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那群10歲女孩的勾心斗角,才知道成年人對受氣的誤解有多離譜

li李 2022/09/14 檢舉 我要評論

女孩的世界里,有一種欺負是隱形的、普遍的的。

作為父母,我們一定要教女兒保護自己、大膽表達,這樣,她們才能去偽存真,擁有一份雙向奔赴的友誼。

作者 | 可樂媽最近,看了一部韓國電影《我們的世界》。

里面出現過名字的女孩一共有三個,她們分別是:

李善,家境窘迫、其貌不揚、成績普通,是那種每個班級都有,卻毫無存在感的女孩子。

插班生韓智雅,家境優渥、成績優異,但在自己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失婚了,所以一直跟著奶奶生活。

寶拉,長相姣好、身材高挑,常年位居班級第一,也是小團體的核心人物。

平均年齡10歲的她們,是小學四年級某班的同班同學。

在大人看來,這個年紀的女孩,每天不過就是上上學、寫寫作業,然后跟朋友玩一玩。

可事實上,小孩子的世界遠比我們想象得更復雜。

特別是幾個女生之間的「友誼」,充滿了小心機和暗流涌動,連成年人看了,都會被驚出一身冷汗......

故事要從一節體育課說起:

操場上,女孩們正用「剪刀石頭布」的方式挑選著隊友。

沒什麼朋友的李善只能尷尬地站在人群中,眼看著身旁的同學一個個被選走,卻始終沒人愿意選自己。

最終,只能被隨意塞到其中一方的隊伍中。

可李善剛上場,還沒玩幾秒鐘,就有一個聲音尖銳地指出,李善犯規踩線了。

沒辦法,李善只得再次退回角落中。

所以,總是孤身一人的李善最羨慕的就是同學寶拉:

她的身邊總是圍繞著三四個女孩子,幾個人經常在一起說說笑笑,看起來開心極了。

為此,李善多次向寶拉示好。

終于有一回,寶拉遞給李善一張生日會的邀請卡。

但同時,作為交換,李善要在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替寶拉打掃教室。

為了能加入小團體,李善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可回到家,她卻因邀請卡上的內容犯了愁,只見上面赫然寫著:

「一定要帶禮物,禮物價格必須超過5000元(約29元人民幣)喲。」

最后,家境貧困、幾乎沒有什麼零用錢的李善決定親手編一個精致的手鏈,送給寶拉當生日禮物。

可當她一個人做完了衛生,舉著禮物和賀卡,興沖沖來到邀請卡上寫的地址后,才發現:

這里根本不是寶拉的家,自己被耍了。

也正是這時,百般失落的李善,認識了新來的轉學生,韓智雅。

智雅從小父母失婚,一直跟著奶奶生活。

這樣的經歷,讓她在上一所學校備受排擠,為了擺脫被孤立的狀態,她才轉學來了李善所在的學校。

兩個擁有相似經歷且都渴望友誼的女孩一見如故,便很快成了朋友。

暑假里,她們無話不說、形影不離,智雅甚至還住進了李善的家里。

然而,一件突如其來的小事卻讓這段友誼產生了裂痕:

一天早上,李善抱著媽媽撒嬌的畫面,深深打擊了從小就缺乏母愛的智雅。

在智雅眼中,原本親切友好的李善,瞬間就變得面目可憎起來:

智雅不再愛吃李善媽媽做的紫菜包飯;

抱怨著李善家為什麼沒有空調;

還開始嫌棄李善沒有手機,經常把自己的手機玩到沒電,李善媽媽又總是打自己的號碼找李善......

