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學習內驅力爆棚,從父母的4次退出開始

li李 2022/12/06 檢舉 我要評論

前陣子,我朋友問了一個挺有代表性的問題:

「你說現在孩子吃喝不愁,也不像我們小時候被父母打罵,各種資源這麼豐富,怎麼問題還這麼多?

特別是不愿意學習,一學習跟要他命似的。」

是啊,怎麼會這樣呢?

經過親身經歷和觀察,我發現在很多家庭中,父母總扮演著「打擊」孩子學習積極性的角色。

這些角色很難察覺,常常隱匿于「為孩子未來著想」的表象之下。

其實,真正被喚醒內驅力的孩子,他的父母都懂得在這4個角色中及時退出。

從「管理者」的角色中退出

A是一位嚴格的媽媽,有個快上國中的兒子。

她覺得孩子必須對學習有個認真的態度,她能接受兒子因為不會做題丟分,但不能接受兒子因為馬虎丟分。

所以從兒子小學一年級開始,就對作業質量、錯題數量、知識掌握程度提出了嚴格的要求。

A每天都會仔細檢查孩子的作業,整潔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發現兒子字寫得不夠工整,就得擦掉重寫。

錯題更不會放過,做錯一道題,不僅要改正,還要寫上十遍加深記憶。

有一回,孩子的作業比較多,為了早點兒寫完看動畫片,字寫得比較潦草,也沒有認真審題。

A一檢查,頓時火冒三丈,平時三頁作業頂多錯一題,這回竟然一頁作業錯三題。

為了讓兒子長記性,A就把有錯題的幾頁作業都撕掉,讓兒子重新寫。

孩子當場就崩潰了,哭鬧著不寫,A一點兒都沒退讓,就一句話,「不寫完就別睡覺,從此不準看動畫片」。

最后孩子妥協了,抽抽噎噎寫到半夜。

當然,檢查作業只是其次,考試才是重中之重。

每次考完試,卷子拿回家,A馬上給孩子訂正。哪道題做錯了,就把相關知識點整理出來,給兒子鞏固一遍。

要是兒子明明會,卻因為馬虎丟了分,就得把錯題寫上一百遍。

在A的嚴格管理下,孩子養成了認真的好習慣。作業幾乎一點兒錯誤都沒有,考試時反復檢查,基本也不會出現馬虎丟分的情況了。

一開始,A很欣慰,但自從孩子升入五年級后,成績開始急速下滑,從班級前三掉到中游,而且還有下降的趨勢。

A問過老師才知道,隨著考試難度的增加,卷子上會有一些比較復雜的綜合性問題,孩子做題是很認真,可因為寫得慢,經常發生做不完題丟分的情況。

而且,孩子知道媽媽不允許自己馬虎,就優先做最有把握的題目,并反復檢查,對稍有難度、容易做錯的題目,寧肯空著也不作答。

孩子對一件事產生內驅力的基本條件是: 相信自己能做到。

如果一個孩子在學習上,一直接收父母傳遞的「你可以笨,但不能錯」的信息,他就只會把注意力放在對錯上,不習慣思考和探索,且會在潛意識里暗示自己「我很笨」,讓自己真的不會,以逃避馬虎帶來的懲罰。

孩子天生向上,誰都喜歡自己是聰明的、理解力強的。暗示自己笨,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孩子的自我認同感和勝任感。

學習的目的如果只為不出錯、不被罰,怎麼給予孩子長久的自信,讓他對學習本身產生真正的興趣,又怎麼可能產生內驅力呢?

回頭想想我們上學的時候,到底是嚴苛的要求讓我們自覺學習,還是寬容的引導幫助我們逐漸完善并認同自我的學習能力呢?

