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到了青春期,你的教育方式該改改了

li李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青春期的孩子叛逆難管、情緒多變,與其和他直接沖撞,不如多做飯、少說話,用理解和寬容陪伴他平穩度過這個重要階段。

百家講壇的主講人趙玉平講過一個身邊的故事:

有天,一位當媽的朋友忽然給他打電話,上來就是哭訴:

「趙老師,這日子沒法過了!」

原來,某天她在家里打掃衛生,看到寫作業的兒子從房間去客廳倒水,她就順嘴問了一句很平常的話:

「作業寫完了嗎?」

沒想到兒子聽到立馬炸了:

「問問問,問什麼問,一天到晚就知道問!再問我不寫了,你少管我!」

說完,他就回到屋里,「砰」地一聲把門關上了。

這位母親瞬間懵了,她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就隨口一問,兒子怎麼火氣這麼大。

第二天,趙玉平找這個男孩談心,男孩對他抱怨道:

「自從自己上了初三,爸媽就特別為他的學習操心,但是又看不懂他的功課,就開始天天催進度,讓他抓緊時間,快點寫。」

可每次問他作業寫完沒,他回答寫完了的時候,媽媽就開始嘮叨:

「寫完了還在沙發上發呆?還不抓緊時間去做做習題,背背單詞!

就這破學習態度,每次都是推一推動一動,我跟你爸辛辛苦苦在外面掙錢,你就這個德性,你對得起誰啊?」

但如果他回答沒寫完,媽媽又開始指責:

「沒寫完,沒寫完還不抓緊時間去寫?就這破學習態度,你對得起誰啊?」

所以,看起來只是母親的一句普通問候。

實則在她長期的說教嘮叨之下,這個男孩的情緒愈發焦躁,就像一根脆弱而緊繃的弦,一碰就會斷。

想起后台也有很多媽媽留言,說自己和青春期的孩子關系很緊張,經常會吵架,誰都寸步不讓,實在讓人頭疼。

其實,這是因為家長忽略了一件事——當孩子到了青春期,你的教育方式該改改了。

青春期的孩子,就像一個火藥包

易燃易爆炸

前一陣熱播的《大考》里,有這樣一段劇情。

兒子吳家俊喜歡動漫、二次元,想參加美術藝考。

可媽媽董碧華堅決不同意,特意辭職在家盯著兒子學習,只為沖刺名校。

有一回,吳家俊趁媽媽睡著了,便偷偷畫起自己的參賽作品,不料正好被醒來的媽媽抓個正著。

媽媽大發雷霆,毫不留情地毀了這幅耗費了兒子幾個月心血的參賽作品。

吳家俊忍無可忍,終于爆發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

「你真是太惡毒了,你連后媽都不如!」

「以后我考得遠遠的,再也不要看到你,我要離開這個家!」

董碧華氣急敗壞,狠狠地抽了兒子一個耳光。

而吳嘉俊也不甘示弱,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

相信這一幕對許多家有青春期孩子的父母來說,都無比眼熟。

自從孩子進入青春期,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氣氛就愈發劍拔弩張。

原來那個溫順、聽話的乖寶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敏感、叛逆的小刺猬。

一言不合,就開始頂撞父母,大吼大叫,甚至離家出走。

兒童心理學家溫尼科特曾說過:

「我種了一個小寶貝,卻收獲了一枚炸彈。」

這枚炸彈指的就是青春期。

多少父母被叛逆難搞的孩子,折磨得精疲力盡、苦不堪言。

其實,這是因為青春期的孩子由于大腦和激素的變化,往往有兩個特點:

一是負責執行控制中樞的前額葉皮質發育不完全,容易沖動;

二是自我意識強烈。

這就導致,當他們與父母產生對立時,就會表現得更加易怒、情緒化。

今年2月,杭州一位14歲的男孩因瑣事與家人爭吵后離家出走,竟然在涵洞里住了兩天,要不是民警及時找到他,后果不堪設想;

還有8月的時候,青島一個16歲的女孩要坐火車去常州見陌生男網友,父母不同意,她便一氣之下把父母拉黑,一個人偷偷出發,還好被民警接了回來......

不得不說,青春期的孩子就像一個火藥包,易燃易爆炸。

而且父母稍有不慎,就容易釀成悲劇。

所有教育手段到了青春期,都將失效

都說青春期的孩子叛逆、暴躁、不好管。

然而,更讓父母覺得挫敗的是: 打罵、發脾氣、講道理......這些曾經能讓孩子屈服的手段,到了青春期,也都統統失效了。

孩子們變得軟硬不吃、油鹽不進,犟得就像是一頭老牛。

《變形計》里有一個男孩鄭子豪,特別喜歡玩電腦游戲。

做律師的爸爸看不慣,一有機會就滔滔不絕地給他灌輸各種大道理:

「你知不知道打游戲是不對的?」

「你這樣打游戲是會上癮的,就像抽鴉片一樣,玩物喪志。」

「你要搞你的學習,你只有學習搞好了,你才能搞一搞娛樂的東西。」

而鄭子豪就像開啟了自動屏蔽模式,對爸爸的大道理置若罔聞,反而越發沉迷游戲。

武志紅老師有句話說得好:

世界上最無效的努力,就是對孩子掏心掏肺地講道理,你講的道理越多,孩子越反感。

這句話對于青春期的孩子尤為適用。

孩子進入青春期,開始有自己的道理、主見、認知和行為標準。

如果父母還整天像個居高臨下的「大人」,噼里啪啦對著孩子說個不停,總想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孩子。

只會讓孩子覺得被冒犯,被壓制,越發叛逆、難搞。

想起一位曾在網上求助的父親:

自己初二的兒子經常躲在被窩里玩手機,他就經常半夜去逮,每次搶到兒子的手機,他都開始給兒子講道理:

「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你現在的任務是學習!

