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鄭則仕演的另類恐怖片,生不逢時被埋沒,刪減10分鐘才能播

漫酱~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香港電影最為蓬勃發展的時代。

功夫武打、神狐鬼怪,槍戰江湖、戰爭歷史、風花雪月,當年的港片幾乎沒有不拍的。

而在當時的港片風潮中,僵尸電影成為當時的一種文化現象。

按照電影學者的評述,香港僵尸電影本質上是將歐美吸血鬼電影嫁接到香港傳統功夫電影上,由此形成了洪金寶、林正英為代表的靈幻功夫片。

香港影評人吳昊曾有如此論斷:香港的僵尸電影只是功夫片的借尸還魂。

從外國的吸血鬼電影到香港僵尸片,內核是西方舶來文化對香港電影的影響。從1985年的《僵尸先生》開始,香港的僵尸電影成為一種潮流。

當時的港台片商熱衷跟風,導致僵尸片在之后的幾年間過度泛濫,太多粗制濫造的跟風,極大地透支了觀眾對此類電影的熱情。也因此,隨著僵尸電影越拍越多,求新求變成了必然。

1987年僵尸題材風頭正勁之時,卻已經有電影人開始推陳出新,不再將目光局限于穿著清朝官服的僵尸形象,轉而向歐美電影借鑒偷師,將吸血鬼元素正式代入香港電影。

在這一年,初出茅廬的新銳導演劉鎮偉,帶著因寫劇本太慢而被新藝城炒魷魚的王家衛,搞出了一部中西結合的無厘頭僵尸喜劇《 猛鬼差館》,片中的日本僵尸形象就模仿了身披黑色斗篷的西方紅眼吸血鬼形象。

劉鎮偉有個多年好友,是新浪潮著名導演 余允抗,兩人還曾一起聯手創辦電影公司。

不知兩人究竟是誰影響了誰,只是同一年,余允抗也親自出品監制了一部吸血鬼題材的恐怖驚悚片《 凌晨晚餐》,不同于劉鎮偉的娛樂惡搞,這部電影要拍得更加具有「鬼味」,對驚悚氛圍的營造尤其出色,成為很多人在錄像廳時代的噩夢陰影。

本期「 被遺忘的邪典片」,就來重溫這部經典港片——

《凌晨晚餐》

Vampire‘s Breakfast

影片上映于1987年,由新藝城投資發行。

余允抗是香港電影新浪潮的主將之一,在八十年代的影壇有「鬼王」之稱,他熱衷于拍攝各類恐怖驚悚題材的電影,且在攝影色彩和氛圍營造上獨樹一幟,成為香港恐怖片的代表人物。

作為導演的余允抗,在香港影壇一共只活躍了前后十幾年而已,卻留下了不少風格大膽的邪典驚悚電影。

從引發爭議的《山狗》,到嚇壞一代香港觀眾的《兇榜》、《兇貓》,余允抗拍片不多,卻給很多錄像廳時代的觀眾留下了不少童年噩夢。

八十年代中期,余允轉投新藝城,成立了余允抗電影制作公司,推出了《兇貓》、《飛虎奇兵》、《歌舞升平》、《老虎出監》以及這部《凌晨晚餐》在內的幾部電影。

題材涉及恐怖、喜劇、歌舞、槍戰等類型,可惜票房一直平平,最高者不過七百多萬港幣,令余允抗心灰意冷,最終黯然退出電影圈。

本片的導演是演員出身的 王鐘,他原名姜佩君,是姜大衛的表哥。六十年代以龍虎武師身份入行電影圈,后得到張徹器重,成為張家班的二代弟子,只是受限于形象氣質,王鐘在演員職業上一直發展平平。

王鐘在八十年代開始轉型當導演,沒想到一鳴驚人,1980年自編自導自演《金手指》開創寫實警匪片的電影主流,因此被尊為寫實警匪片導演祖師,其他代表作還有《長短腳之戀》、《流氓公仆》等電影。

