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115天,台灣第一美女胡因夢失婚,被前夫李敖罵了30年

漫酱~ 2022/12/19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有一個新女性,

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游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

一定不是別人,就是胡因夢。」

1

李敖第一次見胡因夢,他44歲。

她26歲。

美貌絕倫。

她當時與林青霞齊名,被譽為台灣第一美人。

顏值逆天,

才學兼具。

如果說,林青霞如畫,胡因夢如霧。

她有一種朦朧的、神秘的,也是內秀的美。

遇見如此佳人,李敖一見,立即有了賊心。

他見色起意,馬上邀約。

去的地方,也極有心機——帶她去金蘭大廈的家里,檢視自己的十萬冊藏書。

胡因夢是才女。

閱讀量驚人。

一直以來,她都是李敖的讀者。

所以此舉太「壞」了。

一來是私密場所,又是李敖的場地,主動權全在他掌握中,三來能無限抬高自己,正對美人口味。

果然,坐下來,言語越來越曖昧。

興起之時,他不由分說,吻了她。

但此時,李敖已有女友。

她叫劉會云。

兩人相戀10年,情深義重。

山盟海誓不用說,李敖曾說,我對你的愛,是百分之百。

但遇見胡因夢,他什麼承諾都忘了。

他對劉會云說:「是,我愛你是百分之百,但現在來了個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回避一下。」

劉會云當然憤怒。

李敖此時想了一個辦法,他拿出210萬台幣給她,作為天價分手費。

劉會云同意。

遠走異國。

1980年夏天,李敖高調迎娶胡因夢。

才子佳人,美滿無雙,祝福鋪天蓋地。

但美滿,只是假象。

事實上,裂縫從劉會云離開,就已經開始。

李敖因為210萬分手費,一直不甘。

他左右琢磨,如何討回這筆錢。最終,把主意打到了胡因夢母親身上。

他去對父母說:「你出210萬,給你女兒做彩禮。」

父母大怒。

李敖繼續說:「如果你真愛你女兒,也該拿出210萬的相對基金才是。」

母親此時已感到,李敖此人,不是良人。

她勸女兒回心轉意。

但胡因夢已經一頭扎進去,管不了其他。

她覺得,李敖的出現,彌補了內心對父親的渴望,滿足了她對愛的需求。

「他是我想象中的救贖者。」

至于210萬,也給了,以為愛能解決一切。

但一個錙銖必較的人,能帶給婚姻的,痛苦遠大于幸福,傷害遠多于溫暖。

兩人走近以后,矛盾與日俱增。

美人成庸人。

偉人成敵人。

他們互相看不順眼,也互相不適應。

結婚115天后,兩人簽署失婚協議。

一場童話婚姻,倉促終結。

2

為什麼三個多月,就迫不及待要失婚?

原因眾多。

用李敖的原話說: 「同居者的眼中,沒有美人。」

胡因夢為他補了上半句:「同居者的眼中,既沒有偉人,也沒有美人。」

兩人分得并不體面。

官司打了好幾年。

而李敖在此后漫長的幾十年里,都在辱罵胡因夢。

有一度,我專門找了《李敖有話說》來看。確實,面對前妻,李敖表現出來的小氣與狹隘,讓人大跌眼鏡。

他不僅罵胡因夢。

連同胡家父母一同辱罵。

聽得人心驚肉跳。

而大師一直反復地說:前妻是種可怕的動物。那麼,前夫呢?

其中罵得最荒唐的,就是說她在馬桶上因便秘,面紅耳赤,極其尷尬。

而這一幕被李敖看見。

他頓感幻滅。

「原來胡因夢不過是個凡人。」

生出崩塌之感。

而李敖呢?他是個好人嗎?

當然不算。

他霸占友人財產,百般抵賴不歸還。

他控制欲強,會因胡因夢外出跑步,懷疑她亂勾搭男人。

有一回,兩人坐在車里,正要開車上復旦橋。

胡因夢說:「我想分手。」

他氣急敗壞,揚言要撞安全島同歸于盡。

胡因夢不動聲色。

李敖看她沒反應,便打消了同歸于盡的念頭。

他善妒,不體貼,不解風情,行為怪異變態。

他會在臥室正上方,安一面特大圓鏡子。

正對著床。

在床上親密時,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伴侶身上,而在鏡子里的自己身上。

 她感受不到他的愛。

而展現愛,對李敖來說,是件羞恥的事。

他想要征服,而非親密。

想要掌控欲,而非幸福。

就像胡因夢便秘這件事,被李敖在各個場合,提過十萬八千次。

之所以將「私密」隨意拿出來「溜」,是因為李敖覺得, 胡因夢是「戰利品」。

不是「真人」。

胡因夢一生隱忍,處處體面。

對此,也不過淡淡說了一句:「我只是常人而已。」

之后他們對簿公堂。

因財產分割。

也因舊愁新恨。

兩人徹底成為敵人。

3

撕逼多年,官司多年,有人好奇,就真的不念舊情嗎?

應該也有的。

失婚后不久,李敖發表了令人蕩氣回腸的四點聲明。

他說:

「羅馬凱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敵人行刺的時候,他武功過人,拔劍抵抗。當他發現在攻擊他的人群里,有他心愛女人布魯塔斯的時候,他對布魯塔斯說:‘怎麼還有你?’