把學習搞好了,你才有資格玩手機,自律才會有自由......」

每次兒子都是不耐煩地看著父親,然后拿被子把頭一蒙,根本就不聽父親把話說完。

這時候的父親就一把掀開兒子的被子,繼續灌輸道理。

以前,兒子還能聽一聽,敷衍兩句,結果這次兒子直接發飆了:

「有完沒完,我憑什麼聽你的?」

這位父親愣住了,罵罵咧咧地走出了房間。

到了第二天,兒子干脆連學都不上了,開始跟父親冷戰。

這位父親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用的是很溫和的教育方式,也沒有暴力管教,怎麼卻反而「越管越反」了?

就是因為,到了青春期,孩子對于「我」的概念越來越強烈,渴望獨立和自由。

如果家長還是反復嘮叨、肆意指責,孩子積壓已久的情緒就會變本加厲地爆發出來。

所以,如果孩子到了青春期,你仍然像以往一樣,頻頻向孩子發號施令,期待他按照你的想法發展,那麼孩子只會用叛逆行為來向你說「不」。

父母學會這一招

孩子平穩度過青春期

那我們面對青春期叛逆的孩子,就真的無計可施了嗎?

其實不然。

清華校長王殿軍曾在演講中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法——

家長要「多做飯,少說話」。

就是說,當孩子進入青春期,父母要做的,就是避免和孩子發生正面沖突,多做飯,把飯做好一點,少說話。

有問題就求助于老師和他的同學,而不是試著改變孩子。

作者 @明前茶,曾講過一個「割漆人教子」的故事。

割漆人老鄭的兒子從上了高中后就開始厭學,大伙本以為老鄭會把兒子毒打一頓,誰曾想他卻跟兒子許諾:

「你若是能跟我當一個月的割漆工,剩下的書不念也罷。」

兒子聽了之后,立馬答應,跳下床磨割漆刀去了。

妻子鄭嫂不放心,悄悄跟老鄭抱怨他把孩子都帶野了。

但老鄭卻淡定地說:「孩子馬上要高三了,打游戲打得黑白顛倒,如果他能跟我熬下來,也算是成人了。」

第二天,兩人凌晨4點半就進山割漆了,結果還不到下午,兒子就累得渾身酸痛。

這天晚上,當他回家時,發現母親早早做好了一桌子美味等著他,并未說只言片語。

對著這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兒子不禁眼眶發熱。

從此,兒子帶著他從前視如寇仇的課本,決定返回課堂好好讀書。

幾年后,兒子順利考上大學找了份好工作,把老兩口接到了城里生活。

老鄭夫妻無疑是智慧的。

當青春期的兒子叛逆厭學時,他們沒有利用父母的權威脅迫孩子,而是后退一步,用以柔克剛的方式與孩子過招,化解了孩子成長路上的迷茫。

所以說,千萬別小瞧「多做飯,少說話」這6個字,背后深意非常值得父母學習。

多做飯,代表著對孩子默默的愛,溫暖,付出。

作家劉小念的一篇文章里,父親和青春期的兒子大吵了一架,老爺子聽說之后,教育自己的兒子:

當爹的,對兒子就兩個字,一個是愛,一個是熬;

不管兒子可不可愛,越是在他不可愛的時候,越是要堅定不移、不求回報、默默地愛。

在愛里長大的孩子,就算離譜,也早晚會變得靠譜。

青春期的孩子別扭又敏感,最渴求的就是父母無條件的關愛。

不是因為「我學習好才愛我」,而是全心全意希望「讓對方成為他自己」。

只有當情感的壁壘被打破了,感受到被愛的孩子,內心才會柔軟下來,愿意對父母敞開心扉。

少說話,則意味著少嘮叨,少說教,給孩子充分的空間與自由。

心理治療師李子勛曾說過,家有青春期孩子,父母要做到「不求不助、有求必應」。

青春期的孩子思想獨立有主見,如果父母一味侵占孩子的邊界,無視孩子的感受,只會激發孩子的逆反情緒。

所以,父母要放下權威者的心態,學會避其鋒芒,在孩子求助的時候適時出現。

少一點嘮叨、指責,多一點尊重和共情,才能贏得孩子已經進化的心。

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曾說過:

「任何一種教育現象,孩子越少感受到教育者的意圖,他的教育效果越大。」

當你閉上嘴、多做飯、不鎮壓、不逃避,安靜地守護著孩子的健康成長,家就是孩子最溫暖的港灣,父母就是孩子最依戀的對象。

作家麥家曾說過這麼一段話:

「青春期就是一種危險,可以上天也可以入地,可以是一把刀也可以是一朵鮮花。

我們作為長輩,只有一種選擇,幫助他變成一朵花,抹平堅韌的地方。

幫助他度過最搖擺不定、定時炸彈的這樣一個階段。」

青春期,是父母和孩子共同經歷的一場考驗和蛻變。

衷心祝愿所有父母,都能放平心態,堅定不移地站在孩子身后。

適當沉默,用心付出,耐心等待,陪伴他平穩度過人生中的重要時期,一起走向更加勇敢、堅定的明天。

最后,用一段我很喜歡的話送給各位正與青春期孩子博弈的父母:

我愛你

如果前方有一條我曾經跌得面目全非的路

而你卻執意想要去

我希望我愛你的方式不是拉住你、告訴你不能去

而是給你準備好最耐穿的鞋

備好雨傘

告訴你第二個路口地很滑

第五條街道有小偷

去吧

回來家里有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