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家長:父母不退后一步,學會給孩子空間,再多的教育都是無用功(再忙也要讀一讀)

li李 2022/10/31 檢舉 我要評論

美國心理學家華萊士,在他的著作《父母手記:教育好孩子的101種方法》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母親為他的孩子傷透了心,她不得不去找心理問題專家。

專家問:孩子第一次系鞋帶的時候打了個死結,從此以后,你是不是不再給他買有鞋帶的鞋子了?

母親點了點頭。

專家又問:孩子第一次洗碗的時候打碎了一只碗,從此以后,你是不是再也不讓他走進洗碗池了?

母親回答:是。

專家接著問:孩子第一次整理自己的床鋪時,整整用了兩個小時,你嫌他笨手笨腳,從此以后都替他整理了,對嗎?

這位母親驚愕地看了專家一眼。

專家又說道:孩子大學畢業去找工作,你又動用了自己的關系和權力,為他謀得了一個令人羨慕的職位。

這位母親更驚愕了,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湊近專家問:您是怎麼知道的?

專家說:從那根鞋帶知道的。

母親問:那以后我該怎麼辦呢?

專家說:以后當他生病的時候,你最好親自帶他去醫院;當他要結婚的時候,你最好給他準備好房子;當他沒有錢時,你最好給他送錢去。

這是你今后的選擇啊,別的,我也無能為力了。

故事到這里就講完了,這個簡短卻極具反諷意味的故事,告訴了父母一個深刻的道理:

事無巨細的為孩子包辦一切,最后只會害了孩子,苦了自己。

松一松手,讓孩子扛起自己的人生

上周回家去了趟大伯家,看到生病在床,卻無孩子陪伴的大伯,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這并不是說大伯對自己的孩子不好,相反,是太好了。

大伯只有一個兒子,加之是晚來得子,所以從小就對兒子十分驕縱,見不得他受一點委屈。

從兒子一出生,就把他照顧得妥妥帖帖。

大學畢業后,他為兒子安排好了工作,早些年又用自己大半輩子積攢下來的積蓄,為兒子娶了媳婦買了房。

當別人問他:「你兒子都幾十歲的人了,你還把他當小孩,事事都為他打點得如此周到,不怕將來你不在了,他沒有辦法應付自己的生活嗎?」

他卻反駁說:「父母本就是為了孩子活著,為孩子考慮再多都不為過,再說了,我從很早開始就給他買好了保險,不怕他以后的生活沒有著落。」

然而,他的付出和包辦,換來的卻是:

自己生病在床,全靠著微薄的退休金支撐著老兩口的生活,兒子不但不搭把手,反而盯著他手里的那點「救命錢」。

看到這,不禁讓人感慨:

什麼都幫孩子搞定,除了會剝奪孩子關心他人的能力,扼殺孩子的責任心以外。對孩子的成長毫無幫助。

父母能給孩子許多愛,但永遠代替不了孩子長大。

最好的教育方式,應該是培養出孩子的責任心,讓孩子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只有這樣,才能剪斷孩子的心理臍帶,讓孩子扛起屬于自己的擔子。

有次去鄰居家,一進門就看見他青春期的兒子圍著圍裙,在廚房里做飯。

坦白說,我幾乎沒有見過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愿意在周末給爸爸媽媽做飯的。

可孩子覺得沒什麼,吃完飯還乖乖回去把鍋洗了。

閑聊之下,才得知,從上國中開始,每個周末孩子都得通過干家務來換取自己的生活費。

雖然周末大人們都閑在家里,但鄰居仍舊堅持這麼安排。

目的就是要讓孩子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你想要零花錢我可以給,但前提是你得先付出勞動。

聽完鄰居的分享,再看看懂事的孩子,真想為鄰居的教育方式拍手叫好。

毫無疑問,這樣刻意培養出來的孩子,將來無論去哪都不會差勁。

說白了, 有些事情只有讓孩子親自做了,他才能真正成長。

退一退位,讓孩子把握自己的人生方向

看過一個新聞,里面的女孩說:

「雖然我大學聯考已經十年了,但是每次想到我媽改我志愿我就咬牙切齒。」

女孩的大學聯考成績不錯,原本可以上個普通的211或者偏遠地區的985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但女孩的媽媽覺得會計專業未來更好就業,于是在沒有征得 女孩同意的情況下,偷偷將他的志愿給改了成了一所普通的一本院校。

被女兒發現后,女孩媽媽甚至以死相要挾。并揚言,如果不按她的要求填報,她就跳樓自盡。

事出從權,女孩最后還是妥協了。

結果,女孩不僅沒有進去理想的大學,媽媽給她報的志愿還滑了檔,最后只能在不喜歡的學校讀了自己不喜歡的專業。

現實生活中,有太多像她這樣的孩子,十二年寒窗苦讀,好不容易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學校。

以為人生的宏偉藍圖已經在眼前鋪展開來,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從此,人生被全部改寫。