電影的主演是王鐘合作多年的老搭檔「肥貓」 鄭則仕,他是香港影壇被忽視的演技派,形象戲路多變,在八十年代參演了眾多經典恐怖片,如《追鬼七雄》、《捉鬼合家歡》等等。

女主角是當時新藝城力捧的女星 朱寶意,《英雄本色》里飾演張國榮的女友讓她成名,她在八九十年代拍片量很多,其清純乖巧的鄰家女孩形象,一度是當時影壇的玉女型演員代表。

再說故事。

影片把吸血鬼故事和港式警匪片進行融合,以一樁神秘的女性連環謀殺案做幌子,報社記者肥彪作為偵探角色進行調查,整體構架是恐怖鬼怪與懸疑犯罪的類型融合。

香港街頭,某日深夜,一個妙齡女子走在空曠無人的街道。

高跟鞋的聲音在四周回響,她感覺身后有人跟蹤,迅速加快了腳步。

走到自己的車子旁邊后,女人才松了一口氣,卻沒想到惡魔其實就在她的車內,趁其不備將她殺害。

離奇的是兇手的作案手法,頸部有一排牙印,全身的血液被抽干。

更駭人的是,就在不久之后又發生了一起同樣手法的兇殺案,一對在工地偷歡的青年男女遭遇襲擊,頸部同樣有牙印。

警方接到報案后開始調查,為避免引起公眾恐慌,對外封鎖了消息,但仍有報社得到了案件內幕消息,將其稱作「午夜麗人兇殺案」。

主人公 肥彪(鄭則仕)是報社的一名記者,午馬飾演的無良報社領導為了搶先報道案件內幕,催促肥彪想辦法混進案發現場,[偷.拍]現場照片,獲取第一手警方調查資料。

于是,肥彪悄悄來到了工地案發現場[偷.拍],看到牙印,認為案件不簡單。

卻沒想到,[偷.拍]的肥彪被負責調查案件的 陳探長(黃柏文 飾)給發現,令對方火冒三丈,不僅沒收了照片,更勒令肥彪不能報道此事,認為只是普通案件。

然而肥彪卻是一位職業精神非常強的記者,認為大眾應當有知情權,更因為對案件產生了好奇,隨即開始私自調查案件,尋找案發當晚的目擊者。

一番打聽后,肥彪得知案發當晚,附近曾有兩名目擊者。

首先是在圖書館工作的女白領 林小姐(朱寶意 飾),當晚她曾駕車經過附近,并撞倒了一個神秘男人,可在她下車檢查時卻發現男人已經失蹤。

肥彪得知此事后認為,對方出現在案發現場,被撞傷卻又不報警而選擇逃走,顯然心里有鬼,因此認為對方很可能就是要找的兇手。

接著,肥彪又找到了第二位目擊者,當晚在附近的車輛行竊的小偷 毛駁腳,經過利誘后,對方說出真相——他曾目擊女人被兇手吸干了血液。

肥彪得知兇手有吸血的習慣,這時,毛駁腳隨口一句話提醒了他:

既然兇手如此愛吸血,怎麼不直接去紅字會的血庫呢?