答案不言自明。

從「監督者」的角色中退出

很多父母或許會說:

「我允許孩子出錯啊,改了就行,但是孩子一定要多加管教才行,給他自由,不就養成隨心所欲、偷奸耍滑的壞毛病,更不愿意學習了嗎?」

我們先來看看B的故事。

B是一位爸爸,他的兒子正在上初三。

他覺得兒子都初三了,每天的時間都安排得亂七八糟,學習效率一點兒都不高。

B跟兒子商量,說要跟孩子一起訂個詳細的作息時間和學習計劃表。兒子也同意了,并保證按照計劃表執行。

可計劃表做出來了,孩子卻一天都沒認真執行過。每次B問孩子原因,孩子都能找出各種各樣的借口:

「中午吃撐了,肚子不舒服。」

「有道題不會,一直研究來著。」

「老師網課壓堂了。」

……

于是,B就開始一遍遍修改計劃表,改一次,兒子保證執行一次。結果呢,兒子根本就不執行。

B更苦惱了,把計劃表拿給一位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看,請老師幫忙改改,看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老師問了B一個問題:「這個計劃表誰來執行?」

B說:「當然是孩子了。」

老師再問:「孩子自己能堅持嗎?」

B說:「還是得我督促才行,小孩子不懂得管理時間,就得我們當家長的盯著才行。」

老師回道:「由家長定計劃,孩子還要在家長的監督下執行,是不可能去主動學習的。因為學得好是家長的功勞,學不好反倒是自己的鍋。」

你看,再完美的計劃、再委婉的督促,也不可能讓孩子生長出真正的時間管理能力和執行力,生長出來的只會是 逆反和無能感

教育家陶行知說過: 「失去自由,不能成人。」

這句話用在學習上,翻譯過來就是,孩子都沒有自由決定如何學習的機會,怎麼可能對學習產生自覺意識呢?

自己能做主,才會感受到內心的歡喜和滿足。而這才是內驅力真正的模樣,無需父母過多地督促和安排。

確實,有的父母給了孩子學習上的自由后發現,孩子并沒有自覺學習啊!

這其中有兩個原因。

其一是,如果給了孩子幾天自由,就期望孩子馬上變得愛學習,本質上還是控制,只不過是從明晃晃變成了暗戳戳,并沒有真正給予孩子自由決斷的機會;

其二是,之前的教育方式會在孩子身上留下「傷痕」,他不可能一夜之間被治愈,孩子需要一段時間從無序走向有序。

但不管怎樣,擁有學習自由的孩子,才可能會在學習上自覺。

就像尹建莉老師所說: 「家長從監督者和控制者的角色中退出,把信任還給孩子,讓孩子獲得自我管理的權力。這種權力的下放,必然會喚起孩子內心的自尊感和責任感。」

從「差評師」的角色中退出

C是一位脾氣暴躁的爸爸,有個10歲的女兒。

女兒自打上學開始,就不是個坐得住的孩子,上課總是溜號,很難長時間認真聽老師講課。

每每老師跟C反映孩子的上課情況,他都會貶低孩子一通:

「全班那麼多孩子,怎麼就你坐不住?」

「乖乖聽老師講課很難嗎?比你調皮的男生都比你認真!」

「你再不好好學習,看我怎麼收拾你!」

孩子呢,老實個幾天,然后又恢復成老樣子了。

次數一多,C更加生氣了,經常恨鐵不成鋼地訓斥孩子,還經常拿自己當年讀書時的上進和自覺來教訓女兒的不自覺不上進。

C覺得自己如此苦口婆心,女兒總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加以改進吧。

可與他的期待相反,隨著女兒年級的升高,她從上課溜號發展到上課睡覺,學習上更是懶散,一個小時能寫完的作業,非要拖到三個小時。

有一次,C又狠狠訓了女兒,本以為女兒跟以前一樣,能收斂一陣子。

結果,女兒對他大吼: 「我就是個差生,天生不會學習,誰也比不上行了吧!」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孩子一直處在情緒內耗之中啊!