好友突然的變臉,讓李善又難過又不知所措。

更令她沒想到的是,智雅還在補習班里還認識了新的朋友,寶拉。

至此,兩人的友誼徹底亮起了紅燈。

再次見到智雅,已經是開學后了。

然而,在同學面前,智雅卻表現得好像完全不認識李善一樣,無視她的招手,反而跟寶拉相視一笑。

雖然李善爭取到了與智雅同桌的機會,但智雅卻跟以寶拉為首的小團體關系越來越好。

幾個人經常圍坐在智雅的座位旁,聊得熱火朝天。

可一見到李善,又都立刻「默契」地噤聲,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通過她們的討論,李善得知馬上就是智雅的生日了。

或許是為了抓住這最后一根稻草,一向乖巧懂事的李善,竟然拿了媽媽的錢,買了一件昂貴的禮物想要送給智雅。

但當智雅見到抱著禮物的李善時,臉上的表情卻是心虛多過了驚喜。

原來,跟李善說過不辦生日聚會的智雅,背地里其實邀請了寶拉幾人為自己慶生。

不僅如此,為了向寶拉表忠心,智雅還將和李善之間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告訴了小團體,借此來奚落李善。

然而,這段憑借著「出賣」昔日好友得來的「友情」,卻并沒能持續太久。

期中考試后,智雅的成績超過了寶拉。

這讓一向高高在上的寶拉感到被搶了風頭,于是,她將曾經用在李善身上的手段,又悉數施加到了智雅的頭上:

孤立、排擠、使眼色,一見到智雅就故意大呼小叫,說「空氣里有股奇怪的味道」。

甚至還故意將自己的鋼筆放在智雅包里,栽贓她偷東西。

不僅如此,寶拉還通過李善,得知了智雅父母離異還謊稱出國、曾被孤立的過往。

而智雅為了報復李善,也說出了李善家窮買不起手機,爸爸酗9的事。

在寶拉的推波助瀾下,班里到處都是關于兩人的流言蜚語。

就這樣,不僅昔日的友誼消散,李善和智雅,也再一次成了被隔絕在班級之外的「邊緣人」。

電影的最后,又是一堂體育課。

只不過這一次,被剩下沒人選的除了李善,還有智雅。

沒多久,那個聲音又一次響起:

「韓智雅,你是不是踩到線了啊?」

正當智雅百口莫辯時,已經被判出局的李善鼓起勇氣,說自己可以作證,智雅沒有踩線。

智雅一愣,身后有個女孩卻突然將球砸到她身上。

這下子,智雅和李善都被淘汰了。

兩個人站在一旁,仿佛是人群中兩個格格不入的異類。

最終,電影在兩個女孩的對視中結束了。

其實,電影中還穿插了另一段友誼:李善的弟弟和一個名叫浩然的男孩。

弟弟經常跟浩然在一起玩耍,但兩個人動不動就上手,弟弟往往是受傷更多的一方。

可即便如此,弟弟依舊會跟浩然一起玩。

這種對比,讓我想起了美國作家蕾切爾寫過的一本書:

《女孩們的地下ㄓㄢ爭》。

蕾切爾曾與數萬名女孩、家長和教師共事過十年。

有一次,她走進當地最好的學校之一林登學校,與八組九年級的女生討論了一個問題:

「男孩的攻擊行為與女孩的攻擊行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結果,從第一組到第八組,女生們給出了高度相似的答案:

「女孩會因為各種原因跟你翻臉。」

「女孩會說悄悄話。」

「女孩會從你的弱點笑話你。」

「女孩會計劃,會預謀。」

「女孩喜歡在背后報復你。」

簡而言之,相比于男孩世界中「靠干一架徹底解決問題」的簡單。

女孩之間的敵對往往是隱秘的、持久的、非暴力的。

這種差別跟天性無關,很大程度上其實是由教育造成的。

一項研究證實:

從很小的時候起,父母和老師就會阻止女孩進行肢體觸碰或直接攻擊行為;

而面對男孩的小沖突,成人或是表示鼓勵,或是不屑于插手。

1999年,密歇根大學的另一項研究更是進一步指出:

盡管男孩才是更吵鬧的那一方,但成人卻會更加頻繁地要求女孩安靜點,這種頻率大約是對男孩提出要求的三倍。

她們往往會采用一種隱性的攻擊行為。

我摘錄了兩個事例:

第一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群奇伍德學校的九年級女生,她們洋洋得意地向作者分享自己對別人不好的手段:

在走廊上猛撞其他女孩——老師會以為你在走神;

把另一個女孩的書碰掉了——老師會當作意外;

寫一張匿名紙條、畫一張可笑的漫畫、翻白眼、散布流言蜚語、告訴老師她作弊——反正老師也不知道是誰做的,即便被發現了,只要流著淚道歉就沒事了......