于是他寧愿被殺,不再抵抗。

一、胡茵夢是我心愛的人,對她,我不抵抗。

二、我現在宣布我同胡茵夢失婚。對這一婚姻的失敗,錯全在我,胡茵夢沒錯。

三、我現在簽好失婚文件,請原來的證婚人孟祥祠先生送請胡茵夢簽字。

四、由于我的離去,我祝福胡因夢永遠美麗、不再哀愁。」

但事實是,他并沒有不抵抗。

他挑起戰爭,爭斗30多年。

不依不饒。

不休不止。

再之后,兩人之間,只剩刀光劍影,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再再后來的某一天,他打電話給胡因夢。

「因因,我們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胡因夢說:「我們回不去了。」

她后來在自傳中寫過這件事,說這更像一個陰謀。

當李敖開口時,她有過瞬間感動,甚至覺得這段感情,確實也有不能釋懷的地方。

但就在即將動容時,她覺察到,李敖在對面錄音。

留證?

又當成戰利品?

馬上警惕,話鋒一轉,談到房產糾紛問題。

經歷過明槍暗箭的閃婚閃離,胡因夢一度 暴瘦到只有44公斤。

肋骨猙猙。

后來,兩人又打了好幾年官司,好幾十年的口水官司,才慢慢偃旗息鼓。

李敖一生,結過兩次婚。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短的一次。

但他也惦記了一生。

2018年的夏天,李敖正在彌留之際。他在遺愿中,表示想要再見胡因夢一次。

這個他以千分之一千愛上的女人,罵了一生的女人,竟成了他臨終前最后的牽掛。

當然,這是后話。

彼時,他正急于去美國,找回劉會云。

這也是他當年對劉會云、胡因夢說過的:

因為要和胡因夢結婚,劉會云去美國「暫時避一下」。注意,是暫時避一下。

至于為什麼暫避。

李敖是這樣對胡因夢解釋的:「你這人沒個準,說不定哪天就變卦了,所以需要觀望一陣子。我叫她先到美國去,如果你變卦了,她還可以再回來。」

而現在,新歡散了,舊愛不能也沒了。李敖覺得,總要抓住一頭,不是嗎?!

4

1985年,李敖離開了劉會云。

離開了鶯鶯燕燕花花朵朵。

在失婚4年后,遇見小31歲的王小屯,再之后,走入婚姻。

他繼續他的風流與多情。

哪怕到了70多歲,依然在《康熙來了》里亂撩女人。

而胡因夢終身未曾再嫁。

在她50歲那年,李敖送來50朵玫瑰,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經50歲了。

胡因夢60歲,李敖又在微博上寫道:

「沒人看到60朵花謝,豈非禮之大者?」

言下之意,送花不是為了懷念,而是為了讓胡因夢看到60朵花謝。

對于李敖的反復辱罵、糾纏,胡因夢說過一句話: 「只有恨的本身才是毀滅者」。

她放下恨,走上自己的路。

她退出演藝圈,

到世界各地游學。

她去了紐約,去藝術家云集的格林尼治村,去爵士樂咖啡館,去蘇荷區,就是那種類似北京798藝術區的廠房區,那里畫家,畫廊、波西米亞風的住宅,星羅棋布。

同時翻譯大量心理學專著。

也在這個過程中,也療愈自己的匱乏和恐懼。

她愈發寧靜平和,修自己的心,療自己的心。

之后,她仍然是「女神」。

只是獨來獨往。

有人渲染她身邊男伴不斷。

她自揭老底:「自從進了演藝行業后,幾乎沒有私生活可言。」

「十幾年的時間里,與異[性☆生☆活]在屋檐下的時間還不到兩年。母親守了三十多年的寡,自己大部分時間也是寡宿。」

人生走過千山萬水之后,一晃,幾十年過去了,胡因夢也老了。

再回想那三個月,不覺恐懼。

不覺遺憾。

只覺得詫異。

「那三個月的瓦解令我深感震撼,我暗自思索:人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到別人手中,怎麼可以連站都站不穩了?這樣的緣我寧愿不要。」

而面對李敖,她逐漸清醒平和。

她看見他的虛弱與無力,也看見他的無畏與勇氣。

她說:

「李敖帶給我的啟示就是,他是這樣地大膽,勇于做自己,所以我羨慕他那種人格特質。

相處之后,發現有很多的糾結。

最主要就是我發現,我必須要活出那個特質,而不是通過間接地崇拜來完成自己。」

2018年,李敖離開人世。

胡因夢總結這段往事,帶給她的覺知:

「人世間你不可能遇到的,都是和諧的事。

當你遇到不和諧事情的時候,你也要有勇氣面對,面對那種混亂、對立、仇恨。

再慢慢從中把仇恨和對立化解。

但是你要忠于事實。

這場婚姻,讓我學習到這一點。」

是啊。

存在與愛,始終是人類最艱難的課題。

但真愛不是依賴、占有欲,也不是欲望或娛樂,它往往是在感覺消退后,才翩然而至的。

可惜,她沒有等到,李敖也沒有。

她的救贖者,終究成了她的噩夢。

但人間最美麗的修行者,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黑暗的情感深淵,看見另一番風景。

并在風景中,活出自在的余生。

用戶評論