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家長:你是在教育孩子,還是在打敗孩子

li李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相信大家都聽過一句話:幸運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可很多人就不明白,為什麼童年對孩子那麼重要?

一個孩子的童年最需要的又是什麼?

孩子的童年為什麼重要?

有人說,兒童時期是心理疾病孵化的溫床。

為什麼這麼說呢?

從心理醫學的無數案例顯示,很多成年人的心理疾病都由兒童時代的某種產生負面情緒體驗引起。

而且往往難以治愈。

比如一個孩子是留守兒童,那麼可能一生都會性格孤僻,有社交障礙。

為什麼呢?

我們成人后的感受是基于早期感受原型建立的,而早期兒童心靈是非常脆弱的,無論開心還是害怕,都會被放大無數倍。

因為他們不像成年人那樣,建立了成熟的情感調整機制,幼小的他們沒得調整,更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能力,一切要依靠大人。

因此,如果孩子的早期體驗非常糟糕,父母卻忽視不管,就很可能超過他們心理負擔,產生陰影。

長大后,遇到相似的情況時,就會下意識喚發早期體驗時的「情感原型」,做出其他別人不會有的反應和行為來。

例如前面我們講的留守兒童,為什麼會導致性格孤僻,害怕社交呢?

這是因為,他們不是父母親自帶的,很容易產生被拋棄感,對關系失望,變得敏感自卑,為了避免再次被關系傷害,他們以后可能會封閉自己的內心,不去社交。

在親密關系中時,早期不好的體驗也容易讓他們患得患失,覺得沒有人真正愛自己,這些人會隨時離開。

這樣的體驗,哪怕孩子忘了,但也在潛意識中發揮作用,對孩子未來人格產生了深遠消極影響。

學過心理學的人,會有這樣一個發現,每一個人現在的人格,都和某一個印象特別深刻的童年體驗有關系。

如果這個體驗是積極的、開心的、光明的,那麼塑造出來這個孩子的人生觀也是積極的,所以他們會更容易成功。

如果這個體驗是消極的、灰暗的、壓抑的,那麼這個孩子對待事物的態度就很可能是逃避的,消沉的,日子也可能會活成一潭死水,沒有生命動力。

心理學家榮格說:你的潛意識指引著你的人生,而你稱其為命運。

而這個決定孩子未來命運走向,卻被蒙了一層紗的潛意識,往往是父母一手造成的。

前幾天,我跟四歲的女兒發起了一場「大戰」。

那天她拿著自己的水瓶讓奶奶喂她。我告訴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她一聽就有點「耍賴」了,偏要奶奶喂。

我輕輕接過瓶子,又跟她講了一遍:「你自理能力很強,不要依賴別人。」她噘著小嘴說:「我自己不會喝水,我拿不動。」幾個回合之后,我終于沒有了耐心,一把搶過水瓶,讓她自己喝。這時,她的眼淚就在眼里含著,瞪著我說了一聲「不」,然后把水瓶搶走,放到奶奶手里。

我看她這麼「氣人」,又一把搶過來,告訴她要麼別喝了,要麼自己喝。這下好了,她直接趴在地上,瘋狂地打地板,開始號啕大哭。我站在她旁邊,還是堅定地告訴她必須自己喝。

又翻來覆去折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她終于一邊抽泣著,一邊自己去喝水,然后整個晚上都沒有理我。

后來幾天,她也總是跟我對著干,我讓她快點,她偏偏洗個手都要10分鐘;我讓她穿這件衣服,她偏要穿那件;我說多吃蔬菜,她就只吃肉……

我一開始覺得自己是「堅定而友善」的,可是后來仔細回想整個過程,我到底在爭論些什麼?為什麼我越「堅定」,孩子越要「氣我」?

你越生氣,孩子越不聽你的

這件事表面上是我在讓她練習自理能力,實質上是一場權力斗爭,我和孩子都被輸贏所控制了。

當父母覺得孩子不聽話,與自己對著干的時候,他們其實不是在和孩子吵架,而是在和孩子進行一場較量。

父母想通過一件件小事,獲得對孩子的掌控權,從而驅散自己的無力感。孩子則對自己的權力抱有期待,他們認為自己與父母的權力是對等的。尤其當父母用暴力的方式對待孩子的時候,其實是在給孩子傳遞一個信號: 我有權力,而你卻沒有。

孩子感到挫敗之后,首先會盡量爭取,他們爭取的方式或者是撒潑打滾,或者是冷暴力反抗。但是孩子的力量畢竟是小的,失敗后的挫敗感會觸發他們的憤怒、怨氣,以及不被愛的感覺。