第二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名叫凱茜的十歲女孩。

凱茜、貝卡和凱莉,三人原本是好朋友。

但有一天,貝卡突然打電話問凱茜喜不喜歡凱莉,還說了不少凱莉的壞話。

凱茜不想說關于凱莉的壞話,便試圖轉移話題。

可沒想到,凱莉當時就在貝卡家里,掛了電話后,貝卡告訴凱莉,凱茜罵她。

隨后,貝卡和凱莉就開始一起針對凱茜:

無視凱茜說的話;

排隊時互相牽手,拒絕凱茜的加入;

寫小紙條造謠凱茜住棚屋,窮到買不起好衣服......

為此,凱茜又無助又自責。

甚至產生了厭學情緒,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

怪笑、使眼色、散布謠言、刻意孤立......

這種隱形欺負,父母和老師要麼毫無察覺;要麼發現了也不當一回事,只覺得是朋友之間鬧別扭,或是受氣者自己不合群。

然而,對于深陷隱形欺負的女孩而言,所遭受的痛苦卻令人絕望。

怎麼辦?

作者蕾切爾在書中提到過一種親子共同行動的方法。

她取每個行動的首字母,將其命名為「女孩方案」(GIRL):

「G」,「收集(Gather)選項」:指要求女兒列出當某一情形發生時,自己可能做出的所有選擇。

假設,不知道從哪天起,午休時,女兒的好友突然不再等她一起去食堂了。

這時候,擺在女兒面前的選項可能是:

「和其他朋友一起去吃飯」、「不再跟好友說話」、「上網問好友」、「當面告訴好友自己感覺很孤單」、「向父母求助」等。

而父母要做的,就是把女兒提到的選項記錄并收集起來。

「I」,「我(I)選擇」:指女兒最傾向的選擇。

經過思考,女兒選擇了「上網問問好友為什麼不等自己」。

「R」,「理由(Reasons)是......」:指要求女兒列出選擇該策略的理由。

女兒可能會覺得,比起當面詢問,在網上提問自己不會太尷尬。

「L」,「列出(List)后果」:指要求女兒做出該選擇后,預想可能發生的情況。

當女兒在網上問完,對方可能因為不在線,沒有看到;可能敷衍幾句,不直接回答;也可能說出真正的原因......

而這時,父母要做的,就是陪女兒一起想接下來的話術,引導孩子練習社交技巧。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時候,父母要避免以下幾種說法:

❎錯誤的說法是「我一直就不太喜歡你的那個朋友」;

✅正確的說法是「既然xxx讓你這麼難過,為什麼還要跟她做朋友呢?」;

❎錯誤的說法是「凡事多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對」;

✅正確的說法是「要不要我陪你一起想想為什麼會這樣?」;

❎錯誤的說法是「她只是嫉妒你」;

✅正確的說法是「你覺得她為什麼要這樣呢?」;

❎錯誤的說法是「也許是你太敏感了」;

✅正確的說法是「你是怎麼看出她們不是在開玩笑的?你覺得她們是想讓你難過對嗎?」。

作家劉娜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孩子弱小時,父母一定要強。

這‘強’,不是強詞奪理,不是恃強凌弱,而是‘我本普通,但絕不可欺,我本善良,但有所不讓’。

然后,站成一棵樹,讓孩子知道你在;

走成一條路,讓孩子在見過‘保護’和‘珍貴’的模板后,學會保護自己,珍貴自我。」

一個在外部世界已經遭受過傷害的孩子,最渴望的,無非是父母無條件的愛和接納。

得到了安慰和理解的孩子,內心自然會生出力量,幫助她們穿越黑暗。

所以,一定要記得告訴孩子:

有些路,注定只能你一個人去走。

心里有你的朋友,不會讓你孤單心痛;心里沒你的朋友,再多的忍讓也是沒有用。

你是唯一,你最珍貴,終有一段雙向奔赴的友誼,會為你而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