得心應手的門生幫忙做事,李枝葉才得以將元朗這一畝三分地掌握在手中。

也正是有這幫門生,所以即便是李枝葉在退休后,仍然將元朗牢牢地掌控在手中。

他的門生「田雞東」在商界極有號召力,在村里還是個代表;

他的頭馬「四眼民」也是元朗人,而且其父親還是當地的一名村長,后來他也在村里成了一名代表,極有號召力。

1999年,李枝葉在元朗選村代表的時候出現了人生的轉折。

那時候李枝葉為了增大自己的號召力,帶著百多名馬仔到元朗為自己站場子,引來了阿sir,從此李枝葉開始了接近十年的逃亡之旅。

多年后,李枝葉的兒子就要結婚了,作為父親怎麼樣也得回來為自己的兒子主持婚禮,就在兒子婚宴當場,李枝葉被捕。當然,沒多久就被放了出來,自此以后就低調了許多。

后來,李枝葉與同社團的「倫敦金教父」劉安杠上了。

劉安早年拜在14K的鯉魚門大佬王老吉的麾下,他這人十分精明,靠著頭腦為王老吉賺了不少銀兩。

王老吉有個兒子,叫做「雞雄」,「雞雄」仗著父親的勢力,在江湖上橫行無忌。

劉安的厲害常被「王老吉」拿來數落「雞雄」,對此「雞雄」憤憤不平,于是找了個機會,將劉安吊起來打,還逐出了鯉魚門。

后來劉安得到「九江街霸王」立章的鼎力支持,混得風生水起,身家十來個億,坊間稱其為「倫敦金教父 」。

而「雞雄」與李枝葉又是極為要好的鐵哥們,因此李枝葉與劉安的中間還有一道隔閡。

2008年,劉安看準元朗這兒的房地產市場,有意到元朗開發,到了元朗,自然得過李枝葉這一關。也許是利益上談不攏,也許是「雞雄」成了他們倆人中間的一道坎,經過多次的談判,雙方皆不歡而散,劉安一直進不了元朗。

沒多久后,李枝葉和平常一樣,下午到茶餐廳喝下午茶,沒想到餐廳門口一輛五菱宏光緩緩駛來,突然車上下來六七個蒙面大漢,沖進茶餐廳內直奔李枝葉,李枝葉雙拳難敵四手卻躲無可躲。

隨后,阿sir趕到,在錄口供的時候,李枝葉卻沒有說出是誰下的手,他的內心里,仍是想著江湖事江湖了,準備跟劉安玩一場大的。

沒多久,劉安也被帶走接受調查,當然也可能是出于保護的目的。

自此以后,李枝葉就很少在江湖上露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