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魂夜》解讀:周星馳飾演的「LEON」究竟是什麼時候「瘋」的?

漫酱~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劉鎮偉和周星馳,是一對不可不說的拍檔,在周星馳還是「星仔」的時候,這兩人就開始合作拍攝了很多好玩好笑的電影,當然,其中有不少「下三路」的玩笑如今看來都不登大雅之堂,不過在錄像廳時代里,若是「四大天王」和周潤發、成龍占了半壁江山的話,周星馳大概可以可占另一半。

這另一半中,大多數還有劉鎮偉的功勞,劉鎮偉負責編劇執導,周星馳負責表演,但也不全是,因為星爺遇到的這個拍檔很開放,開放到和當時香港很多導演一樣,喜歡現場改劇本,甚至現場寫劇本。

而在讓韓國的電影同行都欽佩不已的時代里,香港電影巔峰之作頻出,可能靠的就是這樣的「急智」和應變能力。

因此周星馳電影雖然以今人觀感,其中簡單粗糙的部分不少,卻依然有神來之筆。只是礙于當年觀眾的觀看水平與理解能力,有些作品屬實是被耽誤了。

典型案例便是他們二人合作的《大話西游》,這部厘頭西游行,讓一本正經談戀愛的男女大呼浪漫,尤其是至尊寶在余暉下離去的背影,更讓無數愛而不得的人熱淚盈眶。

可惜,在那時的香港市場,這部電影于觀眾們而言實在不夠「好玩」,至于其中的愛情,也總是讓人看得不夠圓滿。

由此,劉鎮偉對周星馳始終抱有歉意,覺得他信任他,他卻辜負了他。

這便有了一部《回魂夜》,請來了包括莫文蔚、李力持等圈內好友一同拍攝。

通常它應該說是帶有恐怖色彩的喜劇,然而與《大話西游》一樣,劉鎮偉和周星馳都喜歡用喜劇的元素表達悲劇的感傷,因此《回魂夜》該是一部帶有喜劇色彩的悲劇。

先說主人公LEON的設定,與后世很多描述天才的極端人設一樣看著像個神經病,其實也是廣義上被社會定性的精神病人,至今都不知道他對阿群(莫文蔚 飾)自我介紹述說個人經歷的那些與「野人做朋友」和「找尋尼斯湖水怪」等事跡是真是假,但有一點可以確認:

關于捉鬼,他的方式方法真的有用。

《回魂夜》遵循了一般恐怖片的開場情節,詭異的音樂、暗淡的靈堂、噪雜的大廈、復雜的人性。卻又在開頭時設置了一群十分不靠譜的保安,和一個十分不合群的女孩「阿群」,這些人是這部電影的角色基調,劉鎮偉把他們放在開始遇鬼時的狼狽和無助,就是為了凸顯一個看著更不靠譜的人物——

LEON

還給了他一身《這個殺手不太冷》的行頭。

同樣,區別于之前的作品,在90分鐘里,周星馳始終都戴著墨鏡,安上假牙,除了猥瑣以外顯得更不靠譜了。這些人要面對的是一開始因為婆媳糾紛意外離世的老太太,還有后來因為事情敗露想殺人滅口結果雙雙殞命的夫妻。

收鬼物易,收人心難。

明明LEON成功收服了老太太,可正當大家頂禮膜拜時,精神病院的車開了過來,人家把他抓走,說他是跑出來的神經病,人們又開始了質疑。唯獨阿群信任他,甚至成了他的迷妹特意去精神病院里找他。這兩個人物的設計也很有意思——

無論是阿群還是LEON,都是普通意義上被人認為「異類」的人物,也只有「異類」才會欣賞「異類」,于是故事才得以繼續展開:

牛奶咖啡做道場,報紙鐵棍當法器。

這種完全脫離鬼片愛好者認知范圍,且十分不「林正英」的驅鬼方式讓《回魂夜》逐漸很「周星馳」——

人們通常不相信甚至無視的東西(包括人),往往會創造大跌眼鏡的結果。

在《回魂夜》里,這個結果就是「朱古力好用,紙飛機好使」,當然,中間也穿插了無數笑料,相信看過的觀眾都知道,除了開場有些嚇人以外,剩下的篇幅幾乎全是周星馳看似瘋癲實則深邃的訴說:

「我是一個孤獨的、不被理解的、特立獨行的、卻心有眾生的人」。

這種電影語言和人物獨白,在此前的《大話西游》和此后周星馳的幾乎所有作品中都有體現。甚至可以理解為穿梭于《唐伯虎點秋香》中的唐寅的「嘴替」:

「別人笑我太瘋顛,我笑他人看不穿。」

也正因為如此,后來很多影評人在解讀時都在解析周星馳的成熟之路,很多人提出一個問題:

「他,究竟是什麼時候瘋的?」

所謂「瘋」就是成熟,是不再具象化地簡單靠角色搞怪和劇情的粗俗無下限,確立角色給與觀眾的印象,而在《回魂夜》中,劉鎮偉也讓周星馳飾演的角色比以往更加有層次感。

既延續了此前一貫的荒誕,也重新樹立了角色的內涵,尤其是連觀眾都不相信報紙疊的帽子能飛起來時,它居然真的飛起來了。

所以當眾人遨游天際,劉鎮偉促狹地讓打電話的路人喊了一句:

「我真的看見有人在天上飛啊!」

可是,誰信呢?連觀眾都在驚呼后意識到,這不過是一部無厘頭的喜劇。

甚至當LEON憑毅力堅持住讓阿群殺了他,嘴里念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時,都讓人覺得無法置信——

星爺!你這是要掛?

然而這個人真的掛了。

隨著莫文蔚的一聲喝,電鋸劈下來,鏡頭轉換到了精神病院里,那些幸存的保安信誓旦旦地跟別人說「你看我折的飛機,它能讓你飛起來,前提是你一定要相信它……」

可誰會信呢?

劉鎮偉讓他們最后滿不在乎地說:

「看吧,又有一個不信的人掛了。」

阿群此時卻光著頭坐在院子外的長椅上,懷里抱著LEON全片都捧著的花盆,花朵搖曳,指向一邊,她轉頭看去——

摘了墨鏡的他走來滿懷歉意地對她說:

「真不好意思,朋友多,應酬也多,所以來晚了,你今天真漂亮。」

那一刻,這個玩世不恭又顯得極不靠譜的男人溫柔得讓人沉醉。

沒有白晶晶,也沒有紫霞仙子,卻依然還有一個人守在世上等他。

經過了《大話西游》,又經歷了這部《回魂夜》,周星馳終于成熟了。

以前曾有人評論說「這部電影肆無忌憚的大搞黑色幽默,每個場面都在挑戰觀眾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幽默的底線。」

然而這就是劉鎮偉與周星馳當年合力打造的「周氏物語」的巔峰。

是的,它不及《大話西游》那樣膾炙人口,也不如周星馳其它作品來得轟動,可它的確是這兩個人在看似戲耍傳統恐怖類型片的同時,再度深刻地呈現專屬于自己的思想。

劉鎮偉和周星馳都是極為有趣的人,他們編排的故事需要仔細品味,而在那一年,在經歷了《大話西游》于香港電影市場的慘敗之后,即便嘗試著再拍一部「來錢快」的東西,也絲毫沒有阻止他們把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輸入畫面中。

雖世間見過萬千人,卻難得一人可配得「知己」二字。

搞笑的皮囊披在身上,大家都以為劉鎮偉和周星馳是裝瘋賣傻的小丑,竟不知他們在風雨經歷中時刻保持的底線: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眾生面目多變幻,不如周郎戲人間。

如此,才是「喜劇之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