心理學家李中瑩老師曾說:

每一個孩子成長的過程當中,都要跟父母有一戰。在這場戰斗當中如果父母贏了,是家庭的悲劇,如果孩子贏了,是喜劇。

不可否認,每位父母都對孩子的成長寄厚望,甚至有的父母怕孩子在未來的日子里吃苦受累,恨不能親自去替他走這一遭。

可是無論多想幫孩子做決定,父母都不可能一輩子做孩子的領導,孩子的人生還是得交由他自己負責。

也只有這樣,他才能遵從內心,以自己獨特睿智的方式,找尋到真正屬于自己的人生方向。

兩年前,以676分、湖南文科前十,被北大考古系錄取的湖南女孩想必大家不會陌生。

本來以她的成績,足夠讓她在北大挑選一個最好的專業,可考古學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

面對別人的勸說和惋惜,她毫不動搖自己的初心,毅然決然地堅持了自己最初的選擇。

和大多數同齡人相比,她無疑是幸運的。

因為她并沒有循規蹈矩、隨波逐流。而是在本就神采飛揚的大好年華勇敢地做自己、放飛自己、成就自己。

這背后,離不開父母從小到大對她決定的尊重和支持。也正因如此,才給足了她選自己所愛的勇氣和底氣。

停一停步,讓孩子獨立走自己的人生路

其實,我早就應該給發現:

父母若學不會放手,孩子永遠都長不大。

比如,孩子年幼的時候,我們為孩子安排吃穿用度。

等孩子長大一些的時候,我們不辭辛勞地安排孩子的學習、工作和生活......

可結果呢?

你管得越多,孩子往往越難成才。

于是我們怪孩子難管、叛逆,其實是我們錯怪了孩子。

曾經看過一個真實故事:

有一個富二代,去做心理咨詢,他說:

「我爸是這麼一個人,小學他幫我選了,中學幫我去了好的高中,大學送我出國,碩士逼著我讀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專業。

不讓我找女朋友,因為他幫我找好了女朋友 ,最后他幫我安排好了工作。

現在他說讓我獨立思考要不要承擔他的公司。

他就像是在玩魂斗羅游戲,第一關他說太難他幫我玩。

一直到第七關他也過不了,然后說,來來來,你來玩。怎麼打?你說讓我怎麼打?」

男孩的經歷讓人看著又心疼又心酸。

同時,也再次驗證了美國知名教育學者Julie Haims的教育觀點:

在教育方面,很多父母都存在‘過度’現象:對子女過度幫助、過度保護、過度指導、過度關懷。

他們既不相信孩子能做好,也不尊重孩子獨有的選擇權。

總是喜歡替孩子包辦一切,包辦小學、包辦中學、包辦上大學的指標以及大學畢業后的工作和生活。」

劉墉在《創造自己》中寫道:

一個成熟的人,最基本的表現是他關心自己的前途,也創造自己的未來。他不再是什麼都指望父母解決,而有了獨立的能力。

這讓我想起了表姐和女兒的一段經歷。

為了鍛煉女兒獨自生活的能力,表姐決定要送高一年級的女兒去寄宿制學校,由于這是孩子第一次離開表姐獨自生活,表姐表現得格外緊張。

剛開始她要求女兒每天晚上九點前必須給她打電話,要女兒匯報一天的生活,想知道女兒每天過得好不好。

可沒過幾天,女兒便告訴表姐,自己每天很忙,沒辦法每天打電話了。

表姐還是放心不下,每天都驅車半小時去寄宿學校看女兒,直到有一天,女兒嫌表姐去得太頻繁影響自己的學習,她才肯罷休。

你看,明明是父母想要培養孩子獨立生活的能力,結果倒是父母自己不肯放手讓孩子自己成長。

事實證明,孩子遠比父母想象中的要堅強,高中三年,表姐的女兒不僅將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還順利考進了自己理想的大學。

大部分人的獨立生活能力都是從離開父母開始的,經常和父母在一起的孩子基本上不可能精神獨立,也很難情感獨立。

父母注定無法陪孩子走完所有的路,或遲或早我們總要將孩子的人生還給他自己。

所以還不如讓孩子從一開始就學著獨立做選擇。父母要做的就是做好遠程的指導和遠距離的守望。

說白了, 父母養育孩子的過程,本就是一場得體退出的過程。過程中再多的不舍,父母也要學會調整和消化。

唯有此,才能讓孩子在無牽無掛中勇敢地追求自己本該絢爛的人生。

《特別狠心特別愛》一書中說:

中國父母給予孩子的愛,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不忍心讓他們從小體驗生活的艱難,也不懂在適當時機向他們索要。

因此最終導致子女一輩子艱難,一輩子向他們索要。

于父母而言,愛孩子并不難,難的是學會放手。

而真正有遠見的父母都舍得讓孩子吃苦,表面看似是「狠心」內里卻是沉甸甸的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