從C第一次批評開始,孩子內心就充滿了負面情緒和自卑。

她怯懦,覺得自己誰都比不過;

她恐懼,懷疑爸爸不再愛自己;

她忿恨,為什麼爸爸不能理解自己;

她沮喪,認為自己達不到父母和老師的要求。

孩子把大部分的心理能量,都用在應對這些負面情緒上了,她根本不能正常思考,更沒有多余的心力去改進自己,只會用各種行為去「證明」爸爸對自己的評價。

于是,一個惡性循環產生了。

我們要明白,希望孩子好好學習、上課認真,就要找到她的優點和做得好的地方加以肯定。

經常被批評的孩子,變得自卑;經常被苛責的孩子,學會了苛刻;經常被訓斥的孩子,變得膽怯;經常被打壓的孩子,學會了逆反……

我們對孩子的言語評價,一定程度上就是孩子行為的方向。

當我們不再是孩子的差評師,而是好評師時,孩子才會打心底里相信 「我通過努力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從「攀比者」的角色中退出

D是位焦慮的媽媽,自打生了女兒,就對孩子的未來憂心忡忡,生怕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幼兒園時,如果誰家孩子會背的唐詩比女兒多,D就多教女兒背幾首,直到女兒會背的比其他孩子多為止;

小學時更是不得了,成績排名、興趣愛好、書籍閱讀數量、獲得多少證書等等,都是D關注的焦點,不說一定要比別人強,但絕對不能差。

而且,她不僅引導女兒跟他人比,更推動孩子跟自己比,她的口頭禪是:

「這次贏不過別的小朋友,我們下次再比,但這次的你一定要比上次你進步才行。」

有一次,孩子數學小考跌出了班級前三,回家就開始崩潰大哭。

D激勵女兒:「這次成績不理想,你反思一下原因,下次考好就行了,我理解你難受的心情,但哭不能提高你的成績,努力學習才行。乖,不哭了,我們訂正卷子吧。」

女兒聽了之后不敢哭了,雖然情緒還是很低落,依舊訂正了卷子。

但自此之后,女兒變了,變得爭強好勝卻又畏難怯懦。

孩子怕別的學生超過自己,一道題都不愿意給同學講;

為了給老師留下好印象,上課坐得筆直,每次提問,不管會不會都把手舉得高高的;

遇到稍微有挑戰的事,生怕做不好被人笑話;

但凡成績達不到自己的預期,必先痛哭一場。

……

表面看起來,孩子很上進,可這種上進猶如鏡花水月,有點兒風浪就被吹散了。

孩子被過早地賦予了競爭的責任,承擔著父母的焦慮,背負著攀比的重擔。

驅動她的是虛榮和恐懼,并非面對困難的能力和勇氣。

被虛榮和恐懼驅使著向前的孩子,只會努力去適應外界的標準,忽視自己內在的需求。

這樣不好嗎?

從長遠來看,非常不好。

尹建莉老師講過一個案例:

她認識一個年輕人,微博內容只發兩類,不是勵志就是抱怨和罵人。

年輕人的父母都是當年經過艱苦奮斗,從農村里走出來的,在事業上小有成就。

年輕人遺傳了父母的智商,小時候很聰明,父母對其寄予厚望,一直不停地給他勵志,要他處處勝出,孩子達不到,父母就不停地對他訓誡。

孩子成年了,對自己不滿意,總想做出個樣子給父母看,又力不從心,只能在勵志和咒罵中糾結著過日子。

童年是一個向內積累心理力量的階段,只有內在力量足夠強大,未來才有可能處理好自己與他人、世界的關系,才能更好地把控自己,克服面前的挫敗。

當然,解除焦慮,社會制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還是要靠父母的意識。

我們放下攀比了,孩子才能專注自身;我們輸得起了,孩子才能淡定。

威廉·葉芝說: 「教育不是注滿一桶水,而是點燃一把火。」

這把火的燃料是什麼?

是自信,是求知欲,是對自我的認可,是坦然面對的勇氣。

所以,別急著去「培養」孩子學習的內驅力,我們先從這4個角色中退出來,把成長空間留給孩子。

你說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