一句話讓肥彪產生了靈感,當即帶著毛駁腳一起潛入紅十字會。就是那麼巧,果然被兩人撞見兇手在偷喝血漿,并由此坐實了對方「吸血鬼」的身份。

但畢竟兩人都是手無寸鐵的普通人,突然遭遇打不死的吸血鬼,根本沒有招架之力,因此遭到了吸血鬼的追殺。

好在混亂中驚醒了附近的警衛,警方趕到現場,一陣槍林彈雨卻沒能干掉吸血鬼,對方還是輕松逃走。

事后,肥彪和毛駁腳被帶到了警察局,黃探長態度依舊很固執,要求兩人不能對外公開此事,擔心引起公眾恐慌。

奈何肥彪不肯答應,他回到報社準備揭發此事,并想了個「以假亂真」的辦法——讓毛駁腳扮成吸血鬼的樣子,再拍下照片發布在報紙上,借此讓社長對外公布有吸血鬼肆虐的新聞。

肥彪希望通過此舉,提醒公眾注意安全,可倒霉催的,兩人居然又遇到了躲在廢棄教堂內的吸血鬼,好在危急時刻,兩人意外發現,吸血鬼似乎畏懼教堂內的十字架。

這場風波過后,肥彪在報紙上公開了吸血鬼的照片,一時間成為輿論熱點。

警方卻不愿公開真相,立刻讓陳探長召開記者招待會。

在會上聲稱肥彪拍的是偽造的假照片,并威逼毛駁腳承認曾協助肥彪裝吸血鬼拍照的事情,借此證明吸血鬼事件是肥彪為了博眼球而編造的騙局。

肥彪有理說不清,為了自證清白,他決定親自對付這只吸血鬼。

肥彪從一位教堂神父那里,找到了對付吸血鬼的武器:十字架、木釘和圣水,同時從毛駁腳口那里得知了吸血鬼的下落,躲在墳場附近。

肥彪獨自去往墳場對付吸血鬼,試圖以桃木釘消滅吸血鬼,但被吸血鬼逃脫,就在此時,一直關心肥彪的林小姐追蹤到墳場,兩人僥幸用圣水擊退了吸血鬼。

陳探長也追蹤到這里,事后,肥彪送林小姐回家,兩人經過這次危機,感情迅速升溫。

不料就在肥彪離開后,突然被交警攔住車輛,聲稱他的后備箱有血跡滲出,肥彪立刻意識到,剛才他送林小姐回家的時候,吸血鬼就躲在后備箱內跟著來到林小姐的家里。

肥彪擔心林小姐遇到危險,立刻回到林小姐的家中,與吸血鬼展開廝殺。

肥彪以手中的木釘吸引吸血鬼注意力,同時右手突然甩出斧頭,將吸血鬼斬首。

這時,陳探長帶隊趕到,眾人合力用木釘干掉吸血鬼。

危機結束后,肥彪提出要把吸血鬼的真相公布于眾,可陳探長再次過來警告他不能公開此事,還收買了社長,對外公布消息稱,作案兇手只是一名精神病患者而已。

電影的故事到此既然而至。

相較于茅山僵尸片的風靡,吸血鬼題材電影作為舶來文化,在港片領域比較小眾,真正能數得著的只有林子祥與關之琳演的《一咬OK》,林保怡演的《僵尸醫生》等,還有中西結合的《猛鬼差館》等電影,但似乎除了喜劇類型外,就很少有偏嚴肅的題材嘗試。

從這點上來說,《凌晨晚餐》可說是一次比較大膽的探索。影片雖然帶有都市喜劇的元素,但整體類型偏懸疑和驚悚,制作也較為認真嚴謹,并非同時期那種港台電影圈流行的鬼片鬧劇,敘事非常干脆利落,而且畢竟是余允抗監制,恐怖氛圍的營造頗佳。

同時作為一部新藝城電影,本片為了商業上的考量,仍舊是都市喜劇的調性。鄭則仕搭配朱寶意的組合居然意外很有火花,丑男配美女聯手斗吸血鬼,陰森恐怖中不失歡樂逗趣,而且導演王鐘設計的幾個驚悚轉折點以及劇情的一波三折,很是為電影的觀賞性加分。

本片同時帶有余允抗電影的社會批判性,電影中的陳探長成為了被批判的公權力的象征,他控制輿論、扼殺大眾對真相的知情權,而主角肥彪儼然是一位為了新聞自由而奮斗的正義先鋒,所探討的話題很有深度。

比較可惜的是,電影整體制作成本不高,故事設計較為簡單,對于吸血鬼來源的交代沒頭沒尾,故事發展有些頭重腳輕,而且影片的特效化妝較為簡單,遠遠落后于同時代的港片,在修復版片源中更加可以看到明顯的鏡頭穿幫。

《凌晨晚餐》在香港上映時票房并不理想,618萬港幣的票房只能算是平庸,遠低于之后上映的《猛鬼差館》。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作為一部余允抗出品的電影,免不了有一些剝削大膽的戲份,有多處劇情修剪,刪減了將近10分鐘的鏡頭,較為影響觀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