我們從孩子的行為看起來,會覺得這孩子叛逆,這孩子故意跟我對著干。

有趣的是,當我們覺得孩子跟我們對著干的時候,孩子也會在想「我媽為什麼非要跟我對著干」。你覺得孩子叛逆,孩子覺得你不盡如人意。

你是在教育孩子,還是在打敗孩子

我們總覺得在原則問題上讓孩子承認錯誤無可厚非,但是戰火開啟后我們早就忘了爭吵的目的,只想爭個輸贏。

在網上看過一個視訊,小女孩撕心裂肺地和母親吵架。以第三視角去看,就會發現父母到底有多在乎自己的權力。

媽媽問女孩:「為什麼要關門?」

女孩說:「我想自己靜一靜,又怎麼了?」

「你今天的事情是對是錯?」

「錯又怎麼樣!」

「錯了改不改?」

……

接著媽媽又訓了女孩一會兒,圍繞的主題就是「你錯了嗎」,女孩邊哭邊喊:「我知道錯了,我只想靜一靜!」

這時,媽媽還在乘勝追擊,讓女兒安靜完了之后寫檢討。女孩堅持不寫,惡狠狠、一字一頓地說出「對、不、起」,媽媽這才沒有追問,并囑咐她靜一靜可以,但不能關門。

整個視訊持續了五分鐘,我們不知道女孩做錯了什麼事情,可能這母女倆自己都忘了為什麼而爭辯。

和孩子吵架的時候,我們經常掉入這個「陷阱」:看起來在教育孩子,實際上是在逼孩子認輸。

當我們感覺到被孩子「脅迫」時,本能地會調動防御機制,甚至連身體也開始反應強烈。我們身體顫抖、嗓門變大、呼吸不勻,明顯是要一決勝負的架勢。我們被情緒操控,內心越是無力,就越想要控制孩子,讓孩子乖乖就范。

孩子自然會用同樣的方式讓父母不開心。很多時候,他們知道父母是愛自己的,可是他們卻感受不到愛。當孩子只能感受到父母有條件的愛時,他們很可能會用叛逆把自己封鎖起來,用乖張的行為來表明自己的受挫。

權力斗爭,不可避免

那麼問題來了,很多家長會覺得,必須堅持立場的事情,要給孩子設定界限。比如什麼時候睡覺,什麼時候寫作業,和什麼樣的人交朋友……

沒錯,設定規則沒有錯,可是一旦這些問題陷入了權力斗爭,那麼父母和孩子就會「開戰」。

《叛逆不是孩子的錯》中有一個小故事,12歲的婭婭早上非要穿一條臟牛仔褲上學,可是那條褲子真的很臟了,媽媽建議她換條干凈的。媽媽越講道理,越不建議她穿,婭婭越是用更硬氣的態度,嫌媽媽管得多。僵持了40分鐘后,婭婭抬高了聲音說:「你休想阻止我!」

那天,婭婭穿上了那條臟牛仔褲,媽媽卻暴躁不已,覺得女兒故意氣自己。像這樣的情況,我們可能也經歷過,如果戰斗失敗,我們會覺得后果不堪設想,甚至開始質疑孩子的品行與性格。

其實,問題真的沒有那麼嚴重,只是我們被自己的失控感控制了頭腦。

婭婭的牛仔褲事件在一個月后又發生了一次,媽媽這次沒有大怒,而是告訴她: 「你堅持要穿,我也沒有辦法,但是這樣會讓別人注意不到你吸引人的地方了。」

婭婭愣了一會,回到自己的房間默默抽泣,她告訴媽媽,她覺得自己又丑又胖,只有穿上這條褲子時才不是那樣。原來,媽媽以為的孩子跟她對著干,實際上是孩子有話沒有說出來。爭斗并非不可避免。婭婭放下防備之后,媽媽和她誰也不想對著干,這才有了平和而有效的溝通。

那些我們覺得不可避免的事情,也是一樣的。只要我們不掉入陷阱,不堅持爭論對錯,孩子反而不會跟我們對著干。跟我們對著干的孩子,要的不是我們控制他,而是我們理解他。

成年人,別像孩子一樣

教育的目的是支持孩子,而不是反對孩子。當你覺得孩子跟你對著干的時候,不妨問自己三個問題,再給自己三個提醒。

問自己三個問題: 如果放棄控制孩子,我在害怕什麼?孩子反駁的時候,我為什麼無法平靜?這些小事,真的值得我不依不饒嗎?

給自己三個提醒: 你正在受到權力斗爭的吸引,身體的顫抖、嗓門變大都是正常的反應,不要進入「戰局」。這個問題困擾你的時間不會很久,三年后這件事將不再重要。放棄越多的「權力」,就能贏得孩子越多的愛。

孩子值得信任,那些他們「不聽話」的時刻,也許有自己的小想法。當我們覺得孩子跟我們對著干的時候,不妨想一想,我們為什麼非要跟孩子